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鬼才夫人生活录最新章节!

    江氏的去世来得太过突兀,让全家人都没有一丝准备。而最早发现这件事的蔡妩在王氏一到江氏卧房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王氏紧搂着自己的小女儿,边拍打安抚边对旁边站着的张氏使眼色。张氏会意,赶紧派人往魏先生和林大家那里递消息:家里出丧事了,孩子们的课业先停了吧。

    蔡妩趴在王氏怀里,“呜呜”哭得伤心。她有些接受不了这消息:明明祖母昨天还好好的,怎么才一晚上功夫,人就没了呢?

    蔡妩很迷茫。她浑浑噩噩地被李女带了下去——母亲担心看到祖母遗体的事会再次给她造成惊吓,故而让她远离丧房。这并不能让蔡妩心里好过多少。蔡妩知道,在故去祖母的院子里,大人们在忙忙碌碌,而她们则都被林大家拘着,灵堂未建好时,他们不能到处乱跑。

    蔡妩曾偷偷地溜出,潜到祖母的院子里扒着门框,试图想确认祖母的死讯。可是却在厅堂见到了她母亲干练有序的操持身影。

    这个在她面前一向慈爱温柔的女人对突如其来的治丧之事表现的冷静果决和强悍利落。

    “梁女,给老夫人把寿服换好。”

    “玉儿,速开库房取白布,裁制孝衣。。”

    “管家安排人在府中挂幡设灵,然后告诉平儿,他父亲不在的这些天,由他代父守灵。”

    “阿哲,赶紧写信通知南边,让老爷带人速速回程。”

    “李女,这些天你给我盯好内院。在这个档口凡是被报惫懒疏忽,偷奸耍滑的人,休怪夫人我翻脸无情!”

    简明直白的命令一条接一条地传达出去,让人丝毫看不出这个女人在一刻钟前也曾跟她一样被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撼得手足无措。蔡妩不知道王氏这种精干是多年沉淀,后天历练,还是天赋如此,自来便会?她躲在门后,看府里的下人管事一个个被震慑,被敲打,老实巴交地去干自己份内事。看等屋中腾空,人皆散去,看她母亲像失去浑身力量一样,颓坐席上,双手覆面。

    那里有清泪一滴一滴地滑落指缝:原来她不是无动于衷。至柔至刚,她只是习惯了在蔡斌不在的时候要强坚忍。撑起家,撑起府门。

    是哪个人不负责的告诉她,古代女人都是头发长、见识短?鲜少有独立人格,多半为男人附庸的?后世无知,总是想当然的抽象她们。而她眼里:不管是林玥博学在前,还是王璃干练于后。这些活生生的人没一个是单调枯燥的符号!

    就连她过世的祖母,也一样血肉丰满。生在无常尘世,历经喜怒悲乐,最终归于苍茫了无。这是祖母的路,也是人生的必经之途,走完了,便终结了。

    蔡妩隐在暗处,没去打扰王氏,无声地退了下去。

    七天以后蔡斌回来,蔡妩于灵堂上陪着王氏哭灵谢客,早已如脱了水的娃娃。见到蔡斌时整个脑袋都还浑浑噩噩,无从思考。等蔡斌扶着母亲的棺木嚎啕大哭时,蔡妩才终于被惊醒过来。一种血脉相连的压抑感和从蔡斌身上溢出的悲痛感淹没了蔡妩的头顶。她刚刚才调节好自己的心情,可蔡斌一回来,哭声一起,蔡妩眼泪立刻像不受控制般“啪嗒”“啪嗒”掉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哭?为老祖母生命伤逝?为心疼自己父亲?还是身有所感,物伤其类?

    人世无常。生与死的界限模糊相近,如此容易地就能跨过去,要跨回来,却又如此之难。蔡妩想:自己终究还是俗人一个,眷恋凡尘烟火,忧伤悲欢离合。即便再世为人,她也还是心里柔软。做不来四大皆空,享不来六根清净。

    江氏的葬礼很隆重盛大,极尽哀荣。

    蔡斌常年在外,交游广阔,吊唁者繁多。蔡家夫妇承着丧母之痛来答谢前来吊唁的亲朋,忙得不可开交。长子嫡孙的蔡平在这场丧事里也终于表现了前所未有的担当和坚韧。这个调皮捣蛋又愣头愣脑的小哥哥一夜之间褪去跳脱,担负起了所有他该承担的东西。

    来自两个妹妹婆家人的吊唁,都是由他出面接待。他未来的大妹夫江烁是先祖母的堂侄孙,跟他相差不大,这次来一是吊唁堂姑母;二是告诉蔡家,即便堂姑母不在,这婚事也一样作数。等蔡家除服,江家就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