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安排刘万去彰德府,其实是早就安排好的。

    他在年后的时候,就跟朱瞻基请假,想要回乡去寻找一下妹妹。

    自八岁离乡,如今已经有快二十年,他都没有回过家乡。

    自见到蔡玉蘅之后,他就经常回忆年幼时候的一切,死去的父亲,被沉猪笼的母亲,还有那不到三岁就被抱走的妹妹。

    朱瞻基在知道刘万的心思之后,却让他不要心急,因为自他知道赵王朱高燧如今变成一个财迷之后,就有心敲打他一番。

    特别是他竟然还敢参与进山东粮食大案之中,朱瞻基怎会轻易放过他。

    所以他让刘万等到处理银行事务的时候,去彰德府,而林州,就是彰德府的下面的一个县。

    刘万请假归乡,还不算真正的衣锦还乡,身为钦差归乡,就连当地的知府,也要对他以礼相待。

    刘万对这种安排当然没有异议,所以今日在朝堂上,就大声应下。“奴婢定当用心办事,将赵王所欠银两,一文不少地追回来。”

    朱瞻基这才又转向群臣说道:“礼部,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主官出列。”

    众人都不知道朱瞻基要干什么,但是吕震他们不敢马虎,直接站了出来。

    朱瞻基说道:“孤记得小时候听解师讲古,说过汉代最重诚信,即便是亲王,欠债也要加倍赔偿,否则就会被削职除爵。孤对这些不甚了解,却也知道诚信的重要。孤要你们联合起来,起草一份律令,今后大明以诚信为本,凡有欠债五千枚银币以上,不管是公侯伯子男爵,一律削爵一等,超过五万,即便是公爵,也给我削为平民。文官欠银,同样照例处理,另抄家还债。”

    大明只有限制百姓的法律,却没有针对勋贵和官员的法律,朱瞻基这样一说,所有人都人心惶惶,恨不得现在赶快把欠债还上。

    银子事小,爵位才是传家之本啊!

    勋贵们能够想象的到,文官们巴不得将这份律法制定的越严越好,今后想要欠银不还,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爵位够几次削的。

    不过朱瞻基又说道:“此律法之针对有钱不还之人,对于正常的借贷,还是应该鼓励。否则的话,那些民间高利贷又要兴起了。”

    以吕震为首,四为主官皆断然应是。

    朱瞻基又说:“另,制定大明现金,现银交易律法,从今往后,超过一万枚银币,严禁出府交易。若要出府,必须通过银行承兑。”

    这又是一个大招,甚至比刚才针对勋贵们的律法更加让人震惊。不过这一次,开心的是那些勋贵们,反对的变成文官们了。

    因为朱瞻基限制大额金银流通,主要的承受者就是各地的商户。以往的时候,他们最多只是到银行将银锭兑换成银币或者金币。

    一万枚银币,不过一千枚金币,那些商户基本上不会通过银行来走账,而是直接现金交易,这样可以避免商税。

    大明的商税非常地,三十税一,跟后世超过百分之二十,甚至生产厂家超过百分之五十的税收比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即便是这样,依旧没有人愿意主动缴税。

    但是现在,朱瞻基禁止了金银的流通,他们就只能通过银行交易了。这个时候,想逃税就难了。

    其实朱瞻基虽然是为了税收,但是更多的是为了金银的流通。

    前世他可是很清楚明末的社会财富分配不均,富人铸就上千公斤的银墩子埋在地下,穷人们连一个银角子都见不到。

    那个时代可不是如今,整整两百年,全世界的黄金有超过百分之六十流入大明,全世界的白银有超过百分之九十流入大明。

    可是呢?大明的官库里空的可以跑老鼠……

    崇祯皇帝让大臣募捐,连一万两银子都收不到,李闯进了北平,直接收缴了超过千万白银。

    而这还不是全部,因为在随后的满清入关之后,他们从那些“两袖清风”的大臣那里,捞的银子更多。

    这种财富的隐匿对社会的发展是相当不利的,政府缺少调节力量,只会让财富分配不均的趋势越来越严重,所以必须要从一开始发展商业,就必须规范起来。

    以前的时候,朱棣还在大明,他还不好动手,但是现在,真正的第一把火要烧起来了。

    向勋贵要账其实是一件小事,因为在如今这个时代,他们就是耍赖皮,也不敢真的耍到皇家面前。

    朱瞻基要是当真了,强硬地去要,没有人敢说不还。

    限制金银的流通,才是朱瞻基真正的目的。

    只有将社会财富掌握在朝廷的手里,才能让这些金钱真正发挥作用,要不然,再多的金银就是死物。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皇家的伸手问题。

    大臣们,百姓们才不敢相信皇帝的品德。百姓,官员,商人都把银子放进了银行,要是一个明君还好,要是遇到昏君,把银行的银子看做是自己的银子该怎么办?

    所以户部尚书夏元吉登时出列道:“殿下,万万不可,银行乃是朝廷金银流通之渠道,岂可与民间财富混为一谈。何况如今银行异地承兑手续费高昂,这也额外增加了商贩的成本,导致民间交易萎缩。”

    朱瞻基笑道:“爱卿所言有理,所以孤有意缩减异地承兑手续费,让利于民。”

    明明是要让交易无处隐藏,增加税收,但是朱瞻基的让利于民说的天经地义,让人哑口无言。

    夏元吉又道:“殿下可知,为何太祖时期发行宝钞,一开始尚可一对一,如今却逐渐废除?”

    谈经济,朱瞻基可不会怕夏元吉这个古人,他笑着说道:“归根结底是一个信用问题,纸质宝钞因为滥发,导致了财富不均,引发了货币危机。”

    虽然朱瞻基的话有些后现代,但是许多术语在他创建银行的时候,就已经流传开来,所以基本上每个大臣都能听懂。

    夏元吉点头道:“货币的发行,主要就是信用问题,但是殿下若将天下财富汇聚银行,这银行的信用谁来承保?”

    朱瞻基笑道:“孤可以立法,限制皇族向银行伸手。”

    “律法即可设立,当然可以废止。”

    说到底,这还是众人信不过皇帝的人品,这现金,现银可不是宝钞,如果皇上真的耍赖,没有人能制约皇权。

    不过朱瞻基早有准备,开口说道:“所以孤准备筹备一座新的银行,这个新的银行,皇族只在其中占据三成份子,不参与管理。”

    夏元吉并不退让,又问:“那由谁来管理,金银转运由谁承担?”

    朱瞻基说道:“在孤的设想中,这家银行皇家占据三成份子,勋贵占据三成份子,剩下的由大臣与百姓募股。而皇家与勋贵都不参与管理,只有监督权,由户部从民间挑选掌柜负责经营。每年经营者需要向股东大会述职一次,汇报经营状况。

    至于金银转运,则必须要通过大明银行来进行,除了大明银行,任何机构和个人都没有转运金银的权力。”

    百官都是刚听到朱瞻基的想法,哪有他想的那么周全。夏元吉深知这个殿下不打无把握之仗,也知道他虽然年轻,却老谋深算。

    他不想直接抗命,只能用拖字诀说道:“殿下,此事乃是大事,非一日即可定下。臣需要召集户部官员,对此进行细致分析,才能给殿下一个答复。”

    大明银行不管经营,只负责监管和金银转运。

    大明发展银行则是主要负责官员俸禄,财政拨款等。

    大明商业银行则是属于皇家的私人银行,內监用来赚钱的。

    最开始,朱瞻基想的很好,给內监的银行起名商业银行,就是想要发展商业。

    但是这个时代,没有人敢把钱往商业银行里面存放,除了跟內监做生意的商户,其他人有银子也不会往商业银行里面存。

    三年多了,商业银行虽然发展的一直很平稳,但是规模扩张不起来。

    朱瞻基就又想,干脆重新设立一家真正的商业银行,內监的这家商业银行改名叫皇家银行。

    不过,不管是银行改组也好,新设也好,必须要把欠账给收回来。

    重新设立一家银行,户部当然是欢迎的。

    商业银行他们插手不了,就连发展银行,他们虽然担了一个名,但是也不能真正的控制。

    发展银行是朱瞻基他银子组建起来的,虽然让户部侍郎郭资担任了提督,但是现在朱棣将郭资提升为了从二品,将这一部分业务剥离了出来。

    重新设立一家银行,并且由户部来控制,要说夏元吉不心动那是假的。

    但是,他更怕皇帝伸手,将这家银行的信誉彻底破坏。

    散朝以后,他就召集了户部主事以上官员,对朱瞻基的提议进行审核。

    这家银行要建,但是必须不能让皇上能直接插手。他们研究的对策,就是要斩断银行与皇室之间的联系。

    但是朱瞻基也说了,只有大明银行才能控制金银转运,这就给了皇上插手新银行的机会,这是一个不好解决的问题。

    通过大明银行,皇上能直接抽取新银行的金银啊!

    相反,对于在大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