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鬼才夫人生活录最新章节!

    王静不觉得自己这是在重生。。

    因为在她的印象里,自己是没有死的。前一刻她还躺在自家大床上休息,后一刻她就看到了低垂着的青色帷幔和用铜钩挂起的素色布帘。她自己则躺在一张红木制作的婴儿床里,床边是一位慈眉善目的中年妇女,正哼着童谣轻拍她,哄她入睡。。

    王静有些疑惑: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比遭雷劈的几率大不了多少吧?怎么就糊里糊涂摊到她身上了呢?她想不明白她一个花信年华的姑娘,不逮成家立业,未曾上孝高堂。没干过天怒人怨的缺德事,也没干过惊天动地的英雄事,怎么一觉醒来,就被发配到这么个古香古色年代不明的地方了呢?

    王静开始试图用鸵鸟心理安慰自己:这是在做梦!这是在做梦!这肯定是在做梦!鸵鸟几天以后,王静发现:奶娘李氏的奶水和自己弄脏的尿片,以及她出声时那“……依依……呀呀”的叫声,都在彻底向她宣判:现实很残酷!你不是在做梦,你在真正经历。

    王静傻了眼:穿越书、穿越剧再好看,也不过是闲暇的娱乐、大餐的甜点、茶余饭后和朋友胡侃的谈资。论起体验感触?那她就是那好龙的叶公,充数的滥竽。真架势不来则已,一来她立刻就怂。

    怂了的王姑娘心神不定,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半个月。半个月里她拒绝开口说话。她像是在逃避现实的小孩儿,情绪一阵好一阵坏。好的时候她会自我安慰:嗯,说不定她前世猝死,只是忘了喝孟婆汤,这样是老天爷给她的第二次机会。她可不能浪费了。坏起来就无声流泪:她回不去了。即便睡过去再醒来,她也还是回不去了!这消极认知让王静觉得无比沮丧。每每入睡醒转,见周围皆是古香古色时,王静都觉得心里沉甸甸、空落落。她开始下意识地寻找她睁眼后看到的熟悉人、熟悉事。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

    穿越于她,不知前景,不知归途。她是一个丢了车票,不知如何回家的流浪儿,矛盾踟蹰,满心彷徨。

    表现在外就是……她这辈子的生母王氏发现:自己女儿不再如以前一样活泼好动了。

    爱女心切的王氏以为自己女儿是有了什么不妥。抛下了大把家事,一副心思都耗在惊魂不定的王静身上。让王静在感激之余,还生出一份惭愧:占了人家的女儿名头,没做成让人家娘亲觉得欣慰的乖喜事不说,反而累赘一样,让娘亲守在身边,担忧不已。

    如此想着,王静一边在心里忏悔自己的罪行,一边安静地趴在王氏的肩头。讨巧地拿脸蛋蹭蹭王氏的脖子

    王氏笑了笑,用一双温澈的眸子慈爱地望向自己的女儿。

    王静也眨眼睛,无声无息地回望她:她真的是个很美丽的女人。二十五六上下,高挑的身材,绰约的体态。两道修长细密的柳叶眉,一双水汪凝亮的杏核眼。妩媚端庄,沉静精敏。每每面向她时,那双明眸中闪烁的温柔和慈爱总能让王静这个漂泊异世的灵魂感到安稳舒泰。

    王静暗想:所谓血浓于水便当如斯吧。

    王氏身后是一位鹅蛋脸妇人。淡眉细目,人长得很清秀,话很少。每次开口,都柔声慢语,态度恭谨。每次王氏来,这个妇人都会安安静静地守在她们一旁,乖顺柔静。

    王静猜:她可能是王氏的贴身侍女。。

    王静来此半月,惊慌半月,王氏便扔了家事,每天来看她哄她半月

    她最常问奶娘的话便是:“李女,今天二姑娘可曾哭闹不止?”。

    而被称为李女的奶娘最常的表现就是,摇着头,面上带了讨好的笑意跟王氏说:“没有。二姑娘刚醒来,夫人您就过来了。想是母女连心,她知道您来了,就一直安静乖巧。”

    王氏当然也没把这恭维当回事。大多时候她都是看着王静淡淡地笑开。然后拿着床边一个彩球递到王静眼前,声音柔和地诱哄:“阿囡,我是娘亲,来,叫……娘亲。”。

    王静勾着王氏的脖子,眨着溜圆溜圆的杏眼看向王氏耳侧的流苏,死活就是不肯开口:眼前这位女子于王静来说,有一种发自本能的亲近。不管是身体里特带的骨肉间血脉联系,还是王氏对她从内心深处露出的温柔爱护,都能让王静联想起一词:母女连心

    但正是这种生理上不受控制的亲近,让王静觉得措手不及:骤然开口人叫娘亲这种事毕竟超出王静的心理承受力。每次王氏一教她说话,她都在心头泛起一阵涟漪。王静想:这样做是不对的。她不能这样折磨人家做母亲的。再说,她万一回不去,她又不能当一辈子哑巴。早晚她是要开口叫人的。可是若让她屈服,她又无论如何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沉吟片刻,王静想了个折中的法子:她抓起了自家娘亲散下的一缕头发,试图在不开口说话的情况下对王氏展现一个亲近善好的笑。几个月的孩子,一副包子脸,眨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自家娘亲,手里捏着缕头发傻乎乎的“咯咯”笑声终于让一直被女儿搞得状态提心吊胆的王氏松了口气。

    王氏睁大了眼睛,惊喜而悦然地转过身对着身后低眉顺眼的侍女道:“玉儿,你刚才看到没有?她笑了,她对我笑了!”。

    被称玉儿的那位半抬了头,沉默地瞧瞧王静,欣慰地笑笑,又低下了头。

    王氏似习以为常侍女的不捧场行为,也不以为杵。瞧着女儿精神还好,王氏晃了晃手中彩球,点着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