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舅母进退两难,答应了,怕小姑子会露馅,关家把小女儿关起来不让见人的闲话还不算什么,万一关芸娘没轻没重地再提吴少英与关蓉娘的所谓“奸情”,事情就难收拾了!

    可要是不答应,主簿家的千金怪罪下来,关家要如何应对?别看那不过是个主簿家的闺女,一样得罪不得。关家只有去世的关老爷子有秀才功名,关大舅还是个白身,虽说学堂教过不少读书人,但真正有出息的孩子,都是送到秦老先生那里后才调|教出来的。关家靠着秦家这门姻亲,在县衙众位大人面前,还有几分薄面。但关家从来不敢拿大,不会因为别人给关家面子,就真以为自己能跟人平起平坐了。

    虎嬷嬷保持着沉默。其实她觉得,只要关舅母寻个借口,比如叫醒关芸娘,让她梳头换衣服,不至于在客人面前失礼等等,提前跟关芸娘说明厉害,关芸娘再蠢,也不敢在外人面前乱说话才是。混过这一关,主簿家的千金总是要随父母家人离开的,还怕她纠缠不清么?关舅母竟连这种事都想不到,她也不好开口。她毕竟只是关家姻亲的仆妇,不是关家人,怎么好插手关家的事?

    主簿千金在家里十分受宠,主簿娘子见关舅母迟疑,已经有些不悦了,只是面上还要顾及礼数:“怎么?关大奶奶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么?”

    到了这份上,关舅母还能说什么?主簿家的太太和小姐以势相逼,小小的关家又怎敢回绝?她只能答应下来了。

    关舅母一答应,主簿千金就立刻命身边的丫头去见关芸娘,还特地递了个眼色过去。那丫头会意地点点头。

    邻路的事不必关舅母去做,吴少英找来的仆妇伶俐有眼色,立刻招呼起了丫头,两人一前一后去了西厢房。同时有另一名仆妇抢先一步去南屋报信,顺便把门上挂的那把锁给去了,省得叫主簿家的人看见,心中生疑。

    关老太太还在北屋跟亲友家的女眷们哭着说起关老爷子的病情,咋一看有人去南屋,吓了一跳:“那是谁?怎么要进南屋?”

    吴少英的仆妇正好领着那丫头过来禀报:“主簿家的小姐打发丫头来看二姑娘,担心二姑娘的病情,说若不能见上一面,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心。”

    关老太太暗暗咬牙,有气无力地说:“小姐好心,我替芸娘谢过太太、小姐的好意。只是请来的姑娘当心些,芸娘正病着,可别离得太近,过了病气。”接着她又提高了声量,“唉,我们家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真是流年不利?先是大女婿好好的没了,大女儿又殉了夫,我们老头子悲痛之下,一病不起,如今小女儿又是这样。她还这么年轻,还没嫁人呢。若有个好歹,以后可怎么办哪——”

    声音传到南屋,刚得了信的关芸娘在炕上坐起来,动了动耳朵,委屈地扁了嘴。

    仆妇领着主簿千金的丫头进屋,那丫头见关芸娘坐着,忙上前行礼,又悄悄打量她的神色。

    关芸娘有气无力地说些“病着,实在下不了床,有失礼处还望包涵”的套话,慑于母亲与哥哥嫂子之前的威胁,她是半个字都不敢多说,但神态间还是露出了不满的。

    枣儿与那两名仆妇由始至终都在南屋里盯着,丫头没得到跟关芸娘单独谈话的机会,有些不甘心,便试探性地问:“关二姑娘,你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呀?要不要请大夫来瞧?”

    关芸娘眼圈一红,哽咽着道:“我没什么大病,过几日就好了,谢谢你们姑娘惦记着。过几天她有空,再来看我呀。我从前还嫌她冷淡,可日久见人心,如今满县城里也就只有她真心待我了。”

    丫头顿了一顿:“我们姑娘已经定了亲事,这些日子一直在家做针线,不大方便出门。但我们姑娘心里一直惦记着姑娘,否则也不会打发我来探病了。”

    关芸娘吸吸鼻子:“哦,我差点儿忘了,你们姑娘刚定了亲事吧?真好,听说是临县的大户,她将来就是享福的命了。”想想自己要守孝三年,不能议亲,表兄吴少英却未必能再等她三年,她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

    丫头干笑着答应下来,又说了几句话,也就告退了。回到主簿娘子那儿,她自然也说不出什么事来。

    关舅母得了信,暗暗松了口气,看来小姑子还不至于理智尽丧,不管不顾就跟外人乱说话。她连忙好言好语地送走了主簿一家。回过头,一直留意事态发展的虎嬷嬷也正式告辞了,她才要放心,忽又听闻秦老先生还在家里,立时又继续发起愁来。

    她不知道,主簿一家出了关家,回到县衙后衙家中,主簿娘子立刻就叫了女儿与她的丫头到自己房中细问,听丫头说完见关芸娘的详细经过后,她便陷入了沉思。

    主簿千金把丫头打发走,小声问:“娘,怎么办?芸姐姐那里什么都问不出来,我们怎么知道那流言是真是假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秦楼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Loev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eva并收藏秦楼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