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任由雪落把眼睛瞪得生疼,可还是分辨不出那个被血污所覆盖住的字究竟是什么。

    不管是不是‘见吾爱,思朝暮’,从语句的意思层面上来理解,读起来都像是一个病句。

    明明都见到吾什么了,怎么还用得着去思念朝朝暮暮呢?

    可联想到肖像画上那个被自己理解成‘败笔’的眼尾疤痕,雪落又觉得像封妈妈那样热爱生活,憧憬美好爱情的女人,应该不会在一副自己心爱男人的肖像画上留有一个病句的。

    如果不是病句,那会又要怎么去理解呢?

    雪落头大得利害。

    可不管这个被血迹污染的字是什么,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封妈妈是爱着河屯的。

    如果不是深爱,她又怎么会将河屯的肖像画一直一直的保存着,而且还以唯一遗物的方式留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呢?

    只要拿捏住了这最最关键的一点,应该可以打动河屯了。

    当时雪落是这么想的:即便打动不了河屯,至少也能让河屯心里好受那么一点点儿,毕竟他深爱的女人爱过他,或一直深爱着他,对他来说,也是莫大的欣慰。

    最好的预想,当然是能够打动河屯,让他打消对封一山两个儿子的赶尽杀绝。尤其是对封妈妈生下的封行朗网开一面!

    愿望是美好的。可雪落实在拿不准:河屯那个偏执狂会不会被打动。

    即便不会被打动,也应该没有什么更坏之处吧?

    当时的雪落,真没有去想太多。而且事关封行朗的生死,雪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也只有感化了河屯,自己才有可能重新回到儿子林诺的身边。

    雪落将那一幅肖像画折叠起来,重新放回了紫檀木盒里。

    深呼吸上一口气,雪落抱着紫檀木盒,坐上了去浅水湾的公交车。

    ******

    搜查浅水湾这一‘闹剧’,要远比老楚想得严重。

    当时老楚的确有‘以权谋私’的嫌疑,还有那份搜查令,也是在严邦的‘帮忙’下得到的。

    这门也砸了,藏獒也被击毙了,关键是连封行朗的一根头发都没发现。河屯将属于封行朗的蛛丝马迹清除得干干净净。

    老楚这回真是着了河屯的道儿了!

    原本河屯是要连夜赶回佩特堡的。他着实放心不下闹腾得利害的小十五。

    但义子邢老二的到来,让他放缓了回佩特堡的步伐。

    邢老二是雇佣兵出身,一直深居墨西哥银三角,是河屯的重要经济来源之一。四十开外的年龄,整个人如同铜墙铁壁般硬实。

    在他的倒逼之下,老楚被上头衙门给软禁了。

    一同被殃及的,还有‘报假警’的林雪落。

    简队手持对林雪落的《刑事拘留通知书》来封家带人的时候,封立昕刚回来不久,女儿封团团还腻歪在他的怀里。

    “简队?有行朗的消息了吗?”

    看到突然出现的简队长,封立昕立刻将怀里的女儿塞去安婶的怀里,起身迎了上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