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剧烈的爆炸不仅摧毁了坚实的城墙,西城的防御,还有无数士兵的生命和信心。

    西城墙上当时聚集了大批的士兵,他们成为了第一批牺牲者。即使当时没有死的幸存者,也因为爆炸失去了意识,不能组织起有效的防御。

    距离城墙五百米的大明士兵们不会给他们再多的时间,短短的五百米,顷刻之间就已经抵达。

    手持火枪的士兵们十人一组,两人持盾,两人补刀,顺带填装子弹,还有六人分成三组射杀敌人。

    大明士兵训练有素的第一时间就占据了城墙的缺口,然后就缓慢向前推进。

    从其他地方赶过来的帖木儿士兵们根本无法抵挡漫天的子弹,即便是弓箭,这个时候的作用也不大。

    当溃败的局势已经形成,所有人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比其他人跑的更快一点。

    十万人的城市,聚集了五十万人。当城墙被摧毁,失败的种子种下,城里原本就脆弱的秩序就完全失控。

    这个时候,原本那些卑微的奴兵也露出了獠牙。他们杀死自己的主人,可能就为了夺取一匹能逃命的马匹。

    明兵有意只攻击西城,放开了对其他三个方向的包围。但是这种放开并不意味着放弃追杀,只是为了故意给他们留下一丝希望,削弱他们的抵抗之心。

    实际上,以步兵为主的攻击阵势,是因为骑兵已经全部放到了外围剿杀。

    大明步兵的进攻并不快速,这里不是大明,赫拉特之外,几百里内都没有一个城市,到处都是草原和戈壁滩。

    这些人即使跑了,也无处可逃。

    现在放他们逃跑,也只能延缓他们的末日来临。

    放慢进攻速度,能有效地减少牺牲,大明士兵的命,在朱棣看来,要比帖木儿人珍贵的多。

    在大明士兵已经牢牢占据住了西城的优势的时候,将近十万印度辅军被派上了用场。

    他们在滑翔翼兵指引下,在内侍的带领下,去占据城里早已经被观察清楚的粮仓和羊群。

    大明士兵只管攻坚,杀人,不管劫掠。而这些印度士兵的任务,就是劫掠和抢人。

    按照朱棣给他们制定的规则,他们这些人抢到的物资和金银能保留三成,作战部队能分两成,剩下的五成充公。

    但是实际上,他们能落到手的并不多。因为他们要把一成交给自己的王公,自己可以保留两成。

    但是金银对他们来说还是祸患,在离开大明军队之前,他们又会用这些金银购买大明的货物或者武器,只有这样,这些财富才是他们自己的。

    有內监的人监督,也不怕他们会私藏金银,他们每个人身上有多少金银,早就被领队的內监给摸的一清二楚。

    人在军营里,毫无隐私可言,他们就是想藏也藏不住。

    实际上,为了保留这些金银,他们会将所有的金银都上缴,內监会给他们开具一张票据。凭着这张票据,回到了柯枝,就能换取相应的物资。

    所以从成本上来说,大明这次征召了这么多人,耗费的成本小的可怜。

    赫拉特城是黎明时分就被攻破,但是清剿和占领用了整整两天。

    除了有一小半人骑马仓皇而逃,大部分人成为了枪下亡魂或者是俘虏。

    但是,这里大部分是贫民和女眷,因为沙哈鲁对文人学者,对工匠的重视,大部分学者早已经被转移到了呼罗珊的西北地区和喀布尔地区。

    火枪的出现,已经改变了如今的战争模式。

    张昶作为京卫提督,主要任务是协助朱棣管理京卫,拱卫朱棣的安全。

    从出征之日,过去了将近一年,一直到今日,才有机会单独领军出征。

    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才华出众之辈,他能成为京卫提督,主要是因为沾了妹妹的光。

    在京城的时候,他做人一直很低调,从不给皇室增添麻烦,本分做人。

    但是他的心里,也有一颗建功立业的心。

    如今他带领金吾卫,府军卫,腾骧卫负责清剿逃窜敌军,这是皇上嘉奖他一直勤勤恳恳做事的立功好机会。

    他知道自己才能有限,也知道自己并没有真的适应新式火枪的战术。

    但是京卫因为拱卫京城,虽然最先换装火枪,但是对野战的战术同样不精。

    不过,他有一个好儿子。

    张武在羽林卫学接受了最先进的军事教育,追随朱瞻基经历了东瀛战事,南洋战事,在北非,在克里特岛,在北非,都上过战场。

    哪怕他是一头猪,都也教出来了。何况,他不仅不是一头猪,还很聪明。

    赫拉特城位于兴都库什山脉以南的山谷,只有东西方有平坦的通道,南部是高原,北部是山脉。

    但是在兴都库什山脉中,却有一个卡罗什山谷,直接通向北方的平原地带。

    张昶的任务就是扼守山谷,拦截北逃的敌人。

    在张武的安排下,他们埋下一支一千五百人的伏兵位于山谷口,这支伏兵全是步兵,携带了超过两千米的铁丝网。

    而在山谷的出口处,这里也被布置了两道五百米的铁丝网。

    超过一万骑兵分成了四拨,两拨藏匿于山顶,两拨扼守山谷进出口。

    从一大早开始,这些士兵就在张武的带领下,在山谷后挖掘了一条一米多宽的壕沟,在壕沟的前方,布置好了铁丝网。

    赫拉特城的爆炸声,宣告了战争的开始,但是他们并没有想到,仅仅一个时辰的时间不到,就有大队的人马仓皇逃进了山谷。

    因为人数太多,留守谷口的一千五百士兵根本没有办法拦截,他们无法抵抗后方源源不断聚集而来的溃兵。

    还不到午时,就有超过十万人涌进了这个山谷。

    这个时候,不要说张昶了,就是张武也有些傻眼了。

    按照他们的估计,道路更加畅通的西北应该是敌人逃亡的主要方向,因为那边是呼罗珊地区的粮仓。

    而且西北方向同样也是帖木儿国最富饶的地区,还有高山阻拦。

    东北方向除了在兴都库什山脉北麓有一些良田,然后就是荒无人烟的沙漠。

    因为这种预计的错误,神机营和京卫的大部分骑兵都布置在那里,这里只有一万两千京卫。

    可是现在,他们这一万两千人却要面对超过十万疯狂逃窜的敌人的冲击。

    张昶是有些心虚的,但是张武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跟自己的父亲说道:“父亲不用担心,敌人胆气已寒,而且还没有火枪,我们虽然只有十一人数,但是人人有枪,再多的人,也只是给我们送军功。”

    “十万骑兵啊……”

    “请父亲下令,山谷口处开始进行骚扰,让敌人不敢再进,我们这一万人,只要抗住敌人的第一拨冲击,两边都是高山,马不能行,敌人就是碗里的菜。”

    张昶一咬牙,大手一挥,一个士兵就向天释放了一支火箭。随后,每隔两里,就有一支火箭升空,不到三十里长的山谷,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山谷入口。

    守在山上的士兵不敢再懈怠,只能编成了两个长龙阵型,从山上下来,封住了谷口。

    见到大明士兵,那些逃亡的人群不敢再进山谷,向着其他方向逃去。

    护送着昏迷的沙哈鲁的火者,还有他的二子阿布勒法特·依不喇王子、三子贝孙忽王子,四子苏玉尔格哈特弥士王子和五子穆罕默德·居其王子见到火箭升空,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一行进入了圈套。

    但是他们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些,狭路相逢勇者胜,是他们现在唯一的指望。

    他们只是略微收缩了阵型,将位于最前方的沙哈鲁给转移到了中军,然后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在他们的前方,是四排已经被张开的铁丝网,这些带着挂刺的铁丝网呈环形张开,在中间一些地方,还用木桩固定了起来。

    而在铁丝网的后方,是一条一米多宽的壕沟,因为敌人太多,如今还有上千大明士兵什么都不管,又在挖第二条壕沟。

    敌人绝望地冲了上来,站在左前方,被几个盾甲手保护住的张武高高地举起了右臂,盯着前方做出的记号。

    火枪的射程虽然有两百米,但是只有在一百米内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在铁丝网困住敌人前进脚步的时候,才是开枪的最佳时机。

    张昶没有骑马,而是站在山坡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汹涌而来的敌人。看到自己的儿子不动如山,没有丝毫畏惧,他忍不住感叹,当初那个哇哇大哭的小娃娃,是真的长大成才了。

    敌人的骏马撞上了第一道铁丝网,即使有马匹躲过了第一道也不可能躲过第二道,何况张武布置了四道。

    那些马匹嘶吼了起来,畏惧不已,不敢再向前。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武大手一挥。

    站在第一排壕沟里面的传令官立即挥舞下了旗帜,枪声响起。

    第二排的士兵等了一息,开枪射击,随后又是第三排……

    中弹的敌人和马匹都开始惨叫了起来,人还能控制,但是马匹在面临死亡的威胁的时候,开始向后退缩。

    短短的一百米距离,这里变成了一处人间惨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