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恨遇卿时君不识最新章节!

    书房里,沉思了片刻的燕非熙已经明白了六弟为什么会突然间的性情大变了,收起了手中的画像,转身便道:“六弟,可她到底也不是年清颜。”可,回首的视野中又哪里有燕非墨在呢?

    他不在。

    “六弟……”燕非熙倏的纵出书房,居然就在他一不留神间燕非墨已经离开了。

    书房外,整个熙王府里在灯笼的照射下泛着朦笼的清悠之色,放眼望去却哪里还有燕非墨在。

    罢了,他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事呢?

    燕非熙正要转回书房,突的,门外的一个小厮禀道:“王爷,守门的说他放了那个女人进来了,若是你不同意,小人再去把她找到再把她赶出府去。”

    燕非熙一怔,“什么时候放进来的?”

    “进来有一盏茶的时间了吧。”

    心,突的一跳,“快找,找到了告诉我她在哪儿就好,不许惊动她。”对夕雅,他有着无比的好奇,就凭着她的长相,都勾起了他无尽的想象力,她真的是年清颜的女儿吗?

    却,又为何被困在栾城外的那个山谷里?

    王府里的人顿时都在悄悄的寻找着夕雅,她却不知,只是手指一直按在燕非墨的背上,闭着的眼睛让她仿佛回到了那只要一想起就让她脸红心跳的一夜。

    是他。

    就是他。

    那手的抚摸,那力道,那细细滑过肌肤的感觉,怎么也不会错了的。

    燕非熙下意识的就朝着那天幻香消失的那个小湖掠去,他没有点灯笼,他怕那样惊到云夕雅,更不想让她发现他在找她,虽然燕非墨信了母妃的那幅画,可是,他比谁都清楚云夕雅在六弟心底里的地位,有时候,越是伤的深才越是想要借酒浇愁。

    六弟是爱上了她。

    却,必须要放下她。

    可是爱,又岂是容易放得下的呢?

    黑暗中,忽而传来低低的浅`吟声,“宝贝,乖……”

    “嗯……啊……”

    那样动情的男声女声,分明是两个情动了的人,“谁在那里?”燕非熙低喝了一声,这是他的王府,居然有男人和女人通奸,这还了得?

    “真吵……”燕非墨低声呢喃,随即,轻轻一搂身下的女子,抱着她朝着墨王府飞纵而去,梨花树下,一夜缠绵。

    一夜缠绵,他只想要那个女人。

    只想。

    两个人的酒醉。

    夜深。

    所有,都如梦似幻,象是真的,又象是在梦里。

    夕雅缩在男人伟岸的怀抱里,“你是谁?是谁?”她真的太想知道他是谁了,几年的梦魇中,他总是会在她的梦里出现,可,出现的每一次留给她的都是一张模糊不清的脸,让她总是忍不住的猜测着他是谁,却,怎么也猜不着。

    就是那份猜不到,让她难受着,让她越发的想要知道答案。

    他是谁?

    他到底是谁?

    男人却抱着她掠在风中,颀长的身形微微有些摇晃,但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酒不醉人人自醉,此一刻的两个人谁也不想从醉中从梦中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