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纵欢:狂傲枭凤最新章节!

    “这不是王公子,当时我可与柳眉姐姐有些交情呢,她就那么香消玉殒了,我甚是可惜。”我手中掂量着胡琴,拿松香擦拭着马尾做成了弓。“是啊,今天是喜庆的日子,咱们不谈旧人了。”

    这么快就变成了旧人,旧人,新人,许是你们男人说的算的。“王公子啊,宴会快开始了,你一身酒气在这后庭,也不好看,还是去前厅,看个热闹。”我已经想赶人了,真以为自己是风流才子呢,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一根烂黄瓜,没人要也没人怜。“这位妹妹说的对啊,我一定会捧你们的场的。”说完一捞衫摆,跨门而出,带走了那一身的酒气。

    “姐姐,那是谁啊,柳眉又是谁?”菲儿倒是问上了,“能是什么人,可不就是这家主子的宝贝儿子。”我轻蔑的看着男人在夜色中摇晃的身影。“刚才那位公子,就是王员外的儿子。”我在年幼的菲儿眼里看到了爱慕,年轻女子总是这么容易动情,“菲儿,他可不是咱们攀得起的人,我们做艺妓的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知足。”

    我很怕她是第二个柳眉,早早的切断她的念想总是好的。“可是我看那公子面善。”听到她的话,我就知已经晚了,这丫头怕是已经惦记上了。“善与不善,可不是凭眼睛就能辨别的清的。”能说的我必是要说,至于她后面的路,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

    “我说几个丫头,你们快着点,该你们上场了。”文质彬彬的管家急切的冲门口喊道,看来等了有一会了,我拿着胡琴,携着菲儿上了场,她不知是紧张,还是别的什么,整个手心都是汗水,搞得我也有些精神不宁。

    “一曲春花秋月,道尽人世苍凉啊。”听完我拉的曲子,坐在帘子后面的公子轻声细语的评价道。“既是春花必有谢的时候,尽然是秋月,总有月圆月缺之时,何来苍凉,只是心境变了,物也就变了。”

    那女人他很久没见了,自从那次路遇打劫之后,他们不曾见过,今日一见,她已然变了一个人,不似在他宫洺阁时候的躲避,也不似在路遇土匪时候的彪悍,更像是那竹子,柔韧性绝佳。他都有些不敢认了。

    “姑娘说的在理,只是不知,姑娘要的春花秋月是什么呢?”帘子后面的男人我感到莫名的熟悉,但又说不清楚他到底是谁,真是难为了我那木头脑袋,“我要的只是自己的春花秋月,不曾是别人的。”是的,我要的只属于自己,而不是别人的。

    “姑娘的说辞到也新鲜,望姑娘能够如愿所偿。”我离开了前厅,一切的谜语总是要在血雨腥风之后才见端倪,我等着暴风雨来得那刻,只怕烧着的不只是我,还有更多人,也好,这个游戏在很早有些人就已经参与,说不玩怕是迟了。

    “站住,你就是那个妓女?”一个尖锐的女声让这寂静的夜晚,颇显紧俏。“夫人,还是走吧,大人还在等着我们呢。”旁边的丫鬟急上了眉头,我却只是回头看着,从她的外表来看,她应该就是那个王公子的正妻了,是有些武将的风采,这要是放在一个男人身上,怕是遭人妒忌了,但放在一个女人身上,那就是笑话。

    “这位夫人,是在叫小女?”我盯着她那庞大的身躯,暗自猜测,王公子会被她在床上压扁吧,想想那个画面,我就不经意笑出声。“你这个女妓,好生大胆,是在笑话我吗?”这就是自卑人的必修课,他们都有一颗脆弱的心。

    “而且你看这还有别的妓女吗,我不叫你,是叫谁呢?”笑容重新又回到她的脸上,“夫人说的是,我这样卑贱的身份,怕是不能和夫人说话的,小女马上退去。”他***,她找我说话,还成了我的错了。

    “等等,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的胳膊顿时传来一阵灼痛,这个女人不会真的有练过武吧,那力气大的吓人。“夫人,自是说吧。”我想抽出我的胳膊,但她和我在较劲,丝毫没有放松,反而愈发紧致了。

    “管好你的眼,别光看着别人的男人,下贱的东西。”我晕,只不过和王公子聊了短短数语,她这么快就知道了,怪不得那个王公子又是喝酒,又是逛妓院呢,估计他在家里也不好受。

    “小女自是会管好自己,但也请夫人,管好自己的男人,别让他在糟践别的女人了,一个柳眉还不够吗?”我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离开她的掌控。我后面的话是说的有些直白,可是我也是气不过,为了一个男人,就害了另一个女人的性命,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些过了。

    为了旭日的东升,你我选择了放手。我摇摇晃晃的走在黑暗的街道,刚才在王员外的府上,虽说不想喝的,可是还是没办法,万事离不开一张嘴,更离不开一个情字,菲儿,我还是早早的把她打发回去了,不想让她这么早接触这些,说是我的私心也不为过。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薄薄的凉意还是透着毛孔流入体内,我的身体有些发颤,牙齿也在上次的碰撞。

    “杀人了,救命啊。”旁边的小巷,传来凄厉的叫喊,我的脑子根本一片空白。今个是什么日子啊,看着周围血红的小溪,我就不明白了,还真应了那句老话,“夜路走多了,总是会碰着鬼的。”

    从那个黑漆漆的小巷中冲出来一个男人,直接撞倒了我,我跌倒在地,刚才男人手上好像都是血迹,该不会是罪犯吧,我的神啊。我的脑子一下清醒了大半。等我站起,衙役里面的捕快已经走到了巷尾,看来想躲掉已经不可能了,要是现在慌慌张张的走了,怕是更说不清了。

    “站住,你是哪家的姑娘。大半夜在街道瞎逛。”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大声的呵斥,“这位大哥,小女子是第一妓院的歌妓。刚从王员外处表演出来。”我坦诚的说道。不敢有半分隐瞒。大汉盯着女子瞧了一会,模样倒是端正,只是不知这样的女子尽然是歌妓,难免心中有些遗憾。

    “说说你刚才看到了什么,还有你要跟我回一趟官衙。”果真是躲不掉啊,本是侥幸的心理,也彻底磨灭。“当然了,官大哥。”

    一番交代之后,我也总算是从那黑暗的官衙走出,不知不觉已经天亮了,这些官府还真是没人性啊,把一句话能问个七八遍,搞得我跟罪犯一样,最重要的是连打瞌睡都不准。

    经过彻夜苦熬,我看出来了,进一趟官府,那就是扒一层皮啊。感慨之余,我又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昨晚的事情经过我根本没看清,但是半夜他们一直询问的时候,我倒是想起撞我人的脸孔,那个脸孔尽然是秀明,现在想来也就当时我喝醉了,要是平时,我估计我肯定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