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泡在温暖的水中,朱瞻基双目微闭,如同精钢铸就的身体轮廓就这样暴露在绿竹和青梅的面前。

    今年已经满了十八岁的朱瞻基身体已经完全发育成熟,原本有些瘦削的身体,肌肉也逐渐隆起。

    但是他的健壮不是健身房那里面完全为了体型的视觉冲击而练就的那种肌肉隆起的健壮,而是一种轮廓分明,却又线条优美,充满柔韧的结实。

    这个时候,朱瞻基浑身动也不动,只有他的胸膛以一种非常奇怪的频率,在不停地起伏。

    绿竹和青梅都不敢惊扰了朱瞻基,安静地收拾着旁边的毛巾和软垫,准备一会儿给朱瞻基按摩。

    她们不懂朱瞻基平日练的都是一些什么,有时候学着朱瞻基想要摆出那种难度极高的动作,反而会把自己弄的浑身疼痛。

    太孙妃告诉她们,太孙练的有道家吐纳术,也有瑜伽,可是她们对这些都不懂。

    她们只知道,只要本本分分地伺候好太孙殿下就好了。

    从水池里赤条条地出来,两女连忙各自拿了一条毛巾,帮朱瞻基擦干了身上的水珠,朱瞻基这才又随意地扭动起了身子,摆出了几个匪夷所思的动作。

    要是以往,因为追求身体的抗击打能力,他的瑜伽呼吸术练到高深处,却不敢将这些动作也都练到极致。

    因为瑜伽走的是轻盈,持久的路子,与搏斗的爆发力和抗击打能力是背道而驰的。

    但是这一世从小开始练习道家的吐纳术,一直到现在,他才算是明白了道家的吐纳术到底比瑜伽好在哪里。

    瑜伽的作用是调节和开发身体潜能,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作用是明显的,有用的。因为只要长期练习,人人都能感受到身体的变化。

    但是道家吐纳术却远比瑜伽要高深的多,因为道家吐纳术,几乎是完全改变一个人的身体,进入另一个层次。

    为什么道家吐纳术一定要从小时候开始练习,长大以后,练习的作用就不明显。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只有从小练习,才能在身体还没有发育之前,就完全改变一个人的体质和内府,让整个身体都能契合道家功夫的养生和发力。

    这从本质上改变一个人的身体,相对于瑜伽的改善和挖掘潜力来说,要高出了一个层次。

    朱瞻基这幅身体不如前世强壮,前世他能长到将近两米高,两百斤的体重,但是这一世,很难长到一米九。

    不过即便如此,他已经比绝大多数人要高的多,站在人群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关键是他能感受到现在自己联系的层次比前世要高,可是这个身体似乎依旧还没有改善完毕,让他有一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

    虽然朱瞻基并没有像普通人一样活动自己的身体,但是他在调息的时候,就已经在身体内部让自己的每块肌肉得到了充分的锻炼,甚至包括内府。

    趴在了头部被挖了一个洞的软垫上,他放松了全身的肌肉,让绿竹和青梅两女用力帮他按摩,缓解着身上肌肉的疲劳。

    两女对他的身体一点也不陌生,也不像最开始那么害羞了,用力地按摩起来。

    一番按摩之后,两女又端来了一碗野山参炖的鸡汤,朱瞻基足足喝了两大碗,这才吩咐道:“帮孤穿衣,让人摆驾,去刘昭训那里。”

    绿竹这个时候大着胆子说道:“殿下,太孙妃这几日胃口不太好,吃什么吐什么,盼着殿下能去看望一番。”

    按照宫里的规矩,凡是怀孕的嫔妃,自动就失去了侍寝的权力。

    朱瞻基的嫔妃众多,一日一个,想要轮上就要两个月了。这些日子,除了白天偶尔能见到一些怀孕的嫔妃在花园里晒太阳,朱瞻基会与他们说几句,晚上倒是真的没有去安慰过她们。

    看绿竹忐忑的样子,朱瞻基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你为主着想,忠心可嘉,孤不会责怪于你。你既然说了,我就去爱妃那里坐一坐。”

    只穿了一身内袍,朱瞻基披散着头发,在一帮内侍的簇拥下,来到了后殿。

    此时刚吃完晚饭不久,孙娴的后殿里,她带着一帮嫔妃宫女正在裁剪着小儿的襁褓和衣服。

    到了晚间,为了怕伤着眼睛,是不允许她们动针线的,所以她们一般都是白天绣花,缝制,晚上裁剪。

    “殿下过来了,……怎地头发还没有擦干?”

    “干了,只是懒得梳头,反正一会儿还要睡觉,明早再打理也是一样。”

    薛尚宫摸了摸他的头发,见果然是干的,这才没有追究下去。笑道:“怕是殿下又心疼绿竹青梅,不忍她们劳累了吧!”

    两女一听,都低着头站在一边,不敢接话。

    她们是孙娴专门安排的接替春夏秋冬四女伺候朱瞻基洗澡的,目的就是为了固宠。

    两女也是姿色出众之人,不过毕竟还是归纳到宫女系统的人。他们跟兴庆宫的女官总管薛尚宫差了好几个等级,就连太孙妃也对薛尚宫礼遇有加,她们哪敢跟薛尚宫争辩。

    孙娴这个时候笑道:“宫里谁人不知,殿下看似不解风情,却最是怜香惜玉之人。”

    这段充满酸味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又作干呕状。不管是真是假,这个时候朱瞻基都必须要关怀一下。

    他来到了孙娴的身边,抓住了她的小手问道:“爱妃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孙娴的脸上充满了满足,轻声说道:“不妨事的,只是这些时日有些恶心,孕吐比别人反应大一点,不妨事的。”

    朱瞻基的心里叹了口气,老婆多了,就是这点麻烦。许多时候在人前不得不作戏,可是作戏时间久了,就连真心也难以得见了。

    不管是孙娴也好,胡良娣也罢,她们对朱瞻基的感情自然是不掺假的。可是,她们除了获得朱瞻基的爱,更主要的是在其他人面前树立自己的形象,稳固自己的地位。

    而朱瞻基还不能拆台,必须维护他们的地位。

    今日有其他嫔妃在场,孙娴自然要作一番,朱瞻基还要顺着往下演,表现出一副蜜里调油的姿态,让其他人不敢冒犯太孙妃的地位。

    这不仅仅是维护孙娴,也是维护宫里的规矩。

    陪着孙娴闲聊了大约一刻钟,嘘寒问暖了一番,朱瞻基这才告辞离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