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爸的律师马上就会赶过去,这件事会有律师处理。”她说话的语调轻柔缓慢,让母子二人那颗不安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段强的面色缓和了一些,关切地问道:“姐,爸的状态怎么样?”

    这个问题着实令她为难,总不能说父亲拒不认罪,让她失望透顶吧!

    她正忙着在心里遣词造句,一名佣人神色慌张地走进客厅,汇报道:“警察来了,还带着搜查令。”

    徐友琴顿时慌了,扭头看向女儿,着急地说:“清雨,警察怎么又来了?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在她看来,警察三番五次出现,对于段家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刚把她的老公带走,难道这次又要抓别人吗?

    段清雨握着母亲的手,郑重其事地说:“妈,不管警察因为什么事来的,我们都要勇敢面对。”

    语毕,她看向佣人,吩咐道:“请他们进来。”

    “一会儿不要跟警察起冲突。”她嘱咐了段强一句,生怕弟弟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段强皱着眉头应道:“放心,我不会添乱的。”

    须臾,两名警察疾步走到三人面前,为首的警察表情严肃地说:“我们接到举报,说段家藏有别人丢失的宝石,报案人已给警方发来失窃宝石的照片。”

    话音落下,警察从包里拿出搜查令,递到徐友琴的手里,正色道:“为了查实情况,要对这栋宅子进行搜查,请各位配合警方的工作。”

    徐友琴的手微微颤抖着,纸上的每个字明明都认识,可是却突然模糊成一片,让她无法做出读出上面的内容。

    见到此景,段清雨连忙接过搜查令,详细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递给旁边的段强。

    “警察同志,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我爸收藏宝石多年,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段强看过搜查令后,猛地站起身来,忙不迭地辩解道。

    警察丝毫不为所动,冷冷地说道:“搜查令可不是随便开的,警方已经对报案的真实性进行了确认。段天华是否真的持有那些赃物,等我们调查完就知道了。”

    语毕,警察没再多言,戴上手套开始在屋子里搜查起来。

    由于当事人不在,其他人的劝说毫无说服力,根本无法阻拦警察的行动,一家三口只好任由他们搜查。

    段清雨让一名佣人陪着自己的母亲,自己和段强紧紧地跟在警察后面,想在第一时间得知调查结果。

    警察在客厅、书房和卧室里搜了一圈,结果一无所获。后来,又在厨房等佣人经常出入的地方查了个遍,还是没能找到报案人所说的赃物。

    “我看他们搜不出什么。”段强俯在姐姐耳边小声说道。

    女人表情凝重,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警察,紧抿着嘴唇没有吭声。

    这时,她看见两名警察耳语了几句,随后径直往书房走去。

    “姐,他们刚才不是刚搜过书房吗?为什么又要搜一遍?”段强诧异地问道。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苦涩地蠕动了几下唇角,正色道:“跟过去看看。”

    果不其然,警察在段天华的书房里,找到柜子后面的暗格,发现里面有大量的宝石。

    警察把所有宝石拿出来,放在宽大的书桌上,然后拿出赃物的照片,开始对照着查看起来。

    “你看,这块宝石跟照片上的一模一样。”警察指着其中一块宝石说道。

    另外一名警察仔细地比对了一下,点头应道:“没错,的确是丢失的宝石。”

    很快,警察便将报案人说的那些珍贵的宝石都找了出来,反复确认了几遍之后,将宝石小心翼翼地放进证物袋中。

    姐弟俩目睹了全部过程,段强完全惊呆了,好像失音和麻木了一般,既说不出话,也做不出任何反应。

    直到警察把赃物展示给他看,段强游离的神志才被拉回来,结结巴巴地说:“不,不可能,这些宝石不是爸的,绝对不是!”

    警察扯了扯嘴角,冷笑道:“现在人赃并获,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段清雨始终一言不发,眉头拧成了疙瘩,白皙的小脸染上显而易见的忧郁之色。

    “跟我们走一趟。”警察收好证物,口气强硬地说道。

    姐弟俩木然地跟着警察下了楼,徐友琴看见儿子和女儿表情凝重,心情瞬间沉到了谷底。

    “清雨,你爸他”徐友琴走到女儿面前,目光哀戚地望着对方。

    “妈,警察从爸的书房里搜出了那些丢失的宝石。”

    她说这话的时候,嘴巴一阵发苦,舌头酸涩发麻,舌根有种抽筋的感觉。

    尽管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徐友琴仍然不敢接受这个事实,她感觉像被尖针刺中了穴位,全身都有些麻木了。

    “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徐友琴反复念叨这几句话,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

    警察斜睨了她一眼,郑重其事地说:“段天华涉嫌以非法手段获取财物,由于他目前正在警察局里接受调查,所以请三位跟我们回去,把你们了解的所有情况告诉警方。”

    段清雨深吸了一口气,缓步走到母亲身边,轻搂着她的肩膀,柔声说:“妈,我们走吧,到了警察局,有什么说什么就行。”

    徐友琴哀伤地凝视着她,泪水一点一点地在眼眶里积聚,眼瞅着就要夺眶而出。

    她顿觉心头一刺,强迫自己狠下心来,拉着母亲的手往外走去。

    段强两眼发直,浓眉深锁,似乎失去了思维一般,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段家,和她俩一起坐上了警车。

    另一边。

    律师收集完相关资料后,火速赶到警察局,和段天华单独见了一面。

    “段总,傅正芬一口咬定您是幕后主使,警方已经给她做了详细的笔录。”律师的表情异常的严肃认真,详细地汇报说,“一旦她供认的各项罪名被证实,情况会对您很不利。”

    段天华沉思了片刻,冷哼一声:“她又拿不出有效的证据,无法证明那些事跟我有关系,你只要尽力证实这一点就行,杀人放火的人又不是我,警察不能把我怎么样。”

    段天华心里打着如意算盘,认为所有的坏事都是傅正芬和莫邵天出面做的,从未留下他参与其中的证据,肯定能把自己摘出去。

    而且,律师大可以说傅正芬是为了逃避责任,才把罪名推到他身上,因为作为帮凶的判罚没有主谋严重,所以傅正芬才主动把他拖下了水。

    对于客户的建议,律师自然不敢无视,他想了想,应道:“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就在这时,律师的手机嗡嗡嗡地震动了几下,看到屏幕上出现的号码,他连忙接通了电话。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律师的脸色陡变,拧着眉头追问一句:“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半分钟之后,律师挂断了电话,神色凝重地看向段天华,说道:“有人报案说您的家里有失窃的宝石,警察在书房里搜出了赃物,已经把您的夫人和儿女带到警察局,马上就要给他们录口供。”

    这个消息完全出乎段天华的意料,他怎么都没想到家里藏有赃物,家人还被带到警察局问话。

    段天华顿时变得目瞪口呆,就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急忙对律师说:“你赶紧去看看情况,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这个大叔好霸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宋清雨傅正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宋清雨傅正南并收藏这个大叔好霸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