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有你想看的!

    在发脾气这方面,南安就没输给谁过。

    明少景动怒,她总能比明少景更暴躁几分,“你冲谁嚷嚷呢?要嚷嚷滚回你家去嚷嚷!”

    说完南安就要甩上门,明少景情急之下伸出手去把住门。

    等南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她只听见明少景一阵惨叫,那只把这门的手瞬间就出现了血痕。

    可即使是这样,明少景也没松开,龇牙咧嘴的喘着。

    南安咬咬牙,松开了门,冷着个脸说道,“明少景,你是不是有病啊?没长眼睛啊?没看到我要关门啊,还伸手过来?不怕把你手弄废了啊?”

    “今儿就是废了我也认了,南安,你先跟我说,为什么突然就决定要出国了?”明少景忍着痛问道。

    他就是需要南安有这么点愧疚感之后,才有说话的机会。

    这也算是苦肉计吧,虽然他的手是真的很疼。

    南安哼哼着道,“感情你是来质问我的?明少景,你是不是弄错自己的立场了?你有质问我的资格吗?”

    这话成功的让明少景把剩下的话给吞了回去,毕竟南安说得没错,他能有什么资格说这话呢。

    “行吧,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无话可说。”明少景冷了下来。

    南安是最听不得这种话的,偏偏他还要说。

    这样的后果是南安直接翻脸,“没话说了?没话说了就赶紧给我滚!别妨碍爸爸睡觉!”

    “南安,你……”明少景是当真拿她没任何办法。

    这女人,从来都是任性妄为由着自己性子去做事的,也不管别人会怎么想怎么看,更不会管别人的感受。

    “你什么你,不想手废掉的话,就赶紧把手拿开。”南安丝毫没有要退步的意思。

    明少景看了看她,突然就沉默了下来。

    那双眼睛里有着很复杂很复杂的情绪,他动了动唇,有一句放在心里很久很久的话就要呼之欲出。

    南安也不知是慌了还是怎么,特别是在面对他这种眼神时,她就没底。

    她很讨厌这种慌乱的感觉,即刻板着脸说道,“明少景你这样就没意思了,这大晚上的你不去陪你的那些莺莺燕燕,跟我耗在这里做什么?渣男,把手给我松开!”

    她推了一把,明少景的身子晃了一下,手就这么松开了。

    南安看准了时机,毫不犹豫的把门关上了,不给他任何一点机会,干净利落。

    明少景站在门外,许久都没有说话。

    房门内也没什么声音,好像已经彻底和他隔绝了一样。

    最终,他挫败,松下了肩膀,慢慢转身离开。

    门内的南安,背靠在门上,借此来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刚刚她好像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一样,这会儿毫无力气,连呼吸都觉得很累很累。

    明明毫无波澜的心,在看到明少景突然闯过来的时候,就开始有了异动。

    南安在心里一遍遍的问自己,你怎么还不死心啊?南安你是傻子吧,你快点死心行不行,算我求你了,我求我自己了行不行?

    明明昨天顾之欢问她的时候,她都信誓旦旦的和她说,我已经放下百分之九十九了,只有百分之一而已,不会影响到自己的。

    可真在面对他的时候,她才知道,这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有多大。

    眼角有冰冷的东西滑过,南安倔强的抹了抹。

    又努力扬着最自信的笑容去过正常南安的生活了。

    从南家离开后,明少景的心情就没好过。

    他一个人在街头走了许久,最后才找了一辆车回到了毒液。

    这里依旧热闹喧嚣着,多少人在这里纸醉金迷着。

    连南安的朋友都还在,他们有的会过来和明少景打招呼,有的会邀请他喝酒,还有各式各样的美女投怀送抱。

    这要是在以往,明少景都会照单全收。

    可今晚,他毫无兴致。

    好像眼前的这些狂欢都与自己无关,他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一会。

    明少景把自己关在包间里,打开了很多瓶酒,又开始一瓶一瓶的喝了起来。

    明家有财团,有正经的投资。

    可唯独明少景不喜欢家里给他安排的任何事业,自己跑出来开各式各样的酒吧,夜场,会所等等。

    大概是他很会玩吧,所以这些事业也被他经营得有声有色。

    以至于全江州的人都知道他很会玩,夜店小王子的称号也落在了他的头上。

    后来啊,南安也开始进入夜场玩,玩得比他还要嗨还要狠。

    用南安的话来说,曲从头上过,不嗨是罪过。

    明少景为此没少说南安,南安每次都拽得不行的回他,你都能玩凭什么我不能玩。

    这些年来,南安那暴躁脾气,在夜场里没少惹祸事。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惹爱成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世琉璃并收藏惹爱成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