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池月宛也就不再想了。

    家里没有男人,自然没有给男人准备的换洗衣物,秦墨宇出来的时候只是在腰间围了条浴巾,一抬眸,池月宛羞得脸通红,所有的想法也全都被打散了:

    “你怎么不穿衣服?”

    半背着身体,池月宛简直羞恼地不行,想起什么地跑到一边的衣柜拿了一件叠好的男士衬衫出来就扔到了他的身上:

    “快穿上!”

    仓皇地丢下三个字,她就半垂着眸子蹭蹭地跑浴室里去了。

    垂眸,秦墨宇眼角的余光扫了自己一圈,才落在了身上那件男士衬衣之上:都要睡觉了还穿什么衣服?

    男人的衣服?

    火气一窜转而又熄了下去:这衬衫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抖开,秦墨宇就想起了什么:真得是他的衣服?

    他的衣服多数都是几个固定厂商的牌子货,虽然不能说全是订制,但习惯性的,他的衣服都是有特殊标识的,订货的自然是他的要求,成品回来也会有专人在清洗后送到他房间之前打上,就是所有的衣服到他手中之前都会在标签固定的右下角的位置出现一个他专属模板的q的标记!

    想起之前,秦墨宇也禁不住感慨,真是世事难料,那个时候的她单纯纯透,还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样蠢呼呼地、简直傻地要命,而今却——

    这才几天,竟物是人非了?

    说不出心里是种什么滋味,懊恼?遗憾或者还掺杂着些对自己眼拙的情绪?秦墨宇说不明白,只觉得似乎一夕之间,清纯可人的小可爱变成了魅惑众生的小妖精,连他都失心疯的沦陷了:

    以前没觉得她这么招人啊!怎么现在就跟进了眼里拔不出来了似的?

    都怪她藏得太好了,他也有些一叶障目了,竟没想到小可爱的表皮下藏着地是个要人命的小妖精?

    走眼了!

    该杀!

    思绪天马行空地转着,手下无意识地抖着衣服,手下刚一动,视线不经意间一落,秦墨宇的眉头瞬间就拧了起来:

    这都是什么?

    只见衬衫的一边,是些断断续续、花花绿绿地痕迹,原本以为是沾了什么,一拍一翻,秦墨宇才发现后背,袖子处全都是,仔细一看,他的脸顿时都黑了:

    乌龟?而且还是绿色的?

    随手一翻,秦墨宇就发现这衣服上至少爬了十多只乌龟,而且是各种颜色、各种姿势的,头朝上的,头朝下的,趴着的,弓着身子的,还有大乌龟驮着小乌龟的,像是小孩子的涂鸦,还有一笔没一笔的,但只要细看,大约摸地还是能看出清晰的轮廓跟形状,而最为清晰的完整无缺地一只就是那只绿色的!

    因为很多乌龟像是画的是正面,所以是一个圆加四条腿,还有个圆不溜丢的小脑袋跟似有若无的小尾巴,但因为腿或者脑袋少了几笔,很难辨别是什么东西,但这一只绿色的,像是才画上去不久的,只是颜色淡了一点点,连乌龟那蠢不愣登的小眼神跟龟背上的花纹都还一清二楚。

    这只明白是啥东西了,它边上挨着的那个大圆套着的小圆,秦墨宇也看明白了,是大乌龟驮着小乌龟,那边上一堆圈圆是什么?

    是乌龟生的蛋?

    秦墨宇翻着衣服,脸色绿了黑,黑了绿:在他的衣服上画一窝小乌龟,什么意思?

    此时,浴室里,缩着小脑袋,池月宛还脸红地像是滚过了油锅,没事可干,又怕出去太快看到不该看的,她就在浴室里转圈,一会儿去掬点冷水泼泼脸,一会儿去摸摸毛巾,一会儿再去摆弄下架子上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洗漱用品,一会儿又转回去再洗个手,就陀螺一样地转过来、转过去。

    “也不知道穿好了没有?”

    嘀咕了一声,池月宛觉得自己刚刚凉下来的脸颊又开始发烫了,脑子里却是那不经意的一眼男人结实有力、纹理分明的刚毅线条,是最阳光健康的小麦色,反正感觉与她的很不同。

    虽然两个人最近有点过于频繁地擦枪走火,但严格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她这么清楚地看到他的身体。虽然更亲密的举动也有过了,但多数她被扒干净的多,某人总是衣冠楚楚地,这种模样,她还是第一次见!

章节目录

我爱上的人都像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梨诺封以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诺封以漠并收藏我爱上的人都像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