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呃?”

    挠了挠头,阮盛实在没好意思说他倒是觉得他被池月宛迷得神智不清才是真的!

    又一道冷厉的眸光砸过来,他才不得不赶紧逼着脑子转了转,瞬间才恍然道:“你是怀疑这一切都是那个毕炎博蓄意安排、一九六手策划的?”

    如果真是这样,就能解释为何一个冒牌可以在毕家人的眼皮子底下安然度过而正牌却消失了这么久了;可即便真如他们所猜测,可现在也是死无对证了,他们想用这点将毕炎博逼上“亡”图似乎不太可能吧!

    秒懂他的眼神,秦墨宇淡淡地勾了勾唇角:“只要不碍我的事儿,他什么结局,我并不介意!”

    他是死是活无所谓,但想纠缠池月宛就不行。

    扣上文件,秦墨宇道:

    “动用所有的关系去查那个替死鬼!我有预感,症结就在他身上。只要能突破这个点,我不信拿不下毕炎博!”

    如果他不自己跳出来,谁会想到毕炎博本人其实是诈死?他现在深刻的怀疑他原本根本就是想金蝉脱壳、躲了债务同时改头换面重新开始,否则不可能池月宛被推上黑寡妇之名这么久他却没有丝毫的动静,甚至连点风声都没有。而这次归来十有**就是为了池月宛身上的芯片而逼不得已,所有的迹象、包括他查到分析地也都是指向了池月宛,偏偏她好像真的又什么都不知道,连他这个近水楼台的都无言以对,一切在她这里似乎全断了。

    “对了,你得先帮我办件事——”

    示意阮盛过来,秦墨宇附耳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听得目瞪口呆,阮盛瞪地眼珠子只差没掉在地上滚几圈了。

    “秦哥?”

    真的假的?他怎么知道这些事的?难道他还派他之外的人调查过毕家不成?

    阮盛刚一出声,秦墨宇心领神会,浅笑摆手道:“真假无所谓,像真的就行,最重要的是管用!他这段失踪的经历不也就是他一张口的事儿?”

    不搅浑这潭水,怎么保住他的宛宛?

    顿时,阮盛就明白了:假的!

    摸了摸头,他又夸张地拍了拍胸口,却也不得不佩服地道:

    “秦哥,你没去当编剧真是太暴殄天物了!这奥斯卡都得欠你一个小金人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找其他人调查过的,那我这个私人特助岂不是要下岗了?”

    这可太恐怖了!

    他可向来以他身边第一人自傲!可是实打实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种权利带来的优越感在他身上或许比秦墨宇的身上体现的更为直接,所以,这个位子战战兢兢他也必须要保住的,更别说两人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兄弟情谊,真是胜过亲兄弟!

    刚刚有那么一刹那,他还真怀疑自己因为失职而不被信任了。

    随手签完文件扔过去,秦墨宇凉飕飕地瞥了他一眼:“嗯,你再这么贫下去是离着下岗不远了?还不去办我交代的事儿?盯紧点,别两句话就被人拆穿了!”

    起身,摆了个“ok”的手势,阮盛精神抖擞道:“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地,阮盛又回身道:

    “哎,秦哥,咱下次这真的假的能点明白点不?这每次猜测圣意我也是要死很多脑细胞的!别外面的人没整晕先给我整晕了~”

    “那我一定把你送去最好的养老院!”

    “什么意思?”

    话一出口,阮盛顿时恍然地拍了下脑门:这是说他老年痴呆吗?他这损起人来可也真不含糊!

    “呵呵~我要再不帮你活动下脑子真要锈死了!行了,去准备吧!谨慎点,别偷鸡不成还让我蚀把米!”

    另一边,看到新闻,池月宛的心也是久久不能平静。

    洗手间里,对着镜子里的影像,她还不停地掬着凉水泼在了脸上:

    那个毕炎博居然是冒牌的?这怎么可能?到底是她嫁的那个人是冒牌的,还是从一开始,她认识爱上的就是那个冒牌货?还有,那背叛她的那个男人到底又是谁,是冒牌的还是真的?那个冒牌货是什么时候开始冒充的?她爱上的到底是哪一个?他到底有没有背叛她?

    甜蜜破碎的画面交织着一幕幕地窜入脑海,池月宛整个风中凌乱了:到底是她爱错了人还是这一切其实都是另一个人造就的误会?

    这场婚姻、这场爱恋,这段经历差点毁了她整个人生啊!哪怕时至今日,她对婚姻对男人的态度都与往昔截然不同了。

    现在却告诉她这一切可能都是因为一场错误、她根本没有爱过人,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整个都是错乱的,半天池月宛都理不清。

    恰在此时,她的手机亮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显示地却是青城本地的号码,猛不丁地,池月宛的心就窜跳了几分:

章节目录

我爱上的人都像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梨诺封以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诺封以漠并收藏我爱上的人都像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