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朱瞻基兄弟十人,但是只有五人有后,其余五人不是未婚就死,就是死后无子。

    当初的五兄弟分封南洲,以至于九个兄弟又全都封了过去,现在还空了一个地方。

    空下的地方就是原本封给越王朱瞻墉的西北澳,那里环境恶劣可耕种土地稀少,而原本成为经济发动机的铁矿石,如今还没有被开挖出来。

    这主要原因是如今真正的钢铁货轮还没有造出来,货船的运输量有限,从澳洲拉铁矿石的成本,远远高于内地的成本。

    只有等到真正的十万吨级以上货轮建成,那里的铁矿石才能真正地发挥作用。

    因为那片土地荒寂,在朱瞻墉过世之后,那里就被空了下来。

    当初老四朱瞻垠抽到了墨尔本一带的肥沃地区,可惜的是,他还没有到南洲,就病死了。这里后来就被封给了老七,淮王朱瞻墺。

    朱瞻墺也在正统二十三年去世,他的嫡长子朱祁铨继位淮王。

    朱祁铨生于正统十二年,在应天府长大,到了二十八年,十六岁的时候,才被朱瞻基送到南洲淮州府就藩。

    也许是被朱瞻基当初管教的太严,也可能是淮州府与应天府的差距太大。到了淮州府之后,他开始变的喜欢奢华起来,除了行事不敢逾规,变成了一个纨绔王爷。

    淮州府也就是后世的墨尔本,那里到处都是河流,肥沃的土地,还有不少小型金矿,当地非常富足。

    但是那里有一个极大的天气灾害,那就是飓风。

    那里的飓风虽然不像风城惠灵顿,芝加哥那么出名,但是大风却更暴虐。

    特别是每年的夏季,十天有八天有风,还经常有飓风。今年那里就遭受了多次暴风袭击,当地种植的秧苗,都被飓风连根拔起。

    更主要是当地入夏以后普降暴雨,到处洪水泛滥,除了牧场收获了不少好处,农田几乎都遭殃了。

    朱祁铨寅吃卯粮,现在账目补不上了,就开始着急起来了。

    朱瞻基没有心思给他擦屁股,即使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亲儿子身上,他都不会照顾,何况是这个侄儿。

    但是该照顾还是要照顾,不能让皇族的形象损害了。

    在这个时代,谈民主是不可取的,没有了阶级的存在,老百姓自己都不依。

    从底层向高层攀登,是每一个老百姓发展内心的渴望和追求,是每一个大臣奋斗的目标,是每一个工匠改进技术的动力。

    你真要来个万民平等,只会让社会大乱。因为人人都平等了,还奋斗个什么劲儿?

    自由和民主,都是西方社会的上层,在占据了食物链顶端以后,给老百姓的蜜糖。

    他们占据了社会的大部分资源,然后故作大方,说给百姓自由和民主,其实不过是用资本代替了权力和阶层。

    以后世西方国家里面最具特色的美国和沙特为例,美国鼓吹自由民主,实际上还是少数人领导多数人,大部分人被代表。

    而沙特,更是典型的大政府,阶级分明,王室掌握所有资源的分配权。

    有真正的自由和民主吗?当然没有!

    什么时候,社会的组成都是有阶层的,不满足,才是整个社会发展的动力之源。

    就像那所谓的共产主义,都共产了,我还干个屁啊,为什么不天天享福呢?

    所以,这些只是理想主义,永远不会变成现实主义。

    解云的声音再次响起:“东洲南大陆上,秦王殿下与苏王殿下因为边境发现的银矿,如今对峙已经超过半年。总督东海公调解失败,只能等陛下圣裁。”

    东洲现在有一个总督府,两个提督府。

    总督府驻地后世的巴拿马,管辖范围包括所有港口,还有墨西哥城以南,亚马逊森林以北,加勒比海的广大海域。

    他们整个东洲的海军舰队,包括沿海港口,负责整个东洲的海上贸易,但是不参与东洲内部管理。

    总督杨道是朱瞻基信赖的老人,他除了在正统十年到十五年之间回大明履任了一段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东洲主持大局。

    四十年过去了,他已经从当初的一个千总,成为了大明东海公,权倾一方。

    剩下两个提督府,分别掌管东洲南北大陆的官府系统,包括陆军,矿产,驿道等事务,都是由提督府管辖。

    他们虽然管着这些,但是不参与东洲大陆上面七十多个封国的内部管理,他们也管不了朱瞻基的那些儿子们,主要负责的是协调。

    如今北大陆的提督是章德公杨章德,他从锦衣卫指挥使到现在的章德公,管着后世包括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的大部分土地。

    但是因为各个封国都有自己的军队,他管辖范围虽然大,管理职权虽然宽,但是实际上受到的制约也很大。

    提督府的驻地在东极府,这里也就是后世的美国诺福克海军基地所在的位置。

    东洲虽然矿产众多,但是长久发展,还是那里的广袤土地最吸引人。

    诺福克这里虽然不像后世的纽约,费城,华盛顿这些城市一样繁华,但是地理位置更好。作为辐射整个东洲北大陆的贸易中心,是非常合适的。

    而杨章德守在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防范欧洲人前往东洲。

    而南大陆的提督是朱瞻基的表弟张武,他在正统元年前往南洲,由于西征的功勋,一开始就担任了海军指挥佥事。

    正统二十年,他被朱瞻基擢升为梁国公,派往东洲南大陆。

    而南大陆的提督府管辖范围是亚马逊森林以南的区域,驻地在后世的里约热内卢。

    总督府只管海军,贸易,提督府只管陆地上的商业,各个封国之间的协调,而封国内部的权力,被朱瞻基的儿子们自己控制。

    为了利益,他的儿子们如今也是斗的不亦乐乎,不过一切都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

    因为他们手里直接控制的大明军队并不多,每人只有六千人。他们的势力大小,更多是依靠当地的土人人数多少。

    秦王是朱瞻基的三十四子,苏王是朱瞻基的六十七子,他们的封地在后世的玻利维亚一带,在他们封地的边界线上,是后世的波托西城。

    而那里,有三座世界级的金银矿,还有好几座储量非常丰富的金银矿。

    两个儿子因为利益之争,一直明争暗斗,但是没有谁敢真正发动战争。

    听到解云的汇报,朱瞻基沉吟了一下,说道:“着令让他们回返应天府述职,朕亲自调解。”

    一件件事务,在众人的合力斟酌下处理完毕,到了午饭的时候,这一天的事务就处理完毕。

    下午的时间,属于朱瞻基的自由时间,不是大事,大臣们一般都不会来骚扰朱瞻基。

    朱瞻基跟朱佑樘玩了一会儿,等他午睡了,又跟几个妃子在一起说说话,看看书,时间就消磨了过去。

    到了傍晚的时候,火车就进入了应天府。没有人来欢迎,只有看到挂着皇家标志的火车进了应天府,那些老百姓才知道,他们的皇帝陛下回来了。

    如今的应天府人口已经超过了四百万,城市规模扩大了两倍有余。

    原本的夹江工业区是大明最大是工业区,但是现在,更像是一个研究基地,而不是工业基地了。

    大部分工厂已经搬迁到了上游的武昌府,如今留下来的工厂,除了少数供应应天府的物资工厂,主要就是研究基地。

    工厂搬迁,是朱瞻基在十年前开始实施的,目的就是为了调节大明经济的失衡。

    因为重视海贸,大明的经济失衡在这些年越发严重。

    大明的沿海地带,如今发展的都非常兴旺。但是内地和北方,虽然也在向前发展,却发展缓慢。

    如今的东部,南部地区的经济,占据了整个大明经济水平的七成以上。

    也就是说,从中原开始向西,占据了大明本土八成以上土地,四成的人口的区域,经济收入只占了三成。

    东南地区的经济兴盛,已经开始影响朝局了。朱瞻基开始考虑过迁都,但是因为还要控制东洲和南洲,他又一直下不定决心。

    南洲和东洲的外领土对大明本土的经济促进是十分巨大的,粮食,橡胶,石油,矿产,羊毛等等,都是如今大明工业腾飞的原料。

    而迁都,涉及的问题非常大。

    而且,朱瞻基也没有考虑好,到底将首都迁移到哪里才合适。

    如今的大明不仅仅是个大陆国家,更是一个海洋国家。首都绝对不能考虑长安,北平这样的城市,必须要有便利的航运。

    从这个角度考虑,长江上游的武昌府非常合适,那里是腹心区域,辐射性更好。

    但是,如今的长江可不是后世经过多年治理的长江,云梦湖还在不停地向南移动,每年水灾不断。

    虽然现在每年耗费巨资在治理河道上面,但是也只是修修补补,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而且更重要的是,武昌府那里没有龙脉,几乎所有的大臣都不会支持迁都武昌府。

    所以,朱瞻基目前只是准备将武昌府建成大明最大的工业中心,依托那里便利的交通条件,将工业产品畅销全国。

    这些年,黄河上面已经修建了四座桥,但是长江上面,只修建了武昌长江大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