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刘万对家乡的记忆早就已经模糊,每当回想起家乡,他的脑海里就是母亲被沉猪笼时候那绝望的眼神。

    这也让他对家乡的一切都充满了憎恨,因为他所有的悲剧都是自己的亲人们带来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非是自己的亲族,害死自己的母亲,让他变成了一个孤儿。

    他还记得家乡的名字,这也让他对调查家乡的一切有了依据。

    来到彰德府之后,他就已经派了几队人员前往家乡调查,有锦衣卫,也有咨情司的人员。

    他们手持公文,有当地官府的支持,几日下来,就大概调查清楚了当年的往事。

    他的父亲当初是个精明的猎人,因为擅于捕猎,家中的日子并不难过,并且还因经常有猎物出售,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但是因为擅于捕猎,他父亲最终成为了猎物的目标,死在猎物的口中。

    太行山多虎,死在老虎的口中并不让人意外。

    只是父亲死了之后,母亲不到三十,按照朝廷规矩必须要改嫁。

    家族要让他母亲嫁于家族内一个二流子,但是他母亲不愿,自己寻了外族的一个踏实汉子。

    所有的一切纠纷都源于利益,刘万父亲因为能干,除了继承了三亩地,他那几年通过卖猎物,赚取了不少银子,当时地价便宜,所以就又买了八亩地。

    八亩地,对一个在太行山下的贫苦家族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那三亩地原本就是属于刘家,刘万母亲如果要改嫁,是带不走的。

    但是这后买的八亩地,可不是属于刘家,刘万母亲改嫁,是要带走的。

    就为了这八亩地,刘家开了族老会,判定了刘万母亲的死刑。

    得到了最清楚的结果,刘万的心里无比的愤怒,还有一种滑稽感。

    八亩地,一条人命,连官府都没有经过,只是家族的几位族老碰了一下头,就决定了下来。

    难怪殿下一直在说,要加强官府的基层的作用,打压家族势力。

    这家族,虽然在许多时候能成为官府有效的补充,管理乡民,但是,他们的立场永远是一直对外的啊!

    封闭,保守,不思进取,只会窝里横,这就是家族……

    刘万早就不是当初没有丝毫能力的小孩子了,生活在权力斗争最为复杂的皇宫,跟在朱瞻基的身边,他早就学会了用更宏观的视角来看待事务。

    这件事,他要替母亲报仇,却也要把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

    可惜的是,因为他记不得当初是谁抱走了妹妹。调查人员们虽然很轻易地就查出来了当年发生的一切,却因为不想打草惊蛇,没有问出妹妹如今在哪里。

    那些乡民们谈起将刘万母亲沉猪笼的事,能说的头头是道,事无巨细。但是因为当初还不到三岁的妹妹涉及到了抱养家庭的稳定,这方面的事情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不过,这也已经足够了,他回家乡只要能找到当初的具体参与人员,一切都能调查的清清楚楚。

    从彰德府出发,率先经过了刘万当初逃难的玉堂镇,这里也是蔡玉蘅的家乡。

    蔡家人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见到以为永远见不到的女儿。自从知道玉蘅被选进了宫,他们就只能当没有生过这个女儿。

    但是现在,当女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她那已经快五十的母亲哭的让人肝肠寸断。

    蔡玉蘅也是哭的不可开交,谁也劝不住。

    蔡家在当地是个小地主,家族势力也不算小,算是一方大户。

    但是在整个大明来说,他们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家族。能进皇宫的宫女大多都是来自这个阶层,因为只有小地主阶层的女子,才能有所顾虑,更容易控制。

    她们幸运的可能会被皇上临幸,或者赏赐给功臣,但是绝大多数,只能在皇宫中默默老去,悄无声息地死去。

    蔡玉蘅将这些积攒下来的银钱,全部换了绫罗绸缎,交给了母亲,对他们来说,这些来自宫中的绫罗绸缎,比金银更值钱。

    刘万也添了几匹细棉布当做礼物,这种细棉布是工部研发出来没有多久的。朱瞻基就最喜欢这种细棉布做成的内衣,比起丝绸来,细棉布更吸汗,穿起来更舒服。

    上有所好,下必行效。

    因为朱瞻基的喜欢,如今这种细棉布的价格非常昂贵,比得上一般的丝绸价格了。

    蔡玉蘅与家人的重逢是喜,但是刘万与族人的重逢,却是从一场官司开始。

    他将蔡玉蘅留在家中与家人团聚几天,带着护卫来到了林州。

    林州知县徐钢亲自到县城外迎接了钦差归乡,但是一见面,寒暄之后,刘万就将一纸诉状递给了徐钢。

    身为钦差大臣,刘万想要对付几个乡民不过是举手之劳。

    但是那样蛮干毫无意义,他的母亲早就死了,如果他对族人打打杀杀,那么民众对他的同情就会变成厌恶。

    因为不管怎么说,对自己的族人下手,都是不能被世人接受的。

    数千年来,这片土地上,基本都是以家族传承为基础,即使王朝更迭,也从来没有变化过。

    刘万之所以选择告状,而不是私下解决这件事,就是跟马德钟学的。

    马德钟因为父母祖坟被刨,状告孔家,如今这个官司还在审判之中。

    通过这个案子,太孙殿下已经基本达到了目的,将孔家的声名彻底拉了下来,现在天下人几乎都知道,所谓的圣人之后,也不过是一个仗势欺人的家族,也有许多腌臜事。

    而他现在身为钦差大臣,却不仗势欺人,只是以朝廷法度来状告家族。虽然会让人对他不念本,但是,殿下应该会借着这件事,达到某些目的吧!

    至于本……,从自己母亲被沉猪笼,他就只有恨了。

    变成小太监他并不恨谁,没有师父,他恐怕早就死了,现在虽然不再是个全乎人,但是毕竟还活着,还能享受荣华富贵。

    他现在就期待自己的妹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