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芝加哥1990最新章节!

    曼哈顿,华尔道夫酒店,利特曼订了一间带小会议室的套房,没有记者,没有闪光灯,也没有任何外人。

    由于利特曼出版社是家族企业,股权结构说简单简单,说复杂也复杂,长会议桌对面一排坐满了,除了律师会计师,剩下的都是他拥有少量股权的亲戚,正式签收购备忘录之前,他们自家人之间要先把涉及授权和卖掉出版社后利益分配的文件签好。

    利特曼不至于事到临头才当自己面协调亲戚们,本人到现场签个字就行,但会议室的气氛仍非常压抑,宋亚尽量不打扰他们,将肘部架在桌子上,托腮保持安静,默默等待。

    “哼!”

    一位长相和利特曼略有肖似的白人男子签完字后冷笑了声,然后抄起手,将身体靠向椅背,满脸等着看好戏的嘲弄神情。

    这人好像是利特曼的堂兄还是堂弟来着?反正听奥维茨说他在卖出版社这件事上没少给利特曼下绊子,两人的仇在利特曼祖父当年分家产时就结下了。

    文件被传到利特曼身旁一位穿着精致的优雅白人老太手里,她拿笔时下嘴唇在微微颤抖,艰难签完字后立刻拿出手帕在左右内眼角各点了一下。

    “别这样,Mam……”

    利特曼从无声抽泣的母亲面前抽过文件,很利落的也签了字,然后丢下笔,看向会议桌中间的奥维茨。

    “双方律师。”奥维茨向古德曼和对方律师示意。

    “没问题。”

    古德曼和永道的萨穆尔验过文件后把它推到宋亚面前。

    宋亚亲自仔细检查。

    交易中包含利特曼出版社的百分之八十九股权,这家出版社拥有位于纽约州一座小镇上的总部楼,一间总部附近的新印刷厂,一间南方某小镇里的老印刷厂,土地、厂房加设备产权都是自有或部分自有的。

    全米各主要城市的办事处,办公空间则全是租的。

    出版社拥有不少教材、小说等出版物的版权和发行权,以及一些报纸、杂志和广告印刷品的发行权。还与一些品牌签有宣传品的长期编撰、印刷和发行合同,大都是居民门口邮箱里会定时被塞进去的那些垃圾信件。

    “原来这家游艇公司的广告是你家弄的啊?”

    宋亚看到了个眼熟的品牌,来自经常骚扰自己的游艇制造商,每周固定寄到高地公园一本厚厚的游艇型号名录,彩色铜版纸印刷,精美得不输给时尚杂志。

    “嗯。”利特曼没什么心情聊这些。

    宋亚继续看下去,资产包里第二有价值的是高保真杂志的绝大多数股权,之后是现代摄影、立体声评论等报纸杂志数目不等的股权,后面的那些比例都没超过百分之五十,其中部分连相应杂志社的董事席都没有。

    从勾搭上到今天,双方底子相互都摸得很清楚了,放在利特曼卖给自己阿美利加音乐杂志的那年,光这些纸媒的价值估计都不止五千万,现在八千五百万还能搭上一间运转正常,尚处于收支平衡、略有微薄盈利的出版社……

    “OK。”

    宋亚感觉没什么问题,早拿下就可以早点推进教育录像带的发行工作了,这需要公关各州的教育部门和议会里的教育委员会,利特曼杂志社完全能够胜任。

    “APLUS,你那边……”奥维茨指了指。

    “噢,抱歉。”

    自己这边的前置义务就是将强尼卡森还没写好的回忆录授权给利特曼出版社发行,阿美利加音乐杂志的印刷发行业务也交给他们,“卡森太太,弗莱明女士。”强尼卡森的现任妻子、阿美利加音乐总编雪莉弗莱明和相关律师也都在场,于是他们把他们负责签的文件也签好。

    终于到了最后签署收购备忘录的一刻,双方律师将厚厚的文件放到两人面前。

    不更改出版社名字,给利特曼留一席董事巴拉巴拉……

    再次检查,最后看着文件中八千五百万刀的数字,宋亚下意识嘬了嘬牙花,心里发了个狠,落笔在古德曼指点的文件各处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双方交换文件,继续闷头签。

    “呼!”

    八千五百万呐,加上收购成本稳超九千万了,因为信任斯隆,整桩收购案都他没怎么亲自盯,真正掏出真金白银时压力还是很大的,他长舒一口气,向利特曼伸出手:“我们庆祝一下?”

    “不了,我还有个会。”终于表露出些许惆怅的利特曼拒绝。

    什么会?噢,他的债权人们都等在外面了,“那我就不打扰了。”

    利特曼也懒得送,抬了抬手表示知道了。

    在宋亚一行人离开,债权人们进去之前,会议室里突然就爆发了激烈的,带着南方口音的争吵,这些就和自己无关了。

    “这笔生意做得不赖小子!”

    奥维茨亲热地拍了拍他的脸,“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只有谈判对手越痛苦,才越能证明交易做对了!”

    “希望如此……”

    宋亚不觉得这老头有尽心尽力,无论如何这已经是很难更改的事情了,明年一月交易正式完成后,近亿的绿色米刀就不再属于自己。

    “晚上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我带你认识几个大人物。”奥维茨说道。

    “晚上?”

    “怎么?”

    “我晚上要参加这里的慈善拍卖会。”和默多克约好的,这事就不方便告诉奥维茨了。

    “哈!那我们说的是一回事,晚上见?”

    “晚上见。”

    双方在走廊里分手,宋亚又绅士地把弗莱明女士送出酒店,才回到自己套房。

    “你要和他一道出现在社交场合吗?”斯隆问道。

    “这家伙最好明白自己的处境,不要让我难堪。”

    宋亚只知道这场慈善拍卖会是阿斯特夫人亲自主持的,晚上默多克肯定会在,也许还有传媒业的其他人,和奥维茨过于亲密,闲话很容易被传进迪士尼皇帝的耳中。

    虽然他没问过福克斯影业会不会遵守迪士尼发起的封杀,但好莱坞大亨们应该不会在这时候和奥维茨公开来往,“累了!”一周的高强度排练,早上人还在芝加哥,他倒在沙发上就不肯起来。

    “所以你对刚花了八千五百万的出版社和杂志没有一点规划?”

    斯隆把一个抱枕丢过来。

    “当然有,但现在抱歉我不便透露,等真正把东西拿到手再说吧。”宋亚卖关子。

    “利特曼不会毁约的,看他今天的处境就知道赔不起。”斯隆说。

    “我遇到过的意外事件太多了,没必要赌。”

    宋亚笑道:“放心吧,我会把这家出版社盘活的,它本来就过得下去。”

    “那些杂志呢?”

    “杂志可以拆开来找找买家,消息已经让雪莉弗莱明女士帮忙传出去了。”宋亚回答。

    “这些可都是利特曼卖不掉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