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恨遇卿时君不识最新章节!

    燕非熙再也忍不住,趁着燕非墨没防备他,伸手一掏就掏进了他的怀里,一张画像顿时落在了手中,画像中的女子栩栩如生,但是,只看那字迹那纸张就知道这画已经有些年头了,而那画中女子乍一看之下,分明就是一心要嫁给他的云夕雅。

    “四哥,我还要喝,我要喝……”燕非墨什么也不知道,手抢过桌子上的酒壶,晃悠悠的朝着书房外走去,壶嘴干脆塞进嘴里,可是,却怎么也喝不到酒,“酒,我要酒,我要喝酒。”

    燕非墨走出了书房,燕非熙却是对着手中的画像沉思着,母妃年轻时候的事他只是后来听说过,但是,那个害母妃一生病苦生不如死的女人他却一直也没有见过面,现在看到了画中右下角的题字才知道,原来就是这个女子:年清颜。

    却居然,夕雅有着与她几乎一模一样的容貌,夕雅与年清颜又是什么关系?

    他现在终于懂了母妃为什么不喜欢夕雅,甚至于下毒给夕雅了,只是容貌,都是让母妃最不能接受的。

    燕非墨轻飘飘的走在熙王府,入目的一切象是有些熟悉又象是有些陌生,依稀仿佛他曾经走过这一条路,那便,就沿着这路一直走下去。

    他好象是嗅到了水的气息,浓浓的湿气拂面而来,前面有水吗?

    他皱眉,想要捕捉些什么,可是大脑根本不会思考了,只是继续的下意识的朝前走去,“嘭”,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燕非墨狼狈的倒了下去。

    黑暗中不由自主的就摸过去,好象是一个人,再往上摸去,那软软的触感让他的手仿佛被雷击了一般的刷的移开,是女人,那隆起的地方软软的,分明就是一个女人,他歪过头去,努力的想要借着远处的灯火看清楚这女人的长相,偏偏,无论他怎么努力,女人的脸都是不清晰的。

    可是,那触手的感觉却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记忆里的那副身子,娇媚可人,尤其是躺倒在他身下时那艳到骨子里的媚。

    “是你吗?”他迷糊的,根本管不住自己的手,只悄然的落在女人的脸上,一点一点的往下摩梭着,那触感,真的如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嗯。”女人轻哼了一声,一动不动的仿佛就等在那里等着他抚摸一样。

    酒醉的燕非墨早就没了理智,他是真的喝多了,不知不觉就醉了,歪过头去,好象做梦一样的,他的唇找都不用找极自然的就落向了夕雅的唇……

    软软的唇清香醉人,轻轻的摩擦着,仿如记忆里的感觉,那么软那么香那么的惹他迷醉,“宝贝,是你吗?”

    亲吻着,他的手本能的搂上青草上女人的腰肢,细细的不盈一握,他喜欢,喜欢这样吻她喜欢这样的拥着她,“宝贝,告诉我,是你吗?”

    他是不是又在做梦了,梦里常常会梦到她,可是醒来,阳光刺痛双眼时更是一种折磨,她只是走进他的梦,她再也不肯走进他的人生,那一夜,仿佛旖旎一梦,从没有真实的存在过。

    可是,他分明记得自己身上属于那女人的味道,还有,她吃痛时咬在他肩头的那一口口,那是那个女人的第一次,他要了她的第一次,却没有负起责任,任由她飘然而去,再也寻不到她的踪迹。

    “宝贝,乖呀。”他诱哄着她,说什么也不肯睁开眼睛,只一声声的宝贝唤着身下的女人。

    夕雅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