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芝加哥1990最新章节!

辄上百万,现在钱可要省着点花咯,花五万刀买了张达利的水彩画拿个参与奖再顺手送给斯隆,然后就找了个地方美滋滋赚自己的二十刀辛苦钱去了。

    第二天,他和斯隆又出现在福克斯电视网在纽约的一间审片室。

    “过来坐,APLUS。”

    默多克已经在了,他半躺在审片室沙发上,比尔麦肯尼克坐在他身边。

    “抱歉,我迟到了。”宋亚坐过去,斯隆女士主动去后排的一些也许是福克斯影业高管之类那群人旁边坐下。

    “没有,你很准时。”

    审片室里灯光已经很暗,宋亚只能分辨出默多克标准的犹太裔侧脸和鼻梁上眼镜的反光,“开始吧。”默多克从始至终都紧盯着面前的银色幕布,食指和中指按着眼镜腿,显得心事重重。

    昨天那间屋子里无论巴菲特、洛克菲勒还是麦道夫、罗斯柴尔德都经营融资生意,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老头不向他们借钱?宋亚心里嘀咕,当然不会蠢到当面问。

    他知道最近默多克处境不太好,之前奥维茨提到过的约翰马龙,那位传媒大亨旗下的TCI公司前不久刚公告手里拥有的新闻集团股份已超过百分之五,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趁他病要他命……

    约翰马龙和副统领戈尔的关系很僵,戈尔似乎正在狙击TCI和微软的一桩并购案?具体内情也不清楚了,没关注过。

    三位不知是福克斯高层还是泰坦尼克号项目的人开始从密码手提箱里拿拷贝,箱子在其中一人手里拷着,另两人各输密码,搞了半天才把电影拷贝从箱子里拿出来,宋亚趁这段无聊的等待时间胡思乱想。

    卡梅隆导演好像没来?他往后看,没找着那位卡车司机,片场暴君。

    “开始吧,快点。”

    比尔麦肯尼克向负责放映的人催促。

    一声咔哒的开关响,审片室彻底暗了下来,泰坦尼克号样片开始放送,一开始是几幕手写的字体,电影名称、剪辑时间之类,然后画面亮了起来,上来就是从好莱坞黄金时代就流行的盛大舞会戏……

    没有后期,没有配乐,色彩不对,音效也很糟糕,宋亚有参与剪辑的经验,知道这很正常,从专业角度看,卡梅隆的舞会戏调度没有任何问题。

    镜头拉近到小李子和女主凯特温斯莱特跳舞的面部特写,女主似乎有点微胖?宋亚撇了撇嘴。

    突然播放速度好像出错了,‘唧唧唧……’审片室音响里发出那种类似磁带卷带的声音,小李子和凯特温斯莱特像早期默片效果一样,在银幕里一跳一跳的快进式共舞,颇为滑稽。

    默多克喉咙里发出不知叹气还是清痰的声音,比尔麦肯尼克不安地频频回头。

    “不是我这边的问题。”负责放映的人小声说。

    那就是样片的问题了,还不止这一处问题,画面突然被剪到了一艘大船的远景,非常有真实感,不,几乎就是真的。

    但现场工作人员似乎被拍进了镜头,没来及剪掉。

    “这就是泰坦尼克号?”宋亚问比尔麦肯尼克。

    “是的,这就是当年的那艘,全尺寸模型,实景拍摄。”默多克心情好了点,亲自回答。

    不过马上又进入了‘快进’模式,一系列乱七八糟的镜头闪过后,大船就只剩下半截了,有乐队在船上还在坚持演奏,一些从穿着就能看出是上流社会的男人们目光坚定地留在船上,听着音乐一道慷慨赴死。

    “阿斯特四世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就是阿斯特夫人丈夫的父亲,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还有梅西百货的创始人也在里面。”默多克介绍。

    “噢,原来如此。”宋亚点头受教。

    “嗯。”

    这样片也不知道是不是卡梅隆剪的,一会儿快进,一会儿画面胡乱切,刚才船已经要沉了,下个镜头又好端端的在大海中航行,观影体验非常煎熬。

    “萝丝!萝丝!”

    等到小李子在海中喊着女主名字时,又开始鬼畜的快进,宋亚努力分辨,好像画面一角还能看到游泳池的边沿,小李子把生存的机会,一个大海中漂流的木板让给了女主,然后……人没了,画面戛然而止,审片室一片漆黑。

    沉默、尴尬弥漫,宋亚只听到放映机转动的声音。

    “没……没了?”比尔麦肯尼克问。

    “好像没了。”带拷贝过来的人回答:“我也不知道内容,卡梅隆导演对保密性要求非常严格。”

    “唉!那把灯打开吧。”

    默多克这次是真的在叹气了,灯打开后他看了眼腕表,“才过去了十分钟,我原定计划在这里呆两个小时。”

    审片室里没人敢接茬,宋亚心说这卡梅隆真够狠的,大老板加大投资人也只给看十分钟,连稍微花精力修饰一下样片都不屑。

    “呃……”

    比尔麦肯尼克惶恐的提议,“要不看One Fine Day(一日钟情)?我们为圣诞节档期准备的,乔治克鲁尼和米歇尔菲佛主演的爱情片。”

    默多克不耐烦的挥挥手,比尔麦肯尼克立刻弹簧般跳起来,跑出门调拷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