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七月初一之后,不论是朱棣,还是朱瞻基都不肯上朝,也都不肯出来主事。

    但是到了七月二十二这一天,爷孙俩却一起出宫,来到了阅江楼码头,迎接返航的东洲舰队。

    朱瞻基迎接他们,是因为他们是自己派出去的,而且他们在东洲的收获,超出了自己的期望,必须要给他们这个荣耀。

    而朱棣前来,纯粹就是为了这一百多吨金银。

    在封建时代,特别是在大航海时代之前,美洲的金银还没有被开发出来的时候,这么多的金银绝对是一笔大数字。

    从远古时期,到秦汉时期,甚至到唐宋时期,整个世界的金银数量都非常短缺。

    以宋代为例,当时不仅金银短缺,连铜也短缺。铸币用的铜不足,以至于民间的铜器,那都是价值不菲。

    钱币跟不上流通的需要,不仅金银铜,丝帛,布匹,就连铁钱也流通于世。

    当时四川所铸铁钱一贯就重达二十五斤八两。在四川买一匹罗,要付一百三十斤重的铁钱。铁钱如此笨重不便,北宋创印的纸币“交子”就在四川地区应运而生。

    “交子”的出现,是东方货币史上由金属货币向纸币的一次重要演变。“交子”不但是东方最早的纸币,也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

    元代以来,大批的民间金银流失,更多的被蒙元人掠夺,修建寺庙,铸造铜器。

    民间货币的极度缺乏,纸币的不被认可,让民间贸易重新回到了以货易货的时代。

    明初的货币短缺是非常严重的,不要说民间贸易了,就连官员俸禄,也都是发米。

    也就这几年北明山铜矿开发,海外贸易频繁,运回了大量金银,才缓解了一部分金银短缺问题。

    当然,这里面最大的优势是杜绝了民间金银转运和交易,全部利用银行来调节,才能真正缓解金银短缺问题。

    因为东方的老百姓,实在是穷怕了,太喜欢存钱了。

    不仅仅是老百姓,就连那些商人,也都喜欢在家中囤积大量金银,导致大部分金银被埋在地下。

    有了银行调节,金银都必须通过银行流通,这才真正缓解了货币短缺问题。

    但是,银行的货币虽然多,却被分散开来。像这样将近两百万两黄金摆在一起,还有两倍的白银,即便是朱棣,也没有亲眼见过。

    阅江楼码头的盛况,相比半个多月前朱棣回来的时候,规格降低了不少。但是皇上和太孙亲自迎接,这里的安保依旧非常严格。

    朱棣和朱瞻基虽然亲自到码头迎接,却不是一开始就来,而是等舰队全部从船上下来,在码头上摆好了方阵,才姗姗来迟。

    海军,陆军代表,所有的内侍,官员们加起来近万人。除了船上必要的留守人员,按照不同的身份,分列成不同的方阵。

    在他们的身后,才是一万来自东洲大地上各个部落的代表。

    大明虽然经常可以见到异族,但是像这样一下子来一万人,还是让不少看热闹的百姓感到震惊。

    而更震惊的还是这些印第安人,他们最繁华的城市特诺奇蒂特兰,库斯科,不过是只有大明皇宫大小的城市。

    看到这漫无边际的巨大城市,看到这密密麻麻的人群,每个人的身上都穿着精美的衣服,他们如何能不震撼。

    当他们踏足在码头上平整的水泥地面,不少人就忍不住摸了摸这地面到底是怎么修建的。

    当朱棣与朱瞻基乘坐龙辇来到码头上,他们不用大明的通事介绍也知道,他们这些人的王,已经到了。

    相比八匹纯白高头大马拉着金碧辉煌,像一座宫殿的龙辇,库斯科原本的王维拉科查登时觉得,他的那需要八十个人才能抬起来的肩辇,丑陋的如同小孩子的玩具。

    美洲两大王国,阿兹特克王国,库斯科王国,他们是所有来宾里面地位最高的。

    因为美洲其他土著,只能算是部落,只有他们两个国家,才有了国家的雏形。

    阿兹特克因为开始与大明的作对,被易信杀了不少人,特别是后来死尸造成的鼠疫,让他们的人口下降了一半以上。

    现在他们必须依靠大明,才能稳固自己的地位。阿兹特克这个国家,本来就是三家部落的联盟,几十年来,他们南征北战,打压了不少民族,才将地盘扩大到后世的墨西哥城周边。

    在其他小部落投靠大明之后,他们要是不投靠,就有亡国的可能。

    而库斯科王国就是印加帝国的前身,他们的首领维拉科查也算是个贤君。

    而且印加帝国与阿兹特克不同,他们的强势已经有一百多年。这个国家是没有没有私人财富的,所有的人,包括财物全部都属于国王。

    也就是说,一个国王,可以对管辖的平民,包括贵族予取予夺。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维拉科查臣服之后,他们的平民才会将全国各地积存狭隘的金银,全部主动地交出来。

    当然,候显没有竭泽而渔,他指定朱瞻基是想要发展东洲大陆的,所以掠取的是一些浮财,没有动他们的根基。

    而且在东洲的一年多时间里,除了专心培育橡胶树,金鸡纳树,就是教会当地人更多的技能。

    这也让候显成为南美印第安人心目中的神。

    维拉科查他们将候显当做神,但是现在,他们心目中的神,却拜倒在其他人的面前。

    礼炮声响起,七声礼炮是君王迎接功臣的最高礼节。

    印第安人在跟大明人接触的两年时间里,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一些大明的实力。

    他们不再将火枪和火炮的响声当做天神发怒,但是在这样庄严肃穆的时刻,突然听到炮声,依旧惶惶不安。

    然后,码头上,数百鼓手,锣手,和唢呐手组成的乐队开始演奏,这雄浑的音乐声响起,不少印第安人都被迷住了。

    朱棣和朱瞻基下车,所有人跪倒在朱棣和朱瞻基的面前,包括那些依旧处于目不暇接状态中的印第安人。

    三拜九叩的大礼之后,朱棣亲自上前扶起了候显,而朱瞻基上前扶起了易信。

    他们两人一去三年,圆满完成了朱瞻基赋予的任务,而且还超额完成。现在带回来了这一万印第安人,几乎将整个美洲的土著部落一网打尽。

    这些人来到大明,接触到大明先进的文明,回去了以后,自然会因此向大明学习。

    那个时候,再派出官员前去教导他们,事半功倍。

    候显是内臣,见礼之后,就跟在了朱棣的身边,而易信是武将,这个时候依旧只能跟手下待在一起。

    朱棣今日放下了皇帝的架子,像一个普通老翁一样,与一帮将领一一见礼,不时还笑呵呵地拍打着将士的手臂,勉励几句。

    昨日晚间,舰队就已经抵达了新江口水寨,今天上午才进城。

    他们抵达新江口水寨的时候,就得到了消息,皇上已经下了禅让诏书,而议长蹇义也已经接了。

    只不过,太孙殿下却一辞诏书,如今还没有答应。

    但是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已经代表了权力的顺利过渡。

    不管在什么时代,禅让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皇位的交接,也就意味着权力的更迭。不仅仅是皇位的更迭,更是新旧势力的更迭。

    这种新旧势力的碰撞,才是最危险的。

    不过朱棣跟朱瞻基之间,却有一个历朝历代都没有的优势,那就是朱棣西征。

    朱棣西征,不仅是一场军事行动,三年的西征给了朱瞻基足够的时间,将大明社稷牢牢控制住。

    朱瞻基已经将朝廷控制住了,军队现在也都听他的,朱棣回来之后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这才是禅让的主要原因。

    在这样的环境下,也就不存在新旧势力的更迭,少了内耗。

    所以,他们今日都一直很在意朱棣的情绪,不知道这位强势的大帝,到底是不是真心退位。

    现在看到朱棣情绪颇好,他们的心全部放了下来。

    虽然太孙殿下一辞皇位,但是事不过三,到了第三次的时候,殿下一定会身登大宝。

    易信身为朱瞻基的嫡系,在这个时候,自然是非常开心的。

    在人群的后方,杨道的心情也平静了许多。

    昨日刚到新江口,父亲杨士奇就派人联系上了他。

    对朝廷的局势,对朱瞻基和朱棣的性格,他自然比杨道清楚的多。

    虽然朱棣回来以后要禅让,一开始也让他震惊不已,但是他很快就想通了这其中的环节。

    朱棣让朱瞻基监国,朱瞻基干的太好,将所有人都收为己用。

    朱棣回来以后,应天府的大变样,官员的离心,他一方面觉得这个国家他都快不认识了,一方面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如果他年轻十岁,肯定不会接受自己被架空,他会拉拢中间势力,打压属于太孙的势力,抢回权力。

    但是他老了,没有了雄心壮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