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心情大好的苏翎带着轻快的脚步飞速离开花海。

    随后他们没有迟疑,朝着东方快速飞遁,更是时不时的粉碎空间利用空间通道瞬移加快速度。

    很快的,他们重新回到极西之地的边缘,人族领域遥遥在望。

    “又要去到人族的领域。”看着前方,樱兰的眼眸有些淡淡的无奈,她其实并不喜欢在人族的领域,她更喜欢在极西,自由自在。

    苏翎闻言,停下脚步看着极远处,许久之后才开口:“这次,你便别跟着我了。”

    “你怎么了?我只是不喜欢人族,不是讨厌你。”樱兰显然是误会。

    “不,你误会了。”

    停顿一会,苏翎缓缓转头难得的露出些许认真:“上一次,我本想着首尾兼顾,人族和妖族都不出现问题免得平白多上许多麻烦,不过我发现,我错了。”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樱兰满脸错愕,同时不知为何,心绪忽然生出些许淡淡的不安。

    “你会明白。”停顿一会,苏翎缓缓开始朝着人族方向倒退:“如今已经到达此地,就算出意外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损伤。”

    “你到底想说什么!”樱兰的心绪越发的不安。

    “我准备告诉你一件事,一件,整个妖族谁也不知道的事情。”苏翎的话音变得颇为低沉。

    他准备,自曝身份。

    此刻他本就已经深陷妖族,若是继续纠缠下去,无需太久他很可能就会无法脱身,上一次离开的时候他不想节外生枝,结果和樱兰离开后他才发现,人族和妖族的认知真的不同。

    继续纠缠,有害无益,百弊无一利!

    思索一会,苏翎转头扫视某个方向不着痕迹的扫视一眼,那里什么都没有,不过苏翎知道,那里有一个妖。

    白沁。

    他能感知到那属于风鸾族所独有的气息,很淡很淡,可是因为熟悉,他能认出。

    视线一扫而过,苏翎纵身而起:“我苏翎,为人族,非妖属!”

    流光起,苏翎化为流光跃上天际,几个闪烁便消失无踪...他知道,他和妖族的纠缠应该会划上句号,马上就会彻底的画上句号。

    人族和妖族,并非能和平共处的!

    而樱兰神色则变得极其僵硬,怔怔的看着苏翎离开的流光,半晌无法回神,苏翎是人?她竟然和人族同行如此之久?甚至还芳心暗许?

    树林中某个树梢,白沁缓缓浮现看着即将消失的流光,神色充满错愕震惊还有难以置信。

    是人非妖?她竟然和一个人族定下连理约?

    片刻后,白沁又猛然摇头:“不对,他不可能是人族,我不止一次看到过他的真身,他分明便是火羽金翅枭,属于我妖族的气息,属于我妖族皇族血脉的气息我怎么会认错,他为何会如此言语?他分明有察觉到我就在这里才对!”

    半晌无法明白,白沁一个闪烁靠近樱兰:“将你的通行令给我!”

    “给你作何?”樱兰飞速摇头满脸不愿。

    “我要去找他问清楚。”停顿少许,白沁眼眸露出寒光:“亦或者你认为你挡得住我!”

    空气瞬间变得僵硬,樱兰的神色也变得难看,她此刻虽然有着六尾成为皇族,不过...她只有天元境,而白沁是红尘境!

    白沁本有底蕴开始冲击回生仙之境,只是因为在狩猎之地自行分割本源才导致无法尝试突破,如此能耐的白沁,非樱兰所能敌。

    樱兰也能感知到,她若不取出来,白沁是真的会动手。

    “你是在挑衅我的耐性吗?”白沁的面容开始变得不耐,除却面对苏翎,她的性子从来便与和善不沾边。

    “给你便是!”虽然樱兰恨得牙根痒痒的,不过还是取出通行令挥手抛出。

    白沁面容露出笑意,挥手化出一个巨爪就要去接通行令。

    “嘭...”一道剑光忽然自苍穹之巅落下,正好击中通行令...那玉石铸造的通行令瞬间就被剑光粉碎,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刻,我和妖族才是真正的画上句号......来日再见,刀兵以对。”苏翎的呢喃在天空回荡,而后他的身形消失在空间波动之中。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一边呢喃,白沁看着粉碎的通行令发怔。

    没有这人族特意炼制的通行令...她怎么出去?

    之前被斩杀的人?他们身上根本就没有通行令,一枚都没有!没有任何人有!

    ......

    阵法边缘。

    苏翎靠近看不到的阵法边缘,沉默一会看向身后:“此次离开我便会找地方闭关突破,待到抵达红尘便即刻准备继续突破回生仙,如此想来最少会有数百年的忙碌...数百年的时间,想必足以抹去一切。”

    话音落,苏翎毅然转身离开大阵。

    ......

    极西深处,樱所居住的花海地下。

    樱依然还在静静的捏印,逸仙也已然静静的被悬挂在半空,双眼紧闭。

    不知多久后。

    正在捏印的樱手腕忽然一颤,随后猛然抬头:“发生了什么,他的剑心为何会...”

    “嗡嗡...”剑鸣之声忽然在此地不断的回荡,越是回响越是尖锐,此地分明没有任何一柄剑的存在,可是逸仙的周身却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剑气,他周边的空间更是不断的崩塌。

    此刻谁在他的身边跨越空间,百分百陷入空间乱流!

    “他的剑心怎么会忽然爆发,我不是已经以幻境将他彻底迷惑吗?”樱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那不是害怕,那是气的!那是怒火!

    半息后。

    悬挂在半空的逸仙忽然睁眼,一个闪烁便落地,无数的剑气瞬间汇聚在他的身后,好似随时展开惊天一击。

    若是寻常人可能会畏惧,不过樱并没有害怕,反而露出一抹冷意:“我倒是小觑了你这位仙君...不过此刻挣脱应该不好受吧?”

    “的确不好受,不过总比心神失守沦为傀儡要来得好。”一边说话,逸仙一边伸手擦拭嘴角,那里有一股殷红的血迹。

    暗暗的他心中充满侥幸,能脱困非他之力,而是被困幻境的他神魂被攻击...他知道攻击何来。

    逸仙想到之前神魂传来的那一缕攻击,内心极其庆幸,他知道攻击何来。

    那是他留在神域宗之内的神魂,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就算被粉碎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只是那神魂被粉碎的地方离他很近,也是因为那一缕神魂的被粉碎他才会惊觉那是幻境,强行破开幻境脱困。

    反噬不低,可是就如他所言,总比心神失守要好。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没有随意出手。

    而樱此时也充满忌惮,因为她不知道逸仙到底是如何脱困。

    互相对峙半晌,逸仙双眼微眯:“你留不下本君。”

    “所以呢?”樱的双眼开始弥漫出莫名的光泽。

    “让我离开,省却无干厮杀。”逸仙神色不变。

    “想走,可以。”

    停顿一会,樱忽然冷喝:“幻!”

    “早就防着你了!”逸仙身影一闪消失无踪,他周边的剑气瞬间爆发朝着周围扩散。

    “轰隆隆...”山崩地裂,此地瞬间崩溃,无数的大地化为齑粉。

    花海。

    涟漪起,逸仙出现在此地,扫视周围一眼身形便再度消失:“就此告辞!”

    半息后,一道涟漪浮现,花海恢复平静,樱也现身在此地。

    静静的站在花海半晌,樱才抬头看向花海中心:“逸仙剑心已经被我俘获大半,最迟半年便可将之化为傀儡....必然是有外力的借入,若不然他怎会忽然恢复心神,我又为何因为措手不及而无法阻拦!”

    话音颇有些咬牙切齿。

    “逸仙跑了?”妖皇忽然现身花海,神色颇为难看。

    “他跑了。”

    沉默一会,樱缓缓闭眼:“这花海,最近只有苏翎和樱兰来过,逸仙脱困和他们脱不开干系。”

    “这...”迟疑半晌,妖皇眉头微皱:“苏翎为火羽金翅枭,樱兰有着九尾狐血脉,按照你的估计她成功进化为九尾狐的希望虽然很低,却也总算是有些希望,若不然你也不会带她来花海,他们没有理由这么做。”

    “的确是没有理由,他们在逸仙手下险死还生,恐怕都恨不得宰了逸仙。”

    不等回答,樱又低语:“可逸仙脱困绝非无缘无故,进这花海者,只有他们。”

    妖皇闻言,脑海顿时开始飞速旋转,而后他又露出浓浓的不解,在他看来,无论是苏翎还是樱兰都没有任何的理由如此。

    可若不是他们,逸仙又不可能无缘无故能逃走。

    事出,必有因!

    原地思索很久妖皇才抬头:“此时我会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世天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苏羽马晓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羽马晓璐并收藏医世天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