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数月前,M国。

    “文靖,你的论文怎么样了?”

    “收尾了!”女孩子扶了扶有她半张脸大的黑框眼镜,伸了个懒腰,“再不收尾,我真的快要被折磨死了!”

    “你的导师是有名的灭绝师太,分到她手里,是你倒霉。”

    “别说了,再说我就要哭出来了!”

    “我差不多好了,去吃饭?”

    “啊!”文靖突然想起什么,低呼一声抓过手机,“靠!12点了!”

    “是啊,去不去吃饭?”

    “不去了!完蛋了!完蛋了!我要去机场接个人呢!”

    “谁啊?男的女的?”

    “超级大帅哥!”把论文塞进双肩包里,文靖匆匆忙忙奔出教室。

    跳上她的小轿车,启动,直奔机场。

    长身玉立的男人孑然一身,一翻手腕露出腕表,他剑眉微凛,遥望着远处。

    一个小时。

    口口声声要来接他的某女,已经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

    路过有多少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看,他已经无心理会。

    “哧!”一个漂亮的甩尾,急刹车,文靖推开车门,慌慌张张的朝他奔来。

    “哥!”随着呼喊,她跳到温望舒身上,给他一个大大的熊抱,“对不起,我来晚了!”

    温望舒把她拉扯下去,推远一点,低头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文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左顾右盼,“行李呢?你的行李呢?”

    “没带。”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

    “哦哦,没带就没带吧,那,我们走了?”

    试探着问道,就换来温望舒冷漠的瞪视。

    她也知道他必定等急了,嘿嘿傻笑,挽住温望舒的手臂,讨好的一路谄媚着往她的小轿车走。

    停在车子前,温望舒打量了一下,拧了眉,“就这个?”

    文靖点头,轻轻踢了下车轮胎,“怎么了?挺好的啊。”

    这叫,挺好的?

    整个车身被她弄得乱七八糟,涂鸦,贴纸。

    她是怎么开着这样的车子招摇过世还不被交警盯上的?

    果然,M国比国内“宽容”很多啊。

    又或许M国的交警一个个都是近视加散光。

    “哥,想什么呢?上车啊。”

    主动替温望舒打开车门,文靖歪头笑嘻嘻,“我带你去吃饭。”

    温望舒没说话,弯身坐上副驾驶。

    后来的谈话都很温馨的,文靖绝口不提温望舒此行目的,温望舒也没主动提及,他们有着一定的默契。

    吃了饭,文靖问温望舒要不要逛一逛M国。

    “比四九城虽然差很多,但还是有不少地方值得一看。”

    “我很高兴,你在国外这么久,没有学会崇洋媚外那一套。”温望舒笑着说。

    文靖得意的昂着下巴,摇头晃脑:“那是当然了,我最爱国了!”

    “我们还是尽快开始吧。”

    话题直转之下,一下子就来到了重中之重。

    文靖愣了一下,车子停在路边。

    转头看向他,她问:“你很着急?”

    “嗯,她在等我。”

    这个她,指的是谁,文靖当然知道了。

    “你就不能不要她?”

    “不能。”

    “哥,你再考虑一下啊。”

    “文靖。”叫着她的名字,温望舒淡声说:“如果我可以不要她,就不会来找你,懂?”

    怎么不懂?

    她太懂了。

    她只是心疼他哥。

    “好吧,那我们这就准备开始。”

    短暂的治疗结束后,让文靖崩溃的是,没有什么明显的作用。

    “哥,我想介绍我的导师,或者我还有认识的,很厉害的教授?总之,能不能再给我一些时间?”

    “文靖,我必须回去了。”

    再晚,那个小女人又不知道要怎么胡思乱想。

    “哥!”文靖有些恼火。

    温望舒却只是叫她开给他一些有所帮助的药,尽量维持一段时间。

    所谓有所帮助的药,不过就是安眠药罢了。

    *

    慕以瞳晃着瓶子,作势要打开。

    温望舒疾步上前,从她手里夺下瓶子,“没什么。”

    “没什么是什么?”显然,她不许他遮掩过去。

    踮起脚,她扒住他的肩膀,指着他手里药瓶,“总不可能是避孕药之类的吧?你背着我偷偷吃这个?你不想怀我的孩子?”

    她是玩笑,却不全是玩笑。

    温望舒侧目看着她笑意晏晏的脸,没有略掉她眸底的探究和认真。

    “帮助睡眠的药。”

    “帮助睡眠的药?安眠药?!你吃安眠药!”

    “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温望舒失笑,把药瓶扔进抽屉里,“以前吃过一次。”

    “你吃它干什么?”

    “你说呢?自然是因为睡不着。”

    “以前吃的吗?”慕以瞳注意到他刚才说的,“你现在?”

    温望舒的回答是抱住她,把她压在床上,“你何必这么紧张?安眠药又不是毒药。”

    “可是……”

    “你以为,我就没有压力大,睡不着的时候?”

    他这样问,慕以瞳倒是忍不住笑了。

    是了。

    都怪在她心里,把温望舒过于神话。

    以至于忘了,他再怎么厉害,也是个人。

    “那东西不好,你不要再吃。”

    “嗯。”他随口应了声,低下头吻她的脖颈。

    慕以瞳痒痒的躲,他追逐,两人抱在一起,在床上滚成一团。

    后来,还是逃不开,被他困住,就地正法。

    纠缠到凌晨,慕以瞳在他怀里昏睡过去。

    温望舒浅浅吻着她的颊,她的唇,她的额,放手放她在枕头上,为她掖好被子。

    起身,随意套了条睡裤,他出了卧室。

    本想去楼下倒杯水喝,可是脚步一转,就上了三楼。

    三楼算是他的私人地方。

    除了一间改成健身房的房间外,还有两间空房。

    其中一间,在走廊的尽头。

    他都不记得,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进去过。

    那里,对他来说,就是潘多拉的魔盒。

    久久在走廊里停留,等他回过神,便转身下楼去。

    还差最后一级台阶,他正好碰见从房间出来的冯暖心。

    “望舒,还,还没睡?”冯暖心见他从三楼下来,惊怔之下,结巴了。

    理所当然的视她为空气,温望舒擦过她身边下楼。

    冯暖心咬咬牙,决心跟上去。

    厨房里,温望舒倒了一杯水,浅浅的酌,像是品酒。

    冯暖心立在门口看着他,神色带着一丝惧意。

    “有事?”良久,他询问道。

    实在没想到他会主动开口,而且语气也并不是十分的冷若冰霜。

    但冯暖心也不敢太造次,往前挪了两步,她轻声问:“你和以瞳,你们挺好的吧?”

    这话问出,她也恨不得将舌头咬掉。

    问夫妻之事,到底羞愧,再说她又是个极其尴尬的身份。

    “挺,好的。”温望舒回答的似笑非笑,更多是嘲弄。

    冯暖心对此,气也不是,恼也不是。

    犹豫着,她还是决定今天暂且不提那事,舒晓蕾才刚过世不久,他定然还是心情不善。

    “那,望舒你早点睡吧。”说完,她转身离开。

    全然忘记了自己出来的原因。

    回到卧室,靠在床头的温成林见她双手空空,不禁问道:“暖心,水呢?”

    “啊?”冯暖心低头去看自己的手,这才想起来,温成林口渴,她是出去给他倒水的。

    “我,我马上去。”

    “暖心,你没事吧?”

    手握在门把手上,冯暖心抿了抿唇,低声说:“哦,没事。”

    这么心不在焉的样子,怎么是没事呢?

    开门重新出来,没走几步,又遇上准备回房的温望舒。

    他手里拿着一杯水,看见她,就递过来。

    冯暖心不解的看着他,直到他不耐的微微敛眸。

    反应过来,急忙伸手去接。

    “望舒,谢谢。”

    回答她的只有关门声。

    滑进被窝,慕以瞳翻个身,咕哝着滚进他怀里,“你去哪儿了?”

    问这话的时候,她连眼睛都没睁开。

    温望舒都怀疑,她到底醒了还是梦话。

    把她往怀里收紧了一些,他贴着她的额,“出去喝水了。”

    “唔。”她蹭了蹭他的胸膛。

    他拍着她的背,听她呼吸声再次绵长,这才停下来。

    *

    雷旭琛的邀约,很突然。

    慕以瞳趴在床上,一边剥桔子,手指一边滑动面前笔电,半小时了,她都没找到一个想看的电影或者电视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甜爱满满,老公大人举高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蒙爷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蒙爷儿并收藏甜爱满满,老公大人举高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