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这个大叔好霸道最新章节!

很久,目光有些迷离,似乎陷入了曾经的美好回忆之中。

    旋转餐厅里。

    餐厅位于宁城最高的摩天大厦的顶层,地板之下有轨道移动,这令整个餐厅能够三百六十度旋转,食客可以一边用膳,一边饱览户外的景色。

    宋清雨和李小娴面对面坐着,研究着手里的菜单,看到上面标注的菜价,她不禁默默咂舌。

    上学的时候,她俩多次路过这里,每次都会同时仰头望向大楼顶层。

    两人总会在脑海里描绘一个美好的画面:她俩手牵着手,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像贵妇一样坐在餐厅里吃饭,桌上摆满各式美食,还有长得帅气的服务员为她们端茶倒水。

    可惜,那会儿她只是个穷学生,就连喜欢的专业都学不了,更可况来这么高档的餐厅消费,根本就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

    如今,她们终于可以来了,实现了多年的愿望,可是生活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真实得就像一场梦。

    曾经在楼下仰望天空的自己,大概永远也不会想到,将会经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猛然想起曾看过的一句话:我们总以为可以嘲笑生活,结果反倒经常被生活嘲笑。

    她黯然地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表情,笑着问道:“小娴,来这里吃饭,你高兴吗?”

    李小娴抬起头来,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高兴,但没想象中那么高兴!”

    听到这话,她感到有些纳闷,两个人毕业没多久,见过的世面也比较有限,为何这么快就看不上这家餐厅了?

    “为什么呀?”她眨着眼睛,不解的问道。

    李小娴撇了撇嘴,叹息道:“很多东西吧,没有的时候很渴望,所以努力去追求,其实得到了也就那样。”

    闺蜜的话让她颇有感触,忍不住吹捧对方:“你都快变成哲学家了。”

    “我只是剖析了一下人性而已。”李小娴表面上说得谦虚,实则骄傲的扬起头,对她的评价很是得意。

    她不禁在想,有哪些是自己努力追求过,得到后又觉得很一般的东西?

    是爱情么?

    如果跟周明辉之间的感情还能算爱情的话,那也只能算顺其自然罢了。

    是婚姻么?

    那就更不算了,她和傅正南的婚姻,跟包办的没有什么区别,至少刚开始跟所谓的“努力追求”完全不沾边。

    可是,她越来越想将这段婚姻维持下去,甚至幻想过跟傅正南过上一辈子。然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这个愿望恐怕很难实现了。

    想到这里,一颗心就像被人揪住了似的,疼得有些喘不上气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招手叫来了服务员,豪爽地说:“我们要点菜。”

    服务员的脸上挂着职业般的微笑,问道:“请问您想点什么?”

    她伸出白皙的手指,指着菜单上那些花哨的菜名。

    “我要这个。”

    “再加上这一道。”

    “哦,还要点两份甜品。”

    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她点了不下十道菜,几乎都是李小娴爱吃的类型。

    服务员满脸狐疑地看着她们,心想这俩小姑娘也太能吃了,这么多菜,就算是两个男人也吃不完啊。

    “嚯,傅太太果然霸气,颇有贵妇的风范,以后我就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了。”李小娴托着腮帮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点餐。

    李小娴以为她是因为签下那单广告,所以心情才这么好,再加上傅家又有钱,来这里吃饭也不会带来很大的经济负担,因此并未察觉她的异样。

    闺蜜的调侃,令她感到心中酸涩得厉害,硬生生地干笑了一下,应道:“包养你都没问题。”

    傅氏集团办公室里。

    赵树脸上的表情凝重,沉声说:“少爷,从医馆那边得到的消息称,少奶奶今天表现得很奇怪,说是有可能要出差,摆脱胡老师继续给您理疗。而且,她送出一件礼物之后就离开了,连按摩和针灸都没有学。”

    闻言,傅正南面色一凛,蹙了蹙眉,然后摸出手机,给她拨了个电话。

    正在吃饭的女人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的人名,立刻按下了接通键。

    “清雨,你在哪里?”男人醇厚如同美酒的嗓音传入她的耳蜗。

    “我在旋转餐厅。”

    “那你慢慢吃,一会儿我来接你。”

    听到傅正南温柔的话语,女人的双眼不经意间已经雾气满满。

    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离开他了,身边再也不会出现像他这么好的男人。

    下一秒,温热的液体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她连忙用手背抹去泪水,努力掩饰声音里的哭腔,说了一句:“谢谢你,正南。”

    宋清雨从餐厅走出来时,看见傅正南正在门口等着自己,心中顿时生出一丝暖意。

    “等了很久么?”她移步到男人面前,眸光柔和得如同当晚的皓月。

    傅正南轮廓分明的面颊上带着笑意,醇厚的声音里满是宠溺和疼惜,“接自己的老婆,等再久都没关系。”

    听到这句话,她先是感动不已,下一秒,心间便涌上无尽的悲伤之情。

    脑海中闪现出一个问题:正南,要是让你等一辈子,你还愿意么?

    良久,驱车回到家里后,两人径直来到二楼的卧室。

    傅正南将事先准备好的婚礼流程方案递给她,笑着说:“清雨,你先看看,有没有想要增减的项目?可以让人调整一下。”

    她接过制作精美的方案,神情复杂地盯着上面的内容。

    之前,她曾提过想去爱琴海度蜜月,所以傅正南特别叮嘱婚礼策划公司,现场要以蓝白色系为主色调来布置。

    方案上写着,婚宴舞台背景将会运用大面积的海蓝色,使人联想到那无穷无尽的海平面,再适当的利用白色来提亮,创造温馨而浪漫的格调。

    通往婚礼主会场的道路将采用蓝白条纹的地毯装饰,婚礼拱门由蓝色纱幔组成,搭配鲜花点缀,打造清新而又唯美的氛围。

    方案最后还附上了几张设计草图,女人盯着设计图,不禁开始想象婚礼现场的浪漫情景。

    婚礼的那天,钢琴曲缓缓响起,她穿着白色的婚纱,手捧蓝色的捧花,踩在花童们为她撒下的花瓣上,款步走向象征幸福的鲜花拱门。

    随后,礼堂的大门徐徐开启,身穿白色礼服的傅正南等在礼堂中央,面带微笑的深情凝视着她。

    在牧师的见证下,两个人共同宣读爱情誓言,交换代表爱情信物的戒指,然后在宾客面前深情拥吻

    想到这里,她心波的平静被吹皱,漾着一圈圈酸涩的味道,下一秒,这种酸意又从心底蔓延到了鼻尖。

    她捏了捏鼻子,努力将眼泪逼了回去,柔声说:“正南,婚礼前把手术做了吧,捐献者基本准备好了。”

    傅正南的心底掀起波澜,表面依然不动声色,淡声道:“可以,我随时有空。”

    顿了几秒,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很想看你穿婚纱的样子,你一定会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