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猎美领域最新章节!

既然已经找到了舒可和大胸安妮,说明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我希望岳成山他们被抓起来,但又不希望是那个姓欧阳的中年人出手抓的,因为那意味着我得到了苏雯的保护。

    如果苏雯和我在一起的话倒还好,最多只会无奈地感叹自己的女人比自己强,但苏雯昨晚再一次拒绝了我,我甚至开始恨她的无情,让我如何面对她对我的保护。

    想到苏雯,我的心情很低落,在医院门口的路边抽了一支烟,又坐了很久才走进医院。

    来到方唐的病房,方唐的父亲告诉我,刚才有个交警和一个自称是肇事司机老婆的女人来过,说要协调解决,提出一次性付五十万赔偿了结这起事故。

    起初,仍躺在病床上的方唐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他肯定是想让这件事早点过去。

    但方唐的父母坚决不同意,因为他们还不知道方唐是否会留下后遗症,万一成了个瘸子,甚至没法下地走路的话,那五十万远远不够,只不过方唐的父母并没有当着他的面说这些话,把警察和那女人带到安静的地方后才说的。

    最终双方没有谈成,但让人意外的是,那女人竟然拿出十万现金,让方唐的父母开张收条收下,说是先垫付医疗费,多余的就当做是先行赔付的一部分。

    方唐的父母大概没遇到过这么有良心的肇事方,起先推托着不肯拿钱,但对方一再坚持,最终还是收下了那十万块。

    其实方唐进医院才短短几天就已经花了三万多了,大部分是花在那天抢救好几个小时的手术,还有住了两天的icu,接下来至少还要在医院住个把月,有可能还需要手术或者其他治疗,费用可能还要花上几万甚至更多,先收下那十万是应该的。

    这件事也只能按交通事故来处理了,一是我们并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这起事故是谋杀,岳成山和肇事司机更不可能主动招供,二是不能让方唐的父母知道这是谋杀,否则会让两个老人担惊受怕,方唐绝不会主动说出来,我也不能说。

    至于肇事司机送来的十万块,我觉得应该是岳成山也想尽快了结这事,免得夜长梦多,怕以后不小心被查出来是蓄意杀人,最好是方唐的父母接受那五十万一次性赔偿,以后不再反复向警察说是谋杀。

    如今方唐的父母不同意,理由只是不知道方唐是否会有后遗症,我估计岳成山还会让人来,重新开出一笔更高的赔偿金,足够赔得起方唐残疾的数目,到时候方唐的父母看到对方的诚意后,很可能就会接受。

    这样也好,方唐能拿到越多的钱就越好,但这些钱只是他被撞伤的赔偿而已,并不代表我们跟岳成山之间就这么了结了。

    方唐的父亲要拿那十万块现金去银行存,我不太放心就跟了去,回到医院病房的时候,舒可已经在病房里了,像往常一样坐在床边静静看着躺着床上的方唐。

    中午,其他人很准时地来了,还来了三个我们大学时期的同学,两男一女,他们也同样在上海工作,但之前联系得很少,通过高阳得知方唐受伤住院后,就特意结伴过来看一下。

    他们来的时候,恰好舒可出去吃东西,向晴出去接电话,他们并没有看到这两个女人,结果其中一个女同学好死不死地跟方唐提起了温馨。

    她说,温馨不久前刚刚完成了美国的学业,很可能会在这几天回国。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方唐的两眼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那几个同学没有待多久,在向晴和舒可回来之前,他们就离开了。

    向晴和高阳他们都会去上班后,舒可也和大胸安妮出去办点事,趁方唐的父母有事离开的时候,我坐在方唐的床边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良久后他才张了张嘴,低低地说了句回来得真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