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猎美领域最新章节!

    苏雯毫无防备地被我拉进了怀里,当我抱着她柔软的身躯时,终于体会到了那种久违的幸福感。

    但短暂的片刻后,苏雯突然推了推我的胸膛,想把我推开。

    我像是忽然掉进了冰窟,一阵难过和失望,却不舍得放开她,依然紧紧地抱着她。

    程东,别这样。苏雯一边说着,一边加大了力气。

    在她的不断挣扎之下,我渐渐地越来越心灰意冷,最终松开了环在她后背的双手。

    她往后退了两步,低着头急促地喘息。

    对不起。良久后她突然说出了这让我更加失望的三个字。

    为什么?我有些不甘地问道。

    她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的样子,片刻后又忽然摇了摇头:对不起

    再次说出这三个字之后,她忽然转身快步朝停车场走去。

    我木然地望着她的背影,极度的难受让我没有力气去追她,也没有力气跟她说声再见。

    她的脚步似乎有些凌乱,却又走得很快,在拐角处她似乎抬手捂着嘴,然后就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我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头人一样站在那,直到深秋的寒意让我不自觉地蜷缩起身体,让我不自觉拿出一根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又把长长地吐了一口烟雾,这才转身缓缓朝住院大楼走去。

    我不想去思考苏雯为什么拒绝我,也懒得思考,心灰意冷之后我只想好好抽一根烟而已。

    我在楼底下独自坐了很久很久,直到高阳突然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说他和田菲菲她们先回去了,我这才走回方唐的病房。

    病房里就剩下方唐的父母,还有舒可和向晴,两个女孩子正跟两个老人聊着什么,方唐则躺在病床上斜着脑袋静静看着床边的向晴。

    我走进去之后,她们停止了聊天,问我怎么老半天不见人,我随便编了个借口,她们似乎见我情绪不好,没有继续追问,病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方唐的父母说要出去买点东西,然后离开了病房,可能是想让我们几个年轻人相处一会。

    但他们离开之后,病房里更加安静,我心情黯淡,向晴和舒可大概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约而同地低头看着手机。

    忽然,方唐把头转向舒可那边,张了张嘴,说:舒可,对不起。

    我们没料到他会冷不丁说这么一句话,都楞了一下,回过神来后,我不由暗骂了一声,说什么卵对不起,这三个字对我来说尤其刺耳。

    向晴也回过神来后,抿嘴望着舒可,脸色很复杂。

    舒可只是短暂的怔了一下,很快又像个没事的人一样,朝方唐弯起嘴角笑得甜甜的,说:干嘛说这话,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反正等你彻底好起来之后,到那时我就离开上海,回老家。

    她似乎语无伦次,但不论是我,还是方唐和向晴,都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方唐定定望着她,良久后又低低地说了声对不起。

    舒可依然笑得甜甜的,但她刚要说话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接完电话,说是大胸安妮来了,她下楼去接一下。

    舒可走出病房后,方唐转过头去看着病床另一侧的向晴,向晴则低着头,没有和他对视。

    方唐定定望着她,说:我这辈子,只后悔过一件事,就是那年赶你走,很后悔很后悔。

    都过那么久了,不提了。向晴抬起头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方唐努力地摇了摇头:对我来说,那件事哪怕过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