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永乐十九年二月的应天府,几乎全民都陷入了火车试运行带来的震撼之中。

    只需要两个,最多四个铜板,就能上车享受一番。导致了这一列四节的火车,从投入试运营开始,就火爆异常。

    许多老百姓根本不是为了出行,只是为了享受一番坐车的乐趣,不厌其烦地一次次乘坐。

    以至于半个多月过去了,这列火车还没有真正担负起应有的职能。

    这不像是一列城市火车,而仿佛是游乐场的过山车。

    工部也在加班加点地制造更多的车头,更多的车厢,想要早日把其他几条线路的火车也运营起来。

    不过在全国来说,影响最大的还是三月将要举行的春闱。

    作为封建时代唯一改变自身命运的渠道,科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后世的许多人将科举与高考相比,其实大谬。

    考上大学,虽然能改变自身的命运,但是跟科举相比,远远不如。因为科举改变的不仅仅是自身的命运,更是在这个以出身定位的僵硬阶层向上的台阶。

    后世的万民平等,如今却是士农工商阶级分明。

    考上大学只是给了你一个平台,但是科举却是将一个底层人变成上等人。

    如今的科举考试内容基本是儒家经义,以“四书”文句为题,规定文章格式为八股文,解释必须以朱熹《四书集注》为准。

    《四书集注》是集《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于一体的经义释注。

    朱熹少年得志,但由于他的政治立场和思想观念与当权者相逆,所以仕途颇为坎坷。

    且不谈他私德如何,仅凭此书来讲,他的确算得上是一代大家。

    在朱瞻基看来,他的很多思想其实非常落后,但是在这个时代,还没有谁能像他一样,在儒家经义里面将整个社会层次和关系分析的如此清楚。

    朱熹的深刻之处在于,把孔孟置于正宗,同时又把董仲舒阴阳五行,把张载、周敦颐、二程的观点,以及佛教的灭欲观和道家的哲学与思辨精神,加以整理,小心而细致地构造出内容精深的新儒学体系。

    儒学在世界观、方法论上的短处被克服了。

    这也使佛、道等学说再也不会动摇它了,并且还要主动靠拢。

    南宋以后,蒙元一直到明朝这几十年,三教合一的趋势,实际上就是他那个时候打下的基础。

    宋以后一直到现代的几百年间,《近思录》、《四书或问》、《四书章句集注》一直被奉为正统。

    这就充分说明了朱熹的观念不仅与当权者,与宗法体制十分的适应,更与整个社会的架构相辅相成。

    朱瞻基要打破的是儒家的垄断,却不是要颠覆儒家的思想。

    实际上,坐在皇储这个位置上,享受着万民爱戴,享受着既得利益,他又怎么可能会去拆自己的台。

    所以,要变的是儒家,不是儒家思想。

    只有儒家思想,才能支撑一个大一统,共同文化圈的庞大帝国的文化底蕴。

    道家和佛教,虽然有着不少深刻的哲学思想,但是因为不具备凝聚的体系,所以指望不了。

    朱瞻基现在就希望一清子他们,能搞出一个更有效率和凝聚性的真理教义出来。

    他不奢望能搞一个马克斯主义出来,那也不切实际。

    但是只要能为大明所用,打破儒家禁锢思想,符合大明发展利益的教义,就足够了。

    三月初八,空置了大半年的应天府贡院在被好好清理了一番之后,开门迎客。

    将近两万来自大明各地,包括交趾和朝鲜,东瀛的举人们,纷纷背着行囊,住进了号房。

    三年一度的春闱正式拉开了序幕。

    三月十五,贡院进行最后一场考试的时候,在大朝会上,朱瞻基正式颁布了《勋贵子弟义务服役令》。

    这个太孙令的颁布并不容易,因为从正月里开始提起,就遭到了不少勋贵的反对。

    就连张辅,也觉得朱瞻基有些太激进了。

    虽然从朱元璋开始,几任皇帝都对武将防范甚严。但是不管是朱元璋,还是朱棣,他们都是打压一拨,拉拢一拨,扶持一拨。

    只有这样,兵权才能稳定。

    但是朱瞻基现在这样颁布这个《勋贵子弟义务服役令》却是针对所有的勋贵,武将。

    哪怕就是现在朱瞻基最亲信的勋贵,武将们,对此也是大有意见。

    但是朱瞻基早有准备,拿出了南洲,东洲,西洲三地开发作为诱饵。

    如今的这三地早就被勋贵们视作黄金宝地,只等朱棣班师回朝,就要进行大开发。

    谁去开发?当然是这些勋贵,武将们了。

    但是能把这些事交给这些纨绔子弟吗?只是这样一分析,反对的意见就减弱了不少。

    同时,从北明山回来的郑能被朱瞻基任命为羽林卫指挥佥事,专门负责肃清京城治安。

    对这个得罪人的活,郑能是不想接的。但是,朱瞻基却不许他推脱,而且又拿了撒马尔罕总督一职来吊着郑能。

    郑亨想要当撒马尔罕总督,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可能。

    他们成为了孤臣,朱瞻基才能放心让他担任撒马尔罕总督一职。

    郑能也知道自己无可选择,只能充当了朱瞻基手里的这把刀。

    在他雷厉风行的行动之下,十余天的时间,就抓了一百多个在京城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一些原本可大可小的事情,现在都往重了判。

    该打板子打板子,该服劳役服劳役,该坐牢坐牢。

    而且这一次,任何人说情都不管用。不管是总兵的儿子,还是国公的孙子,全部依法处置。

    虽然没有杀人,却也让那些纨绔子弟胆战心惊。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京城的风气登时好了许多。

    这一下,那些勋贵家族再宠子弟,也知道朱瞻基是当真了。

    何况,他们虽然宠一些家族子弟,也未必没有望子成才的想法。反正不过是扔军营里训练一两年,这一次再没有人反对了。

    处理好了这件事,朱瞻基暂时把注意力放在了孩子的教育上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