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猎美领域最新章节!

    听到舒可的话,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是真的爱方唐,但她继续留下来的话,只会让方唐和向晴尴尬,我又不忍心劝她离开,更没法支持她留下。

    而且我觉得不论是方唐还是向晴,也同样不忍心赶她走。

    我只能安慰似地朝她笑了笑,然后急忙转移话题,跟大胸安妮聊起岳成山。

    大胸安妮说岳成山今天突然暂停了所有的公关业务,也就是那些陪吃陪玩陪睡的业务,所有的都不接了,还告诫下面所有人,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许乱说话。

    岳成山还特意找安妮谈了一次,谈舒可的事情,说之前的事都是王伦搞出来的,他也不想弄到这地步,还让安妮转告舒可,他已经狠狠教训了王伦,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人去找舒可的任何麻烦。

    除此之外,大胸安妮还说她就等着警察来找她,然后她会和舒可一样,举证岳成山那帮人。

    我没来得及说点什么,方唐的父母就从电梯里走出来,见我们都坐在过道里后,便招呼我们一起回病房。

    向晴像往常一样坐在方唐的床边,并没有靠得很近,也没有和方唐牵着手,但舒可走进病房的时候,脚步还是有一瞬间的迟疑。

    而向晴抬眼看到舒可的时候,脸色也有些复杂。

    幸好,她们没有提及任何敏感的话题,依然像往常一样友好且平静地相处。

    没多久,到了病人休息的时间,医院的护士开始赶人,我们和方唐道别,然后离开病房。

    舒可没有坚持留在医院过夜,向晴也同样要回去休息,我也不必在医院守着,干脆跟她们一起离开,然后再回家睡觉。

    离开医院的路上,向晴和舒可依然很友好地聊着,直到在医院大门分别的时候,向晴忽然停下脚步,很认真地对舒可说了声对不起。

    舒可则笑着摇摇头,大方地拉起向晴的手,说:不用,该说对不起的是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我很高兴,他爱的是你,只有你才能让他幸福。

    向晴抿着嘴唇定定看着舒可,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舒可又朝她笑了笑,说:我这段时间还想来看看他,如果你介意的话

    不,不介意。向晴急忙摇头。

    谢谢,那我和安妮先走了,明天见。

    说完,舒可又朝我挥了挥手,然后跟大胸安妮走向停在路边的一辆出租车。

    向晴静静地站在原地,直到舒可和向晴坐的出租车远去,才低头莫名地叹了一口气。

    我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等向晴要走的时候,才跟她坐上另一辆出租车。

    把向晴送回住处后,我才独自打车回到自己的住处。

    这一夜入睡前,我依然像往常一样想着苏雯,于是我又失眠了,脑海里除了苏雯拒绝我的画面之外,还反复地回想起了认识她之后的点点滴滴。

    第二天我起得很晚,但依然出门后直奔医院。

    因为方唐受伤,创业的事只能暂时搁置,至少要等他的伤稳定下来,有个大概的康复时间,也让我缓几天心态调整过来后,才会有心情工作。

    刚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舒可发来的微信,说她现在还在酒店,因为刚才有两个警察去找她,问她关于岳成山那帮人的事。

    她看过对方的证件,确认对方是警察之后,就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了对方,而且昨晚大胸安妮跟她住在酒店,如今安妮也把知道的都告诉了警察。

    得到这个消息后,我心情有些复杂,那个姓欧阳的中年人果然出手了,而且走的是正规程序,既然已经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