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含真带着张妈去后院时,经过二门,见到那里挤了一堆人,有些意外,双脚就停了下来。

    这是连通内外院的二门,平日里有人看守,也是正常。但今日守在二门旁的,却是京城侯府来的人,两个跟车的婆子,两个长随,皆是身强体健、腿脚有力之辈。而在距离他们不远处,还站着两个面生的婆子,想必是二房的人。这两个婆子正与先前露过一面的门房说话,边说边用怨忿的目光扫视守门的人。而后者也一脸不屑地看着他们,双方显然相处得并不和睦。

    守门的婆子瞧见秦含真过来,脸上忙换了笑容,上前一步行礼:“三姑娘来了?三老爷和三太太早就等得急了,打发人来问过两遍了呢。”

    秦含真点点头,看一眼二房那三个人,小声问那婆子:“这是怎么了?你们刚才吵架了吗?”

    其中一个婆子瞥了那三人一眼,不以为意地笑笑:“三姑娘不必担心,这里有我们呢。”却说得不明不白的。

    倒是另外一个婆子老实些,坦率地告诉秦含真:“吴公子叫我们守在这里,不许他们到内院送信。方才安五爷回来,他们就要往内院跑,我们拦住了,就吵了一架。”

    秦含真恍然大悟,原来是吴少英做的手脚。表舅真是算无遗策,想得太周到了。秦安刚回来,事先对何氏所作所为一无所知,要是让何氏抢先一步,说不定她会颠倒黑白,为了给自己辩解,把污水反泼到别人身上去了。拦着二门,不让外院的事传到内院去,何氏来不及赶到,秦安才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事情的真相。过后就算何氏再满舌生花,把死的说成活的,把黑的说成白的,秦安也有了第一印象,没那么容易被她哄过去。

    秦含真就放了心,虽然她先走一步,但有表舅在秦安身边,也不怕秦安犯了糊涂。对何氏的处罚就该早日定下,免得夜长梦多。她与祖父祖母到大同来,可不是为了来跟何氏斗智斗勇的。先看望一下二叔与梓哥儿,完事了,他们还要上京城去看她那便宜父亲秦平呢!

    想到这里,秦含真也不理会二房那三个人还在目光不善的盯着她们瞧,径自进了二门。

    秦家二房这座宅子,虽然并不是很大,但也是个三进的格局了。前头第一进是外院,有客厅、客房、车马棚等;第二进是主人所住的内院,正屋三间,并两间小耳房,是秦安与何氏的住处,东厢是梓哥儿带着奶娘住,西厢是章姐儿的地方;至于第三进,其实是一排数间屋子,除去一间做了厨房,其余都是下人的住处。

    秦老先生一家来了,自然没有理由住在客房或是后院的仆役房,但他们也没有搬进正屋去。

    不知是什么原因,正屋虽说是属于秦安与何氏夫妻共有,但秦安常年混在军营,在家的时候不多,他们二人并不是住在一个屋里,东屋的书房是秦安的,西屋的卧室才是何氏的闺房,夫妻各人的东西也都是各自安放,与一般夫妻大不相同。秦老先生与牛氏无论搬进东屋还是西屋,都有些不妥。去了东屋,儿子秦安回来就没地方睡了,去了西屋,老两口心里膈应。他们便索性在孙子住的东厢安顿下来。

    东厢房三间,地方其实也挺大的。虽说卧室摆了张小床,只够住一个梓哥儿的,但暖阁里盘了张大炕,睡上祖孙三个绰绰有余,还能容奶娘与几个丫头在旁边打地铺。

    秦含真并未跟着祖父母住东厢,而是被安排去了西厢。那里三间屋子,分别是小花厅、卧室与书房,只住了章姐儿一个,宽敞得很。

    但章姐儿显然并不这么想。

    她方才在长辈面前,表现得十足娴静知礼的大家闺秀一般,遇上春红夏青带着秦含真的行李,前来布置房间,要把她的屋子分出一半来给秦含真,她就不干了,不但命丫头拦着春红夏青二人,丫头拦不住了,她还亲自跳出来骂:“你们这些坏蛋!这里是我的家,你们凭什么占我的屋子?快给我滚出去!”

    春红素来就不是个省心的,又出自京城侯府,本来就有些看不起侯府在西北这一支族人,更何况她已经听说了风声,知道章姐儿不过是秦安妻子跟前夫的女儿,并非秦家骨肉?当下也露出了冷笑:“陈姑娘,你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这里怎会是你的屋子?这里明明是我们秦家安五爷的宅子,不过是借给你这位养女住一住。如今秦家正经姑娘来了,陈姑娘就该相让才是,怎么还有脸骂人呢?”

    章姐儿气得满脸通红:“你不过是个丫头,算什么东西?也敢来骂我?!我才不姓陈呢,我姓秦!我是秦家大姑娘!”

    春红捂口呵呵笑了两声:“陈姑娘竟也承认自己不姓陈了?也对,陈家可没认你呢。姑娘到底姓什么,也就只有安五奶奶知道了。”

    章姐儿气得直发抖,哭着叫丫头:“去打她们,把她们赶走!”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秦楼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Loev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eva并收藏秦楼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