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东洲南北大陆之间,已经算是热带,八月又非常炎热。

    廖智并没有坐在船舱中,而是坐在了后方指挥舱的楼顶上。

    自从朱瞻基在他的旗舰后面专门给女眷设置了一个嬉戏区,一级战舰虽然不能跟他的旗舰相比,也没有这个条件。

    但是潮流是传播最快的。朱瞻基喜欢在指挥舱不影响战斗的地方,摆上木椅,木桌,支起遮阳伞消夏,这些将领们也都学会了。

    这些将领们也都有样学样,在风和日丽的时候,都不愿意在船舱里议事,而是转移到甲板上。

    廖智这个时候就只穿了一件单衣,敞胸露怀,一点也不像一个指挥使,倒像是一个歇凉的富家翁。

    杨道抵达的时候,其他四个千总都已经就座,他向廖智行了军礼,却被廖智摆了摆手。

    “这不是战场,不必讲究这些虚礼。今日将诸位叫来,一是为了安排后面的行程,另一方面就是为了石炭补给。”

    见廖智并不着急,杨道的心中一松,忍不住问道:“指挥使这里可是有殿下的指示?”

    廖智哈哈大笑起来,用手指了一下他们几人笑道:“羽林卫学到底教了你们些什么?为什么每个人一听我说,就猜了出来,这也未免太无趣了。”

    杨道笑道:“指挥使表现的太轻松了,若是石炭难以补给,怕是也没有闲暇歇凉了。”

    廖智又笑了笑,站起身来到长桌旁,指着桌上的地图说道:“殿下那里有更多的情报,该让我们知道的,差不多都跟我说了。这一路顺风顺水,动用蒸汽机的时候并不多,但是船上准备的石炭也已经快消耗完了。

    来之前,殿下就给我指了几处有石炭的地方,据说都是最开始的那个夷人发现的,只不过便宜了我们。

    不过,这几处石炭矿,最近都在数千里之外,等到了印加,我们依旧需要停留几日,砍伐一些木材储存。

    诸位请看,在南大陆的中部,这里有一条河,就在河流入海口南方的海边,就有一座石炭矿。

    由于当初的地球仪模型的比例有一定的偏差,经过用经纬线的测试,差不多应该在南纬37度左右。

    我们现在在北纬十六度,按照一个维度两百二十里计算,我们距离那座石炭矿,还有整整一万零五六百里。”

    前世的朱瞻基几乎控制了哥伦比亚和秘鲁,玻利维亚的近半矿产资源,岁全世界的矿产分布都非常了解。

    整个美洲并不缺煤,甚至还有不少能排进世界前十的大煤矿。不管是北美的加拿大,美国,墨西哥,还是南美,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大型煤矿。

    但是这些煤矿除了哥伦比亚北部的煤矿,几乎都不在海边。

    哥伦比亚北部的煤矿,那也是在加勒比海那一边,现在可没有巴拿马运河,想要去挖,也只能等到绕过南美大陆。

    他对着地球仪想了许久,才想起了一件往事。

    2013年的时候,他应邀到智利参加一场纪念仪式。这场纪念仪式是智利关闭了国内最后一座煤矿后举行的。

    因为参加了这场仪式,他知道了智利1852年就在中南部的洛塔进行煤炭开采,洛塔一度成为智利的工业中心,每年抵港的运煤船超过两百条。

    整个智利被誉为铜矿之国,金属矿产非常丰富,但是煤矿资源却很缺乏。他们整个国家,也就只有洛塔和洛塔之北的第七区有两座煤矿。

    但是当上层的煤炭被挖空,开采成本剧增。96年的时候,智利国家煤炭公司生产成本每吨一百四十美元,而同期进口煤炭价格每吨五十七美元。

    由于亏损严重,在此后的十年间,智利的煤矿陆续关闭。2011年他们售出余货,2013年四月正式进入清盘阶段,关闭了所有煤矿。

    洛塔在后世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城大小的城市,即便是对南美非常了解的朱瞻基,也是因为参加了那次的纪念仪式,才知道了这个地方。

    他还应邀到煤矿被关闭之后的煤矿博物馆去参观了一番,清楚地记得这座煤矿就在海边,距离洛塔港只有几百米的距离。

    所以,他除了标注了哥伦比亚北部的塞雷洪煤矿之外,也将洛塔煤矿标注了下来。

    反正现在的蒸汽机设计就是一个大锅炉,还没有设计成煤炭专用炉,即便没有了煤炭,船员们只需要准备一些干柴,也能继续行驶。

    只是木柴不经烧,要消耗的人力多一点而已。

    听了廖智的介绍,杨道他们的担心也没有了。

    他们几人测试了一下大致的距离,发现绕过南美大陆,抵达南大陆的东北,距离竟然跟他们从大明走到这里相差不远。

    这样算下来,只要能在前方补充上石炭,他们省一点,多利用风帆,也能捱到那里去。

    安排好了正事,一帮将领开始闲扯淡起来。

    在东洲这边的土著女人,他们也见了不少,虽然皮肤颜色差不多,但是却没有大明女子的秀美。

    不过,这边的女人却是健壮了许多,不少女人都是大明人喜欢的丰满葫芦身材。

    而当地女子跟东瀛女子一样,喜欢上大明男人的健美。即便她们不喜欢,也会被部落的男人们推到大明人的怀里,想要借大明男人来改变自己的基因,生出像大明人一样的孩子。

    除了像杨道这样新婚燕尔,还对妻子心有怀念的男人,大部分将领都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当地的女人。

    至于那些士兵们,这段时日也有不少趁机上岸,用一颗琉璃珠,就能换了女人投怀送抱。

    杨道不想对不起自己的妻子,听的心烦意乱,忍不住岔开话题道:“分开了一个多月,也不知道狄指挥使他们,如今怎样了。”

    廖智笑道:“我大明火器无双,装备精良,只要不是大雨之夜,对手用人数来填,否则怎么也不会吃亏。”

    另一个羽林卫学出来的千总杜越有些忧虑地说道:“别的不怕,就怕染上时疫啊!”

    杨道笑道:“你没有看三月出的医书吗?时疫不是时疫,而应该称之为病毒。谁能想到,那瘴气,创伤导致的死亡,都是病菌引起的啊!”

    而在数千里之外的北大陆中部,两支大军在一片平坦的草原上摆开了对垒的阵势。

    从美洲大陆登陆以后,狄平夏他们已经发觉,这里完全不同于南洲的荒芜,而是呈现出一片热闹的景象。

    这里虽然还没有国家的建立,但是大大小小不同的部落却一直在相互交易和征战。

    只用了一串琉璃珠,他们上岸地方的部落首领就安排了四个熟悉周边地形的族人给他们当向导,带他们走出大山。

    这一个月来,几个有语言天赋的年轻通事不仅跟着四个向导学说话,还跟沿途的各个部落的人都学说他们的语言。

    虽然大多数时候依旧只能靠动作来表达,但是他们也学会了不少各族的简单语言。

    比如说你好,交易,钱币,不行等等单词。

    他们来的时间似乎不是太好,因为一出南北山脉,就遇到了当地的乌鸦族西进,与黑脚族进行大战。

    黑脚族就居住在山脉的半丘陵地带,他们以种植烟叶和狩猎为生,民风彪悍,但是人数却不多。

    而乌鸦族是西部大平原希达察族的分支,他们的生活多以野牛和马匹为重要食物来源,野牛为他们提供肉食、衣著、长袍、圆锥帐篷篷罩、牛腱线绳、容器及盾牌等。

    除了这些,他们还会种植粮食和甜菜,这种甜菜也是他们主要的食物之一。在乌鸦族社会中,食物加工、建筑房屋、缝制衣服都是妇女的工作,只有战争才是男子的任务。

    因为势力庞大,他们几乎占领了整个西部丘陵地带,(从黄石公园一带到蒙大拿州大部)并且想要垄断整个烟叶的交易。

    是的,乌鸦族也是这一片区域的商人,他们把种植烟草视为大事,须举行仪式。根据他们的传统,烟草是神授,可以克敌制胜。

    在乌鸦族人中间,他们甚至还成立的烟草会。烟草会不同于其他会社,相当于教派,要收取会费并有一套繁缛的入会仪式;并且男人及其妻室均可参加。

    所以,哪怕看到乌鸦族的人吸食烟草,然后一个个变成疯子一样,也不需要奇怪。

    因为他们每天都要吸食一次,这对他们来说,跟吃饭一样必不可少。

    乌鸦族势力庞大,他们的主支希达察族更是占据了大片的平原地带,并且一直向东,在跟达科塔族争夺达科塔人的土地。

    一看到乌鸦族人骑的高头大马,狄平夏立即喜出望外。

    在山脉以西的地区,虽然野牛不少,但是马匹却不多,他们这三千人即使想要买马也买不到。

    现在看到数千乌鸦族人全部骑着高头大马,狄平夏疲惫的精神立即振奋起来。“展旗,派出使节谈判。”

    通事王全看着远方那似乎一触即发的战场,有些害怕。“大人,对方可是要打仗啊!”

    “怂样,这些乌合之众有什么怕的,不听话就给我打,注意,只能打人,不许打马。老子走了一个月的路,早就走的不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