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世间万种情,唯有爱情最伤人。

    这把既能让人幸福甜蜜,又能令人失魂落魄的双刃剑,再无坚可摧的人一旦碰上它,都得被它折磨的死去活来,苦不堪言!

    女人酒一杯过一杯,仿若不醉的酒仙,可她求得不是醉,而是想要化解心中那股悲伤!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一道美丽的倩影缓缓走进来,当看到软塌上猛灌着酒的迪卡娃,那一副悲伤欲绝的憔悴样,女人叹道:“知道你动情,却没想如此深!值得吗?”

    比起现在的迪卡娃,赵笙宛延更愿意看到以前那个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毒蝎。至少那时候的迪卡娃游戏人间,从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更不可能为人落泪。

    爱情?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力量?为什么它能够让一个恶魔变得如此柔情似水,肝肠寸断?

    赵笙宛延不解,在她看来,一个人为另外一个人拼命伤心,这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就如同现在的迪卡娃一样,为一个男人把自己弄得如此憔悴,简直就是一件愚蠢的行为。

    迪卡娃并没有立即回应她,而是一口把杯中酒喝完之后,才放下酒杯,面无表情的淡声说道:“你问我值不值得,我问你可知什么是情?”

    赵笙宛延神情一滞,显得有些不自然:“你知道我织女族的规矩,一生只动一次心。而能够与我族结成伴侣的人,也必定是人中龙凤。”

    “我又何尝不是只动这次心?”迪卡娃凄凉一笑:“至于人中龙凤?或许在你眼里,一个没有英俊外表,行为举止又粗俗卑劣的家伙,是一个草莽村夫。但是他在我心中却是盖世英雄。所以你不懂爱!因为爱的世界里,没有美丑,就像他不在意我-淫-乱的过去一样,我也只对他倾心。”

    “所以值得,纵使为他付出生命,我也在所不惜!”

    听到这话,赵笙宛延双眸一瞪,脸上尽是惊容:“你疯了不成?想要为他报仇?难不成你看不出来,这是左丘的一个阴谋吗?”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迪卡娃会为爱疯狂到这种程度,竟然想要为箫遥报仇?

    可笑,先不说她跟左丘俩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明眼人都能看出,左丘老人之所以把这件事公布出来,绝对不像表面的那般简单。这其中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陷阱啊!

    而这个时候迪卡娃还冒头,这不正好掉进左丘老人挖好的坑里头吗?

    太蠢了,以前那个精明的迪卡娃呢?情令智昏!

    “我是疯了!”迪卡娃嘶声低吼,神情显得有些狰狞癫狂:“从听到他死的那一刻,我就觉得原本色彩斑斓的世界突然变得黯淡无光。你知道我好不容易才从以前的黑暗中走出,刚刚心有一缕阳光,可却立马就被人掐灭,这是何等的残忍?换做是你,你难道不会发疯吗?”

    在迪卡娃心里,箫遥就是照亮她心中那片黑暗世界的太阳。是他让自己再一次相信爱,也是他让自己懂得什么是情,同样个更是她温暖的源泉。

    可如今这一切都没了,自己再一次被人推进那片冰冷孤寂黑暗的绝望深渊,这让她怎能不恨啊?

    她恨不得把始作俑者给抽筋扒皮,然后拽出他的灵魂鞭挞万年,唯有如此方能泄心头之恨!

    看着迪卡娃这一副生无可恋的决绝,赵笙宛延张了张嘴。心虽有千言万语,可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半响,只见赵笙宛延悠悠叹道:“你会死的。”

    恶魔族的力量虽然大,统治整个七纬世界,可赵笙宛延却清楚,这只是表面的力量,一旦人族大帝或是左丘元帅开口,这些依附迪卡娃的种族势力,都将会瞬间倒戈到人族那边,对她扬起屠刀!

    这种情况下,就算迪卡娃有泥石族帮忙,可对上左丘老人,下场依然只有一个,必败无疑!

    “心都死了,-肉-体死活还有区别吗?”迪卡娃淡淡的说完,举起酒杯,轻轻摇晃之际,语气突然变得神情深情柔和:“我只希望他能驻足在奈何桥上等一等,让我见他最后一面,好牢记他的样子,这样来生才不会认错人。”

    听到这一句,赵笙宛延心头狂震,脸上也尽是动容。

    她是不懂情,可迪卡娃这一句中饱含的深情,却让她头皮发麻,心燃一股她自己也分不清道不明的颤栗之感!

    倾尽今生所有,只为来生再续?

    卡娃,他真值得你如此拼命吗?

    赵笙宛延沉默了,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沉寂下来,只有迪卡娃独自一人坐在软榻上喝着酒。女人眸中尽是柔情,虽是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可这种憔悴狼狈中,却透着一股万般温柔。

    “你走吧,从今以后不要在来这里,你我姐妹之情于今日断。”

    许久,迪卡娃的声音响起,语气中透着一股冷酷的决绝。

    赵笙宛延闻言,也不恼,反而笑着走过来:“你是怕我受牵连?”

    “不,我是觉得跟你做了百年姐妹,心已生厌,仅此而已。”迪卡娃语气冷冰冰。

    实际上她确实是担心会连累到赵笙宛延,迪卡娃可以不顾哈迪亚,是因为他抱着跟自己一样的想法,所以迪卡娃才会利用他。但是赵笙宛延则不一样,固然同样恨箫长生,但却没有参与进自己俩人的计划中,俨然一副与世无争的姿态,所以迪卡娃不得不为她的安全考虑。

    赵笙宛延楞了楞,然后面露一丝浅笑:“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听到箫遥死亡的消息之后,立即赶来你这里吗?”

    “为什么?”

    “因为在此之前我就已经料到你会有所动作,所以这一次我决定和你共同进退呀!”

    听到这句话,迪卡娃身体一颤,举着酒杯的手抖了抖,差点把杯中酒水洒出来。脸上也尽是难以置信之情:“刚才你还说我疯了,难不成你现在也跟着发疯吗?拿织女族数亿条生命陪我疯狂,你觉得自己很伟大?”

    这事完全出乎迪卡娃的预料,虽说一直以来自己跟赵笙宛延的感情很好,但迪卡娃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如此支持自己。要说不感动那是假地,但也正是因为这样,迪卡娃才更加不能同意。

    “你别自作多情,本皇不需要你的帮助,就你织女族哪点兵力只能会给我拖后腿,根本帮不上什么。所以这事没得商量,你赶紧离开吧!”

    看着她这一副强势的样子,赵笙宛延摇摇头:“你应该清楚我的为人,就如同你的倔犟一般,同样都是认定一条路就走到黑的个性。所以你更改不了我的意志!”

    让赵笙宛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好姐妹去送死,她真的做不到如此硬心肠。同时她也明白自己无法劝说迪卡娃,既然如此她只能选择跟在迪卡娃身边,陪她生陪她死,陪她战尽天下人!

    “你...”迪卡娃心头震动难平,即是气恼又是感动,最后化作一道叹息:“何必呢,你就算是袖手旁观我也不会怨你,因为这就是一条黄泉路!”

    “就因为知道必死无疑,所以我才更加要参与。”女人的声音有些平淡,却又透着一股浓浓的感情:“这事就这么定了,什么时候开始,你的计划又是什么?”

    迪卡娃闻言,沉默半响,突然抬眼盯着她,目光灼灼:“既然你真想要帮我,那就先给我分析分析,为什么左丘这个老混蛋在杀死箫遥之后,还要把事情公布出来?”

    “这一点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赵笙宛延烟眉微拧,苦思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来的时候我就分析过,觉得应该还是跟箫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具体是因为什么就无从推敲了!”

    毕竟对于箫遥的能力,赵笙宛延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局限于知道他-肉-体很强,同时智慧也算不错,仅此而已。

    迪卡娃闻言,犹豫了下,决定把关于箫遥的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玩美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闽南大员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闽南大员外并收藏玩美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