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恨遇卿时君不识最新章节!

    恨他,她恨他。

    却是因何而恨呢?

    轻轻的一拥,拥她在怀,他就知道,一遇雨天,她的身体就再也不是她的了一般,怀抱着女子,冷眸扫向惠贵妃,“母妃,解药。”

    “青散灵无解。”淡淡的一笑,幸好幸好给这女人喝下了那碗药,不然,以儿子现在这般待这女人,只怕,日后就是他的累赘,也是他人挟持他的一枚棋子,惠贵妃一点也不后悔,“三日之后,给她水葬闽江。”她这人,一向记得行之将死之人的最后的遗言的,记了,那便做到。

    “母妃,不可……”

    水葬。

    闽江。

    又要错一次吗?

    他不会再要一次痛彻心扉了,“如果她死,那儿臣也便不活了。”说罢,毅然的抱着怀中安静如不在的人儿飘出荣华宫,让点点细雨掩去了她唇间残留的那份药汁的苦涩。

    三日之后,她会死吗?

    心头却在一数那日的日子时一凛,那是五年前的那个云夕雅被浸猪笼的那一天。

    这,只是巧合吗?

    脚下越飞越快,暝暝之中,仿佛有什么在主宰了一切的发生和轮回,夕雅,你定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这一次,他会一直的陪在她身边。

    富宏宫,燕禛正在批阅奏折,忽听得门外传来低低的脚步声,心下一跳,“戚公公,报吧。”

    “回禀皇上,她被服了青散灵。”

    燕禛的心一震,阿惠她到底还是在意了那一年的那段往事,可,却何苦要殃及一个无辜的女子呢,“差人在墨王府外守着,有什么风吹草动便来禀告朕,这事,不能让她知道。”

    “是,奴才这就去办。”

    沁心园。

    夕雅沉沉睡在软软的被褥之上,纱帐之外,才被请来的大夫小心翼翼的把着她的脉,可是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良久,他起身步至燕非墨的脚边,“扑通”跪了下去,“小人无能,只知姑娘是中了毒,至于什么毒,实在是……实在是……”

    “滚……”燕非墨猛的一拎大夫的衣领将其扔了出去,这已经是这一夜他扔出去的第十一位大夫了,“下一个。”

    “爷,安城有些名气的大夫都来过了,再来的,不过是只懂皮毛的罢了,你看……”温康小心翼翼的说着,余下的,已经不知要如何说了。

    “滚……”又一声吼,温康识趣的赶紧退了出去,只余,一室的清冷。

    雨,还在下。

    夕雅的脸色惨白的让他目不忍睹,似乎,这世上,她唯一怕着的便是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