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初夏微凉最新章节!

    十一月的天,大雪纷飞。

    东城郊区一个偏僻小区的一家心理诊所内正举办着一场无人知晓的丧事。

    因为室内太小,梁晓永的灵柩被摆在了室外。

    院子内只有做法事的几个法师和许向阳刘宾尹两人。

    两人都穿着有点发黄的白色孝服齐跪在梁晓永的灵柩前,白色的菊花放在梁晓永的遗像两边。

    她走得突然,许向阳只有一张她经常拿着看的照片。那张照片的梁晓永还很年轻,那时候的她很好看,不仔细看,竟然觉得有点像初夏,但是认真看会发现并不像。

    她没有初夏的那种清纯。

    只是他旁边的那个男人,真是像及了许向阳。

    这看起来不免有些毛骨悚然。

    他现在正跪着自己。

    雪就那样飘落在两人身上,慢慢一点点融化…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法师说没他们什么事了,许向阳和刘宾尹才站起来往屋里去。

    梁晓永的葬礼只会持续两天,到了第三天她就会被送去火葬场,火化,然后,下葬。

    “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刘宾尹靠在门边看着外面的法师东跳西跳,手里拿着一支烟,竟然又恢复了以前的吊儿郎当的样子。

    “什么?”许向阳反问,本来想到刘宾尹那拿几支烟,可是他硬说什么未成年人不准吸烟,他也就只好放弃了。

    “那个是晓永年轻时候的照片,旁边的那个是她丈夫…”许向阳说。

    “我还以为是你,吓了我一跳……”刘宾尹没有看过那张照片,每次进梁晓永房间的时候她总是会把什么东西藏起来,他估计就是这个了。

    “你没看过吗?”

    “没有,每次去帮她换药送饭都不见她房间里走过照片什么的。”刘宾尹又巴了一口烟,然后嘴里吐出一圈圈的烟圈。

    外面风吹得越大大了,那些法师的法袍都被吹了起来。风吹到了刘宾尹的身上,他也打了一个寒战。

    许向阳的体质好,不畏寒,也就那样站着,任风吹。

    “这次谢谢你,我连为她办丧事的地方都没有。”

    “……”刘宾尹愣了一下,什么都没说转身进去了,留下许向阳一个人在那里看着。

    那些法师倒是很敬业,风吹得不小,有几个人已经抖得很厉害了,可是还是那着道具在那里晃来晃去。

    然后,许向阳就这样一直盯着。觉得,这更像是一场梦。

    门什么时候被推开许向阳不知道了。

    然后,两个身影到了许向阳身前。

    韩颖和初夏。

    “你们?”许向阳看着她们,手里都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许向阳…我知道,梁阿姨她…”初夏小心走到他面前,从上次生日宴,初夏差不多半个月没有见过许向阳了。就连在学校也是。

    然后这几天不知道韩颖在什么时候打听到了梁晓永离世的消息。她们才和老师请了假到这边来。

    起初她们是不相信的,两个月前才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

    但是现在,摆在外面的棺材,穿着黑袍的法师…失落的许向阳。这不会是假的了。

    “唉…节哀顺变啊…”韩颖看着许向阳,然后把东西都塞到他手里,韩颖又看了一下初夏,她正低着头玩手指,但是因为手上还有东西,这动作做得十分好笑。

    “许向阳…我…”初夏的东西被韩颖抢走了,自然也到了许向阳手里。

    “你们进来吧。”

    许向阳转身进了梁晓永生前住的那件屋子,那些她以前用得东西还在,要不是外面有着轻微的锣鼓声,他们才会觉得梁晓永不在了。

    许向阳,应该很难过。这是初夏想的,梁晓永对许向阳来说很重要…

    “过几天会有一个病人来住,我让医生先不动这里的东西,过两天我在收拾。”

    许向阳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床上,东西不少,但是全是吃的。

    这些…应该是沈初夏买的。他想。

    许向阳看向初夏,眼里闪过不明的光芒,韩颖看到了,但是什么都没说。

    “我去看看还有没有热水,走这么久手应该被吹冷了…”

    许向阳走向门外…他还记得

    那年——他才刚进孤儿院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初夏和他的关系特别近,有什么事情或者是好的东西都会和他分享。

    初夏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笑的,但是也总会有伤心的时候。

    那天,因为风雪太大的原因初夏养的一盆野花被冻死了,原本就养不活的,许向阳和她说了,但是她却犟得很,硬是不听。

    到后来,风雪一吹,就死了。

    初夏伤心了,但是她没有哭,至少许向阳没有看见她哭。只是她会猛吃东西。她对他说,让烦恼都变成便便,拉掉就好了。

    那时候许向阳还因为这一句话笑了她好久,他说:“你就是喜欢吃而已,还找这么好的理由干嘛。”

    “才不是”初夏反驳。

    ……

    到现在她还是喜欢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