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鬼才夫人生活录最新章节!

    “哦?仲德之意是?”

    “袁本初去年在界桥大败公孙伯圭,如今据燕、赵之地,有虎视天下之心。但是此人却智虑不济,用人不明,主公自己思度:您当真可为袁本初之下?恐怕未必。主公您龙虎之威,若去冀州,有朝一日袁本初必对您心生忌惮。投他?岂不是在效韩信,彭越之事?”

    曹操闻言捋着胡须点点头,沉思片刻后看着程昱皱眉说道:“仲德的意思我明白。可是现在军粮不济,手下将士士气低落,兖州情形着实严峻呢”

    程昱赶紧上前一步紧劝:“主公,如今兖州虽残,但还有三城!主公手下能战之士,亦不下万人。以主公之能,加上诸位将军,及文若、志才、程昱等人,整合收用,何愁霸业不成?主公,去于他处,实为不智,望您千万三思啊。”

    曹操听完看看在座已经习惯在谋士们发言时保持沉默的夏侯惇等人,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望望程昱道:“就依仲德之言。这就着人回复,婉拒袁本初。”

    程昱松口气,如释重负地笑了,退后长揖行礼道:“主公英明。”

    曹操赶紧扶起程昱,自嘲地摇摇头,“可当不起先生这一礼。要不是先生之力,曹某自徐州回来恐已无处可归。”

    程昱愣了愣,抬眼看看面前人毫无做作之色,心头不禁慰然。这样的主公才是真主公嘛。也不枉程某人先前在他做济南相时就看好他。

    却见曹使君在扶起程昱以后,把老头让回坐席,看看帐下诸人,想起一个事来,不由开口问道:“志才那里有半个月没来议事了吧?你们谁新近看过他?他身体如何了?”

    与戏志才交好的乐进听后回答道:“末将昨日去过志才先生府上。他身体倒是有些起色,只是……咳咳……”乐进说着掩饰地轻咳了几声,给几位同僚一个:“你明白的”眼神,而后就闭上嘴巴,开始装木头。

    在场的几个会意的将领一愣后反应过来既是一阵哄笑:谁能想到那位战场上以计破敌,刀柄火光巍然不惧地戏大先生竟然是位及其惧内的主呢?且这位高夫人当真是个及其彪悍的人物,才不管来府上拜访的是将军还是军师,是刺史还是郡守呢。但凡敢扰了她家男人静养,立马横眉立目,没带一声好气的下令哄人。走的快了还好,走的慢了,搞不好她真会下令仆役拿扫帚往外扫的。

    曹操也笑得很是欢乐,说来他也是被高翠下过逐客令的众员之一,只是人家根本没当回事。这会儿看着手下人哄笑更是挺体贴的交代:“既然他那身子还没让他夫人完全放心,那就让他多养养吧。这段时间不要去上门打扰他了。”

    众将点头应诺后,见曹操已经摆手示意,才各自带笑得行礼退出。

    在戏志才的府上的书房里,本应该是好好休养着的某位军师,这会儿却躲着老婆孩子偷偷跑到书房,从成堆的公文里随手抽起一卷竹简文书打开细阅,阅完后眼睛弯起,摸着下巴,脸上浮现出淡淡笑意,只是嘴里却毫无同情之态地说了句:“啧啧,可惜范县的大户喽,这次可得让文若整惨喽。”

    引他发感慨的文书上是一条范县治政的回报。屯田之事遭蝗灾突袭,成效立减,而县内百姓也跟着饥寒交迫,但城中大户商行却趁机哄抬物价。这现象要是在太平年代,早就被朝廷下令打压了。而在乱世中,各路诸侯忙着争地盘争兵马,忙着拉拢各地世族豪强,根本无暇顾及这事。

    但是放在范县让荀彧看到就不成了。荀文若先生在灾变刚起时,就下了一条颇令人惊异的政令:“凡天灾人祸之年,有囤积居奇,哄抬物价者,杀无赦。”政令下去以后,各个地主大户,世家商人很是不以为然,虽表面恭恭敬敬地冷眼观察,但心里却嗤笑:切,你荀文若是不是脑袋被蝗虫啃了?不抬物价我们赚谁的?天灾之年不抬价难道丰收年抬价?当我们傻子呀?

    于是人家根本没拿那条政令当回事,还是该干嘛干嘛,仿佛荀彧就是个摆设。哪知道荀彧他还真把自己当摆设了,政令颁出后,这位爷跟忘了自己下过什么令一样,该忙忙,该闲闲,压根儿没有打算执行政令的意思。地主们放心了:就说嘛,你荀文若自己还是世家出身呢,怎么可能不明白这里头的弯弯绕?要办我们?那就是在砸你们自己家的门路。于是更加放开手脚,明目张胆的违令违法。

    结果半个月以后,老几位家忽然收到一封请柬,居然是荀彧诚邀他们赴宴。几个老滑头商量后觉得此事可行:怎么说荀彧也算半个自己人,应该不会做什么唐突事。于是收到请柬的众位很安然地赴宴去了。谁知酒过三巡,上首的荀彧忽然起身,收了一脸一脸温润笑意。拿着一卷竹简,当着满庭宾客的面朗声念出四十几个名字,然后杯子一摔,呼啦啦几百个兵丁涌入厅中,荀彧声音利落:“把刚才念到名字的全部锁拿下狱。”

    紧接着就是一阵枷锁上脖,镣铐上手的声音,所座宾朋还未及反应就被拽到了大狱里,连给外头招呼支应一声的机会都没有。而厅里剩下几个也战战兢兢地看着荀彧:我去,敢情这姓荀的在这儿等着人呢!这这……这哪是请人吃饭?分明是鸿门宴嘛!

    谁知荀彧见人被带走后竟面不改色地回过神,温文有礼地对着剩下的人赔罪,然后很小心地透露:“我这也知道大家伙都有难处,这样不也是没办法嘛。其实我倒不是真想杀他们,怎么说我家也该算咱们中一员,咱们还是一路的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