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健死了。

    再也没有醒过来的机会,不是所有事都能再来一次的。

    最先发现的是林雅,毕竟睡在一张床上,快要天亮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床上湿漉漉的。

    本来就半睡半醒,房间里还有种奇怪的气味,一下子就醒了。

    把灯打开。

    就看到床上一片血红,躺在旁边的王健双目紧闭,嘴角还带着微笑,似乎陷入了沉睡当中。

    林雅喊了两声。

    见他不回答,心中害怕,忙打开门跑出去喊王父王母。

    王父不在,王母好一会儿才开门,一脸不高兴,“天还没亮就乱吵吵什么,有那个精力不如去把早饭做好。”

    懒婆娘。

    林雅抓着她的手,表情很惊慌。

    “妈,你快去看看,王健他好像有点不对劲,床上全是血,我怎么都喊不醒他。”

    急得都要哭了。

    也顾不得两人之间有矛盾,她现在怕得要死,只想拉个人陪她去看看。

    王母:……

    当即眉毛一竖,一把推开林雅,指着她就骂道,“好啊,你这恶毒的婆娘,亏我儿子对你那么好,有什么好的都想着你,我这个当妈的都靠后了,你倒好,大清早起来就咒他,看我不打你。”

    早就受够了这娇气的儿媳妇,要不是儿子喜欢,她早就出手教训了,何必等到现在。

    呵。

    居然敢诅咒她儿子,这送上门来的机会不打白不打。

    说罢就扬起手。

    眼角突然看到手上的鲜红。

    王母顿时愣住了。

    林雅大哭道,“妈,你去看看吧,求你了,王健他好像真的不大好了。”

    心里很害怕。

    王母用力推开她,就朝两人的房间急步走去,林雅措不及防,被推出去好几步,如果是在平时,早就打上去了,此时也只是努力稳定好身体,紧跟在王母身后。

    林雅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关门,王母直接进屋。

    就看到大床上,儿子一脸安详的躺着,似乎正在熟睡,弯起的嘴角让人以为他正在美梦之中,当然,如果不是那身体底下还在渗出的鲜血,她一定会那么以为的。

    那血并没有渗得整张床都是,毕竟床那么大,但也占了一张床的大部分,蓝白碎花的床单上,一片鲜红,看起来触目惊心,偏躺在床上的人似乎并未察觉。

    王母觉得有点头晕,身体晃了晃,林雅赶紧上去搀着她,“妈……”

    并不是关心,而是害怕,如果王母倒下了,她该怎么办。

    这一次,王母并没有推开她,当然也没看她。

    而是小心翼翼的喊王健的名字。

    但并没有听到回答。

    王母又喊了几声。

    慢慢的走上前去,伸出手轻轻的推了王健的肩膀一下,然后,王健的头就掉下来了。

    在地上滚了几圈,就不动了。

    王母愣了一下,连尖叫都没有,眼皮一翻就倒了下去。

    林雅吓得心脏都要停了,控制不住自己的大叫起来。

    “啊……”

    王健的头就在地上,歪着,对她微笑。

    林雅:……

    浑身发抖。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倒在她身上的王母,不停的摇着头,眼睛鼓得老大,神情仿若疯癫。

    “死人了,死人了……”

    转身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

    天快要亮了,但还是很安静,只有几个老人在花园里散步打太极什么的。

    林雅声音很大。

    很多还在睡眠中的人都被她吵醒了,纷纷抱怨,还有人不满的吼,“大清早的,吵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但没用。

    林雅已经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她只知道自己很害怕,怕死了。

    因为太害怕,下楼梯的时候直接摔了下来,磕破了头,脸上都是血,想爬起来,但腿又不给力,只得手脚并用往前爬,一边爬嘴里一边念着,“死人了,死人了,好多血。”

    有人听到响声,忙过来看。

    就看到一个女人穿着睡衣在地上爬,像是受了伤。

    也没立即过去,而是去找物业。

    开玩笑。

    现在社会这么险恶,坏人脸上又没标签,人呐,还是要谨慎些。

    物业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

    老人就说在几栋楼梯口有个人好像摔倒了。

    物业忙拿着电筒过去了,老人紧跟其后。

    林雅还在原地。

    物业见状,忙上前把她扶起来,问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看林雅一头的血,物业就想是不是遭家暴了。

    心想现在的男人真不是好的,娶个媳妇就要好好疼嘛,打人算什么,现在好多人还光着呢。

    林雅很害怕,瑟瑟发抖,抱紧自己,“死人了,死人了。”

    物业:……

    槽。

    不会吧。

    今天他执勤,不会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吧。

    脸都变得严肃了。

    忙问林雅怎么回事。

    林雅摇着头,浑身发抖,双目无神,“我不知道,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杀的,头也不是我碰掉的,不是我,不是我。”

    物业一听。

    顿时觉得这事不妙,内心无比的苦逼,瞬间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忙问林雅住几楼。

    然而林雅只是摇头,嘴里喃喃自语。

    物业只有一个人,也不敢去,就给同事打电话,恩,还顺带给妖妖零妖呃零打了个电话,以防万一嘛。

    没一会儿,同事就来了几个,把林雅交给其中一个照顾,几个人就上去了。

    王健家就在三楼,门大开着,客厅里的灯还亮着,物业保安也没立即进去,先是敲门,然后再外面喊了几声,都没人应。

    这才小心翼翼的进去。

    才进入客厅,就看到其中一个卧室地上躺着个人。

    物业忙走过去。

    才刚到门口,顿时就停住脚步,后面的人忙问他怎么了。

    物业一脸严肃,“别进去,这里死人了,等警察来。”

    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脸上的震惊。

    想了想,马上又给妖妖零打了个电话,这次就很严重了,真的死人了,头都掉了,一看就不是正常的死亡。

    警察来得很快。

    警车一路呼啸着,小区里已经站了很多人了,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

    看警察来了。

    都住了声。

    警察一脸严肃,直接上了三楼,封锁现场。

    人是死在卧室里的。

    一进去,就看到地上倒着个人,床上还有个人,只是没有头,头掉在地板上。

    警察:……

    初步断定这应该是一桩谋杀案。

    呵。

    没有自然死亡会把自己的头从脖子上死掉的。

    然后就是一系列的信息收集工作。

    王母还有气,应该只是晕过去了。

    床上那位就惨了。

    死得不能再透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游7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游7并收藏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