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股排山倒海的冲击力从爆炸中席卷开来,犹如海啸般凶猛的力量碾过长空,天地都在这一刻层层崩裂。然而相比起这如末日般的视觉冲击力,更为让人们震撼的那道被撞飞出去的庞大身影,以及那从空洒落下来的一股鲜血。所有人目瞪口呆,俨然就像看到某种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心中震撼难平:“这……”

    之前他们还保守的估计,传说弑魂仙甲的龙公子,战体力量绝对达到跟萧遥同一个水准,可现在呢?现实却活生生狂扇了他们一巴掌,谁能够想到,三重境巅峰的龙公子在借助弑魂仙甲,强行提升己身一倍之多的能量以及战体密度,可还是直接被萧遥轻轻一撞,就给撞得咳血倒飞出去,这尼玛也太脆了吧?

    更加让他们震惊的是,那件由苍生人族出品,号称无懈可击的弑魂仙甲也被萧遥给撞碎了,洒落大地上变成废铁,这特么着实让人无法想象!

    “错了错了……”这时囚牛面带苦笑的叹息一声,那双蔚蓝的眼眸透着一股睿智的恍然大悟:“我们之前只计算他的皮肉密度达到星域层次,可却忘记把他那比肩超级星域级别的骨骼!两者加起来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单从空间的函数来计算,一个星域外加超级星域,两者叠加在一曲的密度,真的还只是星域级别密度吗?”

    他这话一出,边上的众人一个个神情震动,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囚牛继续说道:“而且你们别忘了,他是苍生人族的成员啊!龙公子穿着他们这一族打造出来的战甲跟他比战体强弱?这不是自取其辱嘛!难怪他连召唤战甲都没有,直接就用战体跟龙公子对撞,感情在他眼里龙公子根本不值得他召唤战甲啊。”

    囚牛这一番解释,顿时赢得所有人的赞同,一时间所有人看向虚空中那道消瘦的身影,心中惊叹连连,最后的一丝杀意也荡然无存,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想也没用!试问,身为苍生人族成员之一的他能没有弑魂仙甲吗?这不可能的事情嘛!

    至高无上的混沌能量,时间之力、空间力量、基因力量、外加那一具刀枪不入,具备免役系统的傀儡,以及还未穿戴的弑魂仙甲……这特么简直就是无敌的代名词啊,面对这样一个勇猛无双的家伙,谁人还敢打他主意?更何况萧遥没穿战甲就已经具备摧枯拉朽之力了,要是把他惹恼了,穿上弑魂仙甲,到时别说他们这些人了,就算再多几百个,怕是也不够人家杀!

    他们在这自以为是的推测着,甚至一致认定他们的想法就是真的,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萧遥根本就没有弑魂仙甲这种逆天级别的科技武器!

    不过就算是如此,此刻的萧遥已经完全具备无敌风姿,单凭他这强大无匹的战体就足以横扫一切,更别说是他三种超神之力,外加有混沌能量这种超级燃料推动了!

    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吼……”唯有龙公子依旧倔犟的认为,自己的力量可以击杀他。所以在被萧遥撞伤之后,弑魂仙甲破碎之后,反应过来的他,除了愤怒以外,更多的是一种疯狂。

    他就像是一个赌输钱的赌徒,根本已经没有半点退路可走,所以他只能搏,孤注一掷的奋力搏杀萧遥。

    庞大黑龙口吐一枚力量结晶,三种半的超神之力游浮在力量结晶周围,形成一圈圈恐怖的气焰,彷如一枚龙珠般绽放着毁天灭地的威能。

    萧遥神情淡漠的看着他,目光牢牢锁定着那颗在他最终沉浮的力量结晶,眼底精光游浮:“放弃挣扎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放屁,本帝君一生征战无数回,从未对他人低过头,你想让我认输?”龙公子面目狰狞,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癫狂:“没门,今天本帝君就算是死,也特么要抱着你一同下地狱!”

    萧遥听完郁闷无比,他真心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让他这般记恨自己?说到底还不是这家伙自己贪婪心作祟,怎么反过来却成了自己的不对?蛮不讲理嘛!

    对于这种野蛮的人,萧遥唯独能做的就是比他更蛮狠,所以不等龙公子发动攻击,萧遥率先发动了,只见他整个人突然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龙公子头顶,右手紧握呈拳,仿若要把这片天地打穿一样声势浩荡的砸在龙公子脑袋上。

    突如其来的攻击,把龙公子砸的一脸懵圈,嘴里惨叫连连:“你特么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这是他前所未料的事情,因为在过去的几次战斗中,萧遥都是等他大招酝酿完毕,然后在由自己发动攻击。可这次呢?马勒戈壁,竟然不等自己酝酿完,这家伙就率先偷袭,太无耻了啊!

    龙公子心中悲愤,本来处于融合状态的力量结晶,被萧遥这一打断顿时涣散,再次回归到他灵魂禁区中。力量带来的反噬,震得他奇经八脉一阵酸痛,气血沸腾如水,加上萧遥那不断落在他脑袋上的拳头,每一击造成的伤害,更让龙公子有种被一万艘战舰碾过的错觉,疼得他口咳鲜血,心儿都跟着颤栗。

    他剧烈扭动着龙身,想要把萧遥掀出去,然而这家伙却跟蚀骨之虫般牢牢依附在他后背,任由龙公子如何挣扎,甚至动用能量反震,依然无法把他掀飞。

    “啊……”

    龙公子怒吼连连,力量结晶因为受到冲击,短时间内已经无法激活,在不能使用超神之力的情况下,他一身能量实在太过微乎其微了,不仅没有萧遥浑厚,甚至还被萧遥的混沌能量完全压制,这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混沌能量比龙公子体内的能量高级不知几个层次!

    萧遥浑然不管他的惨叫,徒手抓住龙公子后脑勺的那根犄角,抡起拳头就是一顿揍。每一拳蕴含的力量砸下去,爆发出来的威力震碎了龙公子体表那曾坚固的鳞片,砸得他血肉横飞,骨头爆裂。

    对于这种想要杀死自己的人,萧遥完全没有半点仁慈,甚至打起龙公子那颗力量结晶的主意。在萧遥看来,你特么既然敢妄图掠夺我的努力成果,老子自然也不会客气。

    他太凶残了,徒手探进龙公子后脑勺的伤口直入脑壳之中,抓住他那条脊椎骨,然后狠狠往外扒拉,哧啦一声,一条龙筋就这样被萧遥抽出来。

    “啊……你敢抽本帝君的筋?”惨叫之中的龙公子目露绝望,同时又一脸凶戾,他想要鼓动能量自爆,把这个该死的家伙一同拽进地狱。

    然而萧遥察觉到他的能量波动之后,当即调动混沌能量贯穿他的能量库,将龙公子好不容易凝聚成形的能量打散,然后在他的惨叫声中,淡声哼道:“老子不仅要抽你的筋,还要取你的力量结晶,你特么能耐我何?”

    说话之间,萧遥把手里的龙筋丢进小乾坤中,染血的右手再次窜入他脑壳里,使劲的掏来掏去,搅得龙公子脑浆成一团浆糊。

    “住手……”他怕了,向来高傲霸道的他见到这般凶残的萧遥后,他终于感觉到恐惧是什么滋味。因为龙公子明白,如果在任由他这样搅下去,到时候整个脑域真的得崩溃啊,何况这家伙竟然还想取他的力量结晶,这句话就跟梦魇一样缠绕在龙公子心头挥之不去,吓得他心魂都跟着颤栗不停。他深知,一旦力量结晶被掏走,那一切可就真的完了!

    “放过我,本帝君给你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甚至把我天雄宇宙的瑰宝技术送给你也是可以的!”他真的很高傲,哪怕是求饶,都特么跟是在要求一样颐指气使。

    “这就是你求饶的态度吗?”萧遥无动于衷,探进他脑壳中的手掌继续掏啊掏,聆听着龙公子的惨叫声,一脸淡漠:“如果你求人就是这种求法,那么我只能跟你说一声抱歉,老子不接受你的请求。”

    求人还想挺直腰杆?做你的白日梦吧!

    “别……”他疼的心肝都在发颤,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前所未有的恐惧席卷而来,不断冲击着龙公子内心深处的高傲,加上强烈的求生欲,他与生俱来的尊严在这一刻动摇了:“那你想要本帝……想要我如何求你?”

    他变得低声下气,只求后背上这个凶残暴戾的家伙能够饶他一命,不取他的力量结晶。

    “求人还要老子教你?那还是别求了,我这就送你去跟我媳妇报道吧!”郁垒可是地府的阎君,一直以来每次大难不死之后,萧遥都跟夏千秋说,阎王是自己的把兄弟。可谁知道自己跟她无缘做兄弟,却反而成了夫妻啊?一想到这,萧遥冷漠的脸庞浮现一抹恶趣味。

    可龙公子听完他这话后,虽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可他却能清楚的感受到这家伙的冷酷无情,这是没得商量啊!

    他愤怒却又不甘,鼓动最后一丝能量,想要激活力量结晶。然而就在这时,龙公子惊骇的发现,一只手掌窜入自己的灵魂禁区中。这只萦绕着蒙蒙紫光的手掌,在他悲愤的不甘之中直接抓住那颗鸽子蛋般的力量结晶,然后快速离开。

    那一瞬间,龙公子觉得天都塌了,整片世界一片漆黑,完全没有半点光明,他能够清楚感受到生命力正在快速流逝,一身能量也在这一刻变得暴躁不稳。

    他憋屈愤怒,却又恐惧无奈,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从未有过的后悔在他眼底深处绽放。

    然而萧遥却不管这些,取出力量结晶之后,连忙用时间之力把它封禁起来,同时用脑电波在自己的小乾坤中构造一个程序中枢,在力量结晶放进里面后,快速分析这块力量结晶的数据以及进行匹对分析……

    做完这一切之后,萧遥从龙公子的尸体上站起来,任由他庞大的龙身砸落到地面。然后抬眼扫向四周,却发现呲铁和囚牛一众二重境凌天者,不知何时都已经逃走了。

    “逃?马勒戈壁,只要你们还在这片空间里,就算是天涯海角。老子也要把你揪出来!”对于任何敢打自己主意的人,萧遥都不会放过。

    充满凛冽杀意的话语响彻天地间,久久回音不绝。

    藏匿在百里之外的呲铁一众人,听到这话后,一个个面面相觑,彼此相互对视一眼,看着对方眼中的苦涩和无奈,心中那叫一个后怕和郁闷:“这绝对是储君级别的候选人,而且还是唯一!”

    听到囚牛这话,呲铁和其他人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如果还有人能够跟他争锋,那这苍生人族未来绝对能制霸万千宇宙!希望就只有他一人,否则老天爷还真是不给我们留活路了啊。”

    再一次见到苍生人族的强大,让他们那对苍生人族即将消失的恐惧再次浮现,而且比起过去那些年还要更为强烈。萧遥的无匹之威深深烙印在他们内心深处,这是永生都难忘的梦魇!

    “太凶残了,老天爷怎会允许这般强大的bug存在啊?”有人这样说道,可这话实在太过偏激了,合着你们的存在就是正理,萧遥就是为世所不能容忍啊?马勒戈壁,这得是多愚蠢的人才会这样说啊?不过仔细回想起来,这话还真有点道理,毕竟萧遥的天赋实在太恐怖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天血基地被他占据了,我们所有的计划尽数落空,唯有前去执行帝君们的计划了!”

    “只能如此了,不然还能怎么办?杀回去抢天血基地?”开玩笑,这是不要命的行为啊,强如龙公子这种三重境巅峰的凌天者都被抽龙筋,取力量结晶,他们这些二重境的过去,怕是连骨头都不够人家拆啊!

    “走吧,前去轮回塔跟其它队伍汇合,只希望别在遇到这个凶残的小家伙了!”他们怕了,强大如他们,一个个却被萧遥杀到胆寒,望而生畏!

    与此同时,刚刚走到天血基地边上的萧遥,还来不及查看,就感到大地隆隆作响,远处传来一道凶戾的狂暴气息。抬头看去,只见一头狗熊驮着一个身穿无袖短裙的女人,她坐在他肩头,白皙的双腿并拢,尽显妖魅风姿。

    他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玩美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闽南大员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闽南大员外并收藏玩美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