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马德钟要回老家,其实从海州登陆最方便,或者干脆就从运河走,运河离他家乡也不算远。

    但是他事先并没有考虑周详,只是听到了有到山东执行任务的机会,他一打听,有足够的时间回一趟老家,所以就主动请缨。

    从胶州到兖州,直线的距离并不远。但是要经过大片的山区。山东由于连年天灾人祸不断,如今的响马山贼数量众多。

    真要直接穿过山区,道路险阻,不安全。

    马德钟原本也准备随大流,到了青州再转向西南。但是与锦衣卫镇抚使冯小年的一番谈话,他改变了主意,准备带着部下走直线,穿过山区。

    从胶州就要分开,一大早,众人就纷纷来与马德钟告别。

    冯小年昨夜被灌的大醉,虽然起床了,精神依旧有些萎靡。

    “马兄弟,昨晚之事已经安排妥当,林马头他们已经在城外驿站等候。去时你无需为他们操心,但是返程之时,尽量能将他们全部带回来。”

    因为是朱瞻基的亲军,又算不上高级将领,马德钟对锦衣卫并无偏见。见冯小年说的客气,回礼说道:“镇抚使请放心,既然与我一同行动,我马德钟就视他们为战友,绝不会丢下一个兄弟。”

    率领十个部下来到城西的驿站,这里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十一匹高头大马,这些马都已经喂饱,不需要他们途中再去找寻草料。

    除了这些马,还有十四个身穿海军制服的将士,他们只有十个是真正的海军,另外四个则是锦衣卫的调查人员。

    他们负责南路的调查,查明山东当地的粮食发放状况,而他们比马德钟他们走的还要远,会一直穿过山东,抵达西南部的济宁。

    这一下,一行就有二十五人了。他们都是军中精锐,又携带火枪,根本不用怕小股山贼。

    所以他们这些人就准备直接走诸城,穿过沂源,抵达莱芜,过泰安,这样能节省一半时间。

    其他地方都好说,那沂源可是山东山最大,最多的地方,山贼也最多。

    锦衣卫这一次从那里走,除了查案,同时也肩负了勘察地形的任务。

    山东如今已经修了水泥路,但从胶州到莱芜这一条线却没有修,只有安丘县有一段水泥路。

    不到午时,一行二十五人就抵达了山东古镇景芝,这里也是山东高粱烧的发源地。

    从大明建国,朝廷大力查封大米酿酒,景芝却因为主要是以高粱为主要酿酒原料,反倒越发红火。

    这里的白酒畅销全国,就连京城也有这里的酒卖。

    不过受益于近几年从南洋运回来了大量大米,如今的大米酿酒已经放开了一部分,大明如今只要愿意花钱,还是有酒喝。

    “马把总,景芝也有一座驿站,我们不如在这里歇息一番,顺便一人买几斤这里的高粱烧,奔马寒冷,也能御寒。”

    马德钟大方笑道:“唐总旗对这片熟悉一些,就带我们去一家地道的作坊,这买酒的银子,就不要跟我争了。”

    他们人可以不用休息,但是马不行。这里的驿站也不可能有二十多匹马给他们更换,一直到莱芜才能换马,所以必须要省一些马力。

    何况这天寒地冻的,他们虽然带的有干粮,但是能到驿站喝一碗热汤,人也会舒服许多。

    在景芝歇息了一番,众人携带的水袋全部倒空,换了美酒,随后又继续启程。

    天黑之前,众人抵达了位于沂山东北的蒋峪,这里是进入沂山的门户,天色已晚,众人在这里歇息了一晚。

    他们一帮人身穿军装,来到这偏僻的小镇,自然引得一阵鸡飞狗跳。

    当地的驿卒热情款待,就连里长,巡检司也都亲自登门拜访。

    马德钟他们并未出头,任由那个锦衣卫的总旗唐春以探亲水师兵的名义,与他们交流。

    问到南洋大米,这里也是半年多未见,让众人的心就沉了下来。

    在胶州还一切如常,但是进入了内陆,就数月不曾见到南洋大米了。

    不过因这里并未遭灾,加上靠山吃山,这里的百姓生活虽然苦了一点,倒也不至于过不下去。

    第二日的道路最是险阻,虽然一人一马,轻车简从,但是因为全是山路,他们一日的时间也才走了一百里地,傍晚时分抵达了沂源。

    在路上折腾了两天,所有人都有些疲惫不堪。但是四个锦衣卫的人员依旧没有安歇,连夜与当地人员联络,查探民情。

    这里的县城还比不上山外的一个小镇,但是毕竟有朝廷官员,在城西也有一个百户所。

    唐春联络了当地的锦衣卫小旗,却发现这里的情况比他想的更加严重。

    因为这几年来,除了永乐十五年朝廷运过来了一批救灾粮,此后根本没有任何粮食运过来。

    而朝廷的公文上,虽然下达的有移民书,但是与林三他们所言一致,都只是允许百姓向西北移民。

    这种情况让唐春忧心忡忡,这不是一州一县,而是整个山东的大部,都没有遵循朝廷的旨意。

    而这里山野化外,许多外界的情况根本不了解,更别说知道朝廷已经连续三年向山东运粮。

    至于允诺百姓以工代税,大部分老百姓根本不知道。

    不知道到了莱芜,泰安那样的大城,情况会不会好一些。

    但是随后的旅程让他失望了,不管是莱芜还是泰安,情况都差不多。

    整个山东犹如有一层黑幕,挡住了朝廷的光明,让百姓依旧生活在黑暗之中。

    唐春原本一直在胶东,胶州一带活动,主要负责监控当地的武将。他根本没有想到,在内陆地区,竟然会如此黑暗!

    到底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为什么那些官员就不想让老百姓过的好呢?

    他不敢胡乱猜测,只能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一一记载了下来。

    经过四日的奔波,马德钟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对家乡的一切记忆,他早已经模糊,只记得城东马家村,父母葬在泗河以南的村落南部,一片山坡下。

    “马兄弟,这回到了家乡,今日是住在县城,还是直接回家?”

    马德钟苦笑了一下说道:“我连住的村子都记不得在哪里了,家乡也无亲人,还是在县城住一晚,明日再做计较。”

    “可还记得村子的名字?”

    马德钟点了点头。“这是忘不了的。唐总旗,连日赶路,今日找家酒楼,你我兄弟好好喝一场,明日不如修整一天。”

    唐春摇了摇头道:“此番了解,触目惊心。这山东仿佛不是我大明疆域,各级官府各自为政,根本不理朝廷法度,这种情况我要早做计较。如今这曲阜距离兖州城也不远了,我欲今夜就赶到兖州,只能等归途时再结伴同行。”

    马德钟虽然不清楚锦衣卫的查案,但也知道他们身上背负重任,不像自己这次只是回乡探亲。

    而且沿途的情况他也有所了解,知道这是一件天大的案子,不敢耽搁了唐春他们的行程。

    他点了点头说道:“三日之后我每日就会派兄弟到这北门渡口等你,但是最多只能等你三日,半月内必须回胶东复命。”

    “晓得了,你也无需派人到这里吹寒风,只需要安顿下来,交代城门令一番,他们是不敢怠慢了我们锦衣卫的公务的。”

    双方约好了见面的方式,唐春他们也不进城,直接绕向了城西的官道,向着兖州飞奔而去。

    目送他们离开,马德钟才又回头看了看远处曲阜的城墙,轻轻叹了口气。“先进城找一家客栈住下吧。”

    “头,那马呢?”

    “自己花钱先养着吧,不用去给驿站添麻烦了。”

    八九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家,马德钟对家乡的印象已经很模糊。

    在城门处进行勘合登记,城门小令见马德钟是本地人,格外惊讶,不过也变的格外热情。亲自带着他们找了一家大型客栈,让小二把马伺候起来。

    此时天已傍晚,这小令也不怕有官员进城,带着他们忙东忙西。他是个嘴巴极为利索之人,几乎没用马德钟说几句话,就把一切都办妥了。

    马德钟却之不过,拉他一起共进晚餐,以示感谢。

    这小令也不推辞,按照人数点了一顿不算丰盛,却也不掉面子的酒席,这才跟他细细分说起来。

    得知马德钟少小离家,这次乃是回乡探亲,还想将父母之坟迁往京师。

    他让马德钟拿出了一枚当五十的铜币,塞给了小二,让他直接去棺材铺买回了香烛草纸。

    而马德钟记忆中已经模糊的村子,他这个当地人很是清楚,三言两语就帮马德钟回忆起来了一些细节,确定了位置。

    马德钟不怕他起歹心,这是县城,有县衙,巡捕。这里是孔孟之乡,更有一个千户所驻扎城北。

    他们十一个大汉,还携带火枪,一般势力也根本不敢动手。

    马德钟怀疑对方是县衙的包打听,加上自身光明磊落,所以也就实话实说,跟对方杯来盏去,也问清楚了自己想要知道的。

    在宵禁前送了对方离开,他们留下了一人值夜,其他人就都上了炕,然后相互给对方上了伤药。

    他们是海军,虽然有教过骑马,但是骑术都很一般。这连续几日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