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鬼才夫人生活录最新章节!



    管迪蹙着眉,要信不信的样子。等到宝儿进了婚车,哭声渐渐平息,他才把眉头展开,长舒口气,心里想着:可千万别再出岔子了,他可受不住一场成亲起起落落。一辈子拢共就一回,他还是盼着太平点儿好。

    可是老天爷没听到这心里话。等一对新人到了管家的时候,喜娘司礼等人开始准备新人拜堂的事,可是一切完毕,却发现当婆婆的公孙夫人不见了。

    管迪和宝儿被吓了一跳,宝儿一把掀开面前珠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找。”

    于是一众人又开始忙忙碌碌找公孙琴,屋里屋外,墙内墙外,东院西院,都翻了一遍也没见着人。眼瞧着太阳都要往西沉,良辰吉时,眼看着要过去,万分焦急的管迪忽然灵光一现:“派人去北城门外的官道上看看,母亲说不定在那里!”

    “哎哟,来不及了!公子,便是能找回夫人,再折回来时间也晚了。”

    “谁说时间晚了?”宝儿扒着眼前珠帘,“哪个规定拜堂非得在家中?”

    喜娘一愣:“这……不在家中在哪里?哎呦,我说姑娘,我的小祖宗,您就别闹了,赶紧……”

    “阿迪,我们去找娘亲,来不及的话就在城门处拜堂。你可同意?”

    管迪深深地看了眼自己妻子,最后握起她的手,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小两口就不管喜娘阻拦,给祖母伯母打过招呼,急匆匆往北门赶去。

    北城门处,公孙琴一身新衣,怀抱着一袭做工精细的男式外袍,踮着脚神情焦躁地望着北方,像是在等候什么人。

    听到后头响动,公孙琴回过身,诧异地看着一身喜服的儿子儿妇:“你们怎么来这里了?不是今天拜堂吗?赶快回去,你父亲和我一会儿就到。”

    管迪和宝儿同时僵了僵,管迪强笑着来到公孙琴身边,接过她手里的衣服柔声说:“母亲,回去吧。我跟宝儿还等着您呢。父亲这里,我派人看着,他一来,就接他回去。”

    公孙琴点点头,有些纳闷有些沮丧:“他到底是被什么绊住脚了呢?怎么就连自己儿子的成婚礼都来不了呢?”

    “父亲想是公务繁忙吧。”管迪低着头,声音含糊。

    公孙琴又点点头:“是了。他是挺忙的。你子龙叔叔也没有来,想来是和他一道呢。”

    管迪笑着应和:“对。母亲说的极是。”

    一旁的宝儿见此实在看不下去,她很冲动地一步向前,挡在公孙琴面前。可是张张嘴,却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管迪瞧着她,对她微微摇头,宝儿装作没看到。扭身对公孙琴说:“娘,爹爹来不了,咱们回去肯定错过吉时。要不,我跟夫君就在这里对着北边拜上三拜,权作对父亲作拜吧。”

    公孙琴愣了愣,随即绽开一个笑容,拍着宝儿的手说:“这点子好,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还是宝儿聪慧。迪儿,我看宝儿说的对。你父亲不来,你跟宝儿就对着北边拜一拜,全作拜他了吧。”

    管迪抿抿唇,手下紧紧握着宝儿,声音缓缓地答复自己母亲:“好。我们对北方拜父亲。”

    公孙琴瞬间就笑开了颜,接过管迪手里的衣服,站在北边,带着满足而依赖的笑意,仿佛她身边就站着管休一样接受着儿子和新妇的叩拜。对于这叩拜是否合理,是否会招人诟病,甚至宾客是否会质疑,她都不甚在乎。或许,在她看来,这个家,有丈夫,儿子,儿媳,就算完整了,就算足够了。

    管迪成亲的第三天,随宝儿一道回门。在拜见过长辈后,管迪跟蔡斌蔡平提起了投许都事。

    蔡平当时低下头,蔡斌则目露复杂地看了看他,最终长叹一声,什么也没说,起身出门了。

    “你若是想去便去吧。只是要记得活着回来。你母亲这样的情形有一个就够了。你不能让她没了夫君,再没了儿子。那会要她的命。”待蔡斌出去后,蔡平如是说。

    “还有,宝儿还年轻,我不想让宝儿做第二个她。你若是身有不测,我会命宝儿改嫁。”

    管迪低着头,袖子里的手紧紧攥成拳头。对蔡平这话,他什么花里胡哨的保证也没说。只是在良久以后拱起手,对蔡平道了句:“谢岳父大人成全。”

    蔡平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心底不禁又生感慨:像,真像!连这举止都像他父亲。看着温润,实则执拗,认准了的事,便是千人阻挠,也一定全力以赴。他怎么就认识这么一对父子了呢?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蔡平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管迪自然也不知道。

    他只是在回去之后把决定又告诉了宝儿一遍。宝儿僵着身子,开始一言不发地给他收拾行李。公孙琴则在一边细心地指点吩咐:她有过这种经历,甚至在梦里曾经无数次的回放过这种经历,对于参军行军要带的东西,早已经烂熟于心。

    那天晚上,宝儿在榻上妩媚热情,仿佛妖物一样缠着管迪。管迪动作温存耐心,像是在朝圣一般,轻柔虔诚地吻过宝儿的每一寸肌肤,抚过她的每一寸纹理。

    云散雨歇时,宝儿靠在管迪怀里,似睡非睡,一语不发。好一会儿,她才忽然执起管迪左手,对着管迪左腕狠狠咬了下去。管迪猛抽了一口冷气,咬着牙,一声不吭,忍妻子下口。

    等到宝儿尝到自己口中的血腥味儿了,她才轻轻张口,放开管迪。

    “这是我做的记号。你是我的,便只能是我的!就是阎王爷也不能把你收走!”

    “百年之后,只能是我死在你前头!这样我才不会为你伤心难过!才不会……”

    宝儿话没说完就被管迪吻住了嘴唇,管迪动作依旧轻柔,在亲吻的间隙,宝儿迷糊糊听到管迪说:“花了近十年光景才娶你到手,我怎么舍得你伤心难过……”

    几天以后,管迪终于还是离开了颍川。北上许都。

    临行前,蔡平把一封信交给他,让他带给蔡妩。信里的内容是什么,蔡平没说,管迪便也不问。公孙琴同样有信交给他,只是管迪看着信上的署名,心里一片凄楚涌出。他听到母亲如此交代他:

    “战场刀枪无眼,迪儿,你要当心。”

    “跟随曹公去讨伐乌丸千万要记得带我给你备的那些丸药。你外公曾跟那些外族打过交代,他们塞北那里,缺医少药,一旦病倒,就再难站起来。”

    “若是见了你父亲,告诉他也万事小心。我有按时吃药,家里也有宝儿照应呢,要他不用挂念。”

    管迪对这吩咐一一点头。然后扭头看了看路尽头:那里宝儿没有出现。她的原话是:我才不去送你,才不会让你看到我伤心流泪。这样你就会一直惦念着,才会一直想着,要平安回来,找我质问究竟!

    那个别扭的傻姑娘,这会儿肯定已经在家里哭肿了眼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