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望舒大口大口的喘息,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辨认出眼前人是慕以瞳。

    半坐起身靠在床头,他揉捏着眉心,淡声说,“没什么。”

    “没什么?什么叫没什么?”慕以瞳显然不满意她敷衍的态度,又察觉自己的语气可能恶劣了一点。

    柔软了声音,她靠在他胸前,“你做噩梦了是吗?什么样的噩梦?说出来的话,可能会好些。”

    温望舒低头,出神的凝着她的发顶,良久,手抬起落在她背上,一下一下轻抚。

    “没事了,不是什么要紧的梦。”

    “真的?”她仰起脸,还是很担忧,“可是你刚才吓坏我了,我从来没见过你那样。”

    “真的没事。”低头吻了吻她的唇,他轻轻推开她下地,“我去洗把脸,你先睡吧。”

    赤着脚走进浴室,关上门,温望舒站在洗手池前。

    镜子里的男人,脸色苍白,眼睑青黑,眼底隐隐有着血丝。

    难怪,她不放心。

    掬起冷水扑了脸,他深深吐出一口气。

    很长时间没有做那个噩梦了。

    一度,他幻想着就能在此结束。

    可惜,还是不行。

    身上也出了汗,薄薄的一层,黏腻难受。

    他索性脱了衣服,开了花洒,冲了个澡。

    等到完事出来,慕以瞳立刻支起上半身看着他。

    温望舒擦着头发,微微拧眉,“怎么还没睡?”

    她拍拍身边的枕头,歪头说:“没你睡不着行不行?”

    扔掉手里毛巾,他走到床边,弯身捏住她的下颌,“不是不许碰你。”

    “啧!温先生整天脑子里就想那些吗?”打掉他的手,她挽住他的手臂拉他往床上,“盖着被子纯睡觉,想什么呢。”

    两人并肩躺着,慕以瞳钻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精瘦的腰身。

    温望舒圈着她,手在她背上一下一下轻拍,像是哄小孩子睡觉似的。

    嗅着他身上味道,感受着他怀里温度,慕以瞳很快昏昏欲睡。

    打了个哈欠,她忍耐着最后的倦意,迷糊着说:“快点睡吧,我在这里。”

    闻言,他低头吻着她的发旋,就听到怀中人变得绵长的呼吸声。

    她睡着了。

    可是,他却并无睡意。

    睁着眼睛看天花板,不敢有一刻的懈怠。

    因为只要闭上眼,就会看见残忍的一幕。

    记忆深处的母亲,本是他最柔软的存在。

    轻手轻脚的放慕以瞳躺在枕头上,他为她仔细的掖了掖被角,拿起手机去了外间。

    落地窗前,犹豫半响,终于还是拨通了手里的号码。

    不多时,那边有人接起。

    朗朗的女声悦耳动听,“哥。”

    温望舒嘴角缓缓勾起,问:“有没有打扰你?”

    “没有,等一下,哥,我找个安静地方。”

    听到那边开门关门的声音,然后四周就安静下来。

    女声再次传来:“好了,哥,找我有什么事?”

    “嗯,姑姑怎么样?姑父呢?他们都好吗?”

    “好,怎么不好?我爸又带着我妈到处旅行去了,把我一个人丢在M国。”女声透着不满的抱怨。

    温望舒轻笑,又问:“你呢?学业进行的怎么样?”

    提起这个,女孩子叹口气,“累死我了,不过准备的差不多了。下周博士论文答辩,应该没问题。咦?”

    一顿,女孩子疑惑:“哥,你打来就是为了问这些吗?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儿呢?”

    望向窗外深深的夜色,温望舒自嘲一笑,“有点事,想拜托你。”

    *

    窗外的阳光被轻纱折了一下,柔和的洒进来。

    慕以瞳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就见温望舒坐在床边看着自己。

    “早。”

    “早。”他笑了下,那笑容硬生生晃了她的眼。

    见她目光痴痴,他低笑,往她鼻尖上捏去,“傻了?”

    “喂!”慕以瞳疼的叫了声,一拳捶在他手臂上,“疯了啊你!得亏我这个鼻子是货真价实的,要是整过的,还不被温先生直接捏爆了!”

    “好了,起床,肉肉早就起来了,就你还赖床。”

    他说完,起来往外面走去。

    慕以瞳拥着被子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肉团子丢给他爸照顾,温先生乐不得和儿子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晚上冰雪节开幕,到时候再汇合。

    “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搅动着手里奶茶,伊丽莎白语气赞叹,“竟然默不作声的给温生了个儿子,那时候你也才20岁吧?你怎么想的?有没有做什么心理建设?”

    慕以瞳轻笑,视线徐徐望向某处,“想听实话吗?”

    “当然。”

    “没有。没有什么心理建设,就是怀了,就生了,自然而然。”

    听了这话,伊丽莎白竖起大拇指,学着她国家的话,“牛!”

    “哈哈。”笑出声,慕以瞳揶揄,“你把我们的话学的这么顺嘴,是不是想嫁到我们那里去?”

    “嫁什么啊。”伊丽莎白撇嘴,哼了声,“我最想嫁的那个,已经被你捷足先登了。”

    眨巴眼睛,慕以瞳摊摊手,“那就没办法了,我已经是温太太了。”

    “知道了,温太太,温太太,祝你和温先生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不对,子已经有了,那就来个女儿吧。”

    “谢谢你的祝福啊。”

    “不用谢。”

    都是用的咬牙切齿的语气去说话,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冰雪节开幕,人很多,亚瑟和伊丽莎白这样的身份不适合去,所以只有温望舒带着慕以瞳和肉肉。

    冰雪城堡,这里是孩子的天堂,也能让大人返璞归真。

    美轮美奂,奢华绝伦。

    北国重金打造,不负盛名。

    肉团子还是难免被他妈裹成了一个球,但也挡不住他的热情洋溢。

    拖着笨重的身体,企鹅一样迟缓的步伐,肉团子玩的也很开心。

    总体来说,这次的北国之旅,超乎预想。

    在最大的冰雪城堡大门前,三人合影。

    那张照片,被慕以瞳设置成了自己和温望舒两人的手机屏保。

    记录着,幸福的一刻。

    那时候,幸福的裂痕还未曾完全显现。

    慕以瞳还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第二天准备启程回国。

    “什么?你要去M国?”

    收拾行李的时候,温望舒才把这个事情说出来。

    慕以瞳扔了手里衣服坐在床上,不太高兴的说:“怎么没早点说啊,这么突然。”

    “临时决定,在那边,有点事情要办。你先带着肉肉回去,我办完事情就回来。”

    “你要我一个人带肉肉回,回你家么?”

    别的都还好,只是没有温望舒在,温家就会变成一个有些可怕的地方。

    不知不觉,她对他的依赖已经深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天不怕地不怕的慕以瞳哪儿去了?”温望舒失笑,坐在她身边,搂住她的肩膀,“你怕?”

    这个时候,怕也不能说怕。

    自尊心使然。

    慕以瞳冷嗤,反驳他:“我怕什么?我才不怕。倒是你,不怕我把你家闹得天翻地覆吗?”

    “你不会。”

    “那可不一定,你也知道,除了嘉志,余下都和我不对盘。”话到这里,她伸手揪住他的衣领,凑近他的脸,一字一顿:“所以,你得快点回来,事情办完就回来,一刻不能耽搁,不然,后果自负。”

    “好。”温望舒声音微微沙哑,凝着她的红唇。

    慕以瞳看懂了他眼底色彩,主动迎上去。

    四片唇瓣相贴,再分不开。

    他抱着她躺在床上,吻的难舍难分。

    大掌顺着她的衣服下摆钻进去,和她滑腻温热的肌肤相贴,契合无比。

    慕以瞳被他揉的止不住申吟声,抬起腿勾住他腰。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千钧一发之间,小电灯泡登场。

    “瞳瞳。”

    身后,猛然响起肉团子的声音。

    慕以瞳急忙推身上压着自己的男人,力气大到,将他整个掀翻。

    温望舒仰躺在床上,发出痛苦的低吟。

    整理着头发,她站起来,笑着问肉团子,“怎么了?”

    肉肉看看他妈红哒哒的脸,又看他爸,挠了挠后脑勺,“没事了,瞳瞳,我去睡了。”

    慕以瞳“噗嗤”笑出声,继续收拾行李了。

    ……

    四九城。

    慕家。

    “哎呦,肉肉是不是胖了点?”盛宛萍慈爱的笑着,刮了刮肉团子的鼻尖,抱了抱他,“嗯,好像沉了点。”

    肉团子很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姥姥,那是因为我吃了羊腿。”

    “羊腿好吃吗?”

    “可好吃了。”

    “哈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甜爱满满,老公大人举高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蒙爷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蒙爷儿并收藏甜爱满满,老公大人举高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