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他将一个瓶子装满了水,并且划上了刻度。将一截弯折的铜管插进了水中,

    他把另一个铜管插入一个瓶盖,盖子的中间有一个小孔,朱瞻基将铜管插入,然后又用胶水将缝隙粘实。

    在旁边帮忙的马迪然后用一截鸭肠套在两个铜管之间,朱瞻基先用手指堵住气瓶这边的铜管,让马迪在铜管里面加满水。

    马迪往铜管里面注满水然后快速用线绑紧了鸭肠,这个时候,朱瞻基端平了铜管,松开了手,但是水却没有流出来。

    朱瞻基这个时候问道:“你们可以看到,铜管里面虽然装满了水,但是在鸭肠被绑紧之后,水就不会流出了,这是什么原因呢?”

    众人当然说不出来,只是好奇地看着。

    空瓶这个瓶盖上面还有一个小孔,一根小棍下端连接了一块火石。

    而在瓶盖下面还有一个铜片制成的吊篮,吊篮旁边有一块磨石和引线。

    朱瞻基在吊篮里面装上了份量充足的红磷,小心地调整好了位置,将瓶盖端平盖了上去,最后将瓶口封好。

    所有人都不知道朱瞻基要干什么,只有作为他助手的马迪兴奋无比,将胶水抹好之后,焦急地等待着胶水凝固。

    朱瞻基这才说道:“我们都知道身边有空气的存在,但是却不知道空气到底是什么组成的,重量又有多少。今天的这个试验,就是想要知道空气中有多少是有助燃烧的,又占了多少比例,有多少重量。”

    因为朱瞻基是太孙,因为所有的人都是端他的饭碗,所以才没有人直接反驳他的话。不过,从众人的神色中,也能看出,大部分的人还是不以为然的。

    只凭这两个瓶子的简单装置,就想测出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这实在有些天方夜谭了。

    但是马迪却对朱瞻基的话深信不疑,因为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面,马迪已经不停地在各个层次学习着朱瞻基灌输给他的新东西和新的思想。

    从轴承到机床,然后衍伸发展出来的各种新的工业技术。还有那可以载人上天的滑翔翼,如今的马迪虽然还年轻,但是已经算是最顶尖的总工程师了。

    有了数学方面的积累,各个部件之间的衔接,包括承受力度的计算,马迪已经超过了朱瞻基。

    这几个月来,他已经带领一个团队,完成了将近一百架滑翔翼的制作,并且全部经过了上天的测试。

    接触多了空气力学,马迪也是对空气了解最多的人之一,因为滑翔翼是靠什么上天,本身就是他现在研究的方向。

    他也是最坚定地认为,空气是有重量的人。

    作为工部军器局的九品大使,在级别上,十六岁的马迪算不上高。因为许多勋贵,文官的孩子,一出生就有相应的爵位,远远高出了正九品。

    但是那些只是勋爵,在目前大明有职位的正式官员里,马迪却是最年轻的一个。

    朱瞻基看了看马迪,他会意地又看了看胶水,说道:“殿下,还要再等一会儿。”

    朱瞻基点了点头说道:“那你跟诸位大臣们说说,我让你做的铁球试验。”

    马迪毕竟年幼,虽然在诸位长官面前,但是也没有半点畏惧,有些激动地点了点头,然后问道:“诸位大人,你们可知道为什么树上的果子到了成熟,就会掉在地上,而不是飘在空中?树叶会随风飞舞,可是最后又掉在了地上?还有一个十斤的铁球,和一个一斤的铁球,同时掉下来,哪个先掉在地上?”

    他的职位虽然低,但是他的大伯如今已经是工部的中层官员,父亲又是直接投靠了朱瞻基,在为朱瞻基服务。

    更重要的是,他的妹妹嫁给了朱瞻基,如今是六良媛之一,他又深受朱棣和朱瞻基的喜爱。

    所以虽然活泛了一点,倒也没有人怪罪他。其中一个跟马致才关系不错的老所副笑道:“当然是十斤的铁球先掉地上。”

    马迪笑道:“不,我亲自试过了好几次,都是几乎同时落地。”

    “为什么?”

    马迪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殿下说是惯性的加速度不够,所以才是同时落地。”

    陈诚抿着胡须问道:“那为什么天下万物都会掉地上呢?”

    “那是因为地心引力的存在,我们的地球围着太阳转,月球围着我们的地球转,都是因为引力的存在。要不然,我们生活在一个球上,为什么不会飞走呢?”

    这些概念让这个时代的人接受有些困难,虽然大部分人都已经远远看到过地球仪,也隐隐接受了人们是生活在一个大球上,但是这许多知识,还是来得太汹涌了,接受不能。

    马迪又说道:“铸造场那边按照殿下的吩咐,正在铸造一个空心铁球,等铁球做好,殿下说要让我们都知道大气压的存在。”

    又有人问道:“什么是大气压?”

    马迪一下子有些卡壳了,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求援地望了望朱瞻基。

    朱瞻基笑了笑说道:“不知这位经历有没有看过斩刑?人的头被砍掉之后,浑身的血液从颈部就会喷几米高,这就是大气压的原因。”

    朱瞻基开口了,就是有不同意见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反驳。虽然更多的人认为,血溅射那么高,恐怕是因为人体的原因。

    朱瞻基继续说道:“把一个木头往水下放,水越深,水压就会越大,浮力就会越大。既然我们的四周充满了空气,那么空气当然也会有压力。”

    一位中层官员说道:“可是为什么我们会没有感觉?”

    朱瞻基问道:“那鱼儿知道水里有压力吗?”

    这个时候陈诚说道:“这一点我可以证明,我多次出使西域,也曾登上去过西域高原。那里就不适合我们汉人生活,许多人上去之后就呼吸困难,头疼欲裂。只有习惯那边环境的人才感觉不出来,同样,他们那里的人下到了我们这里,总是会浑身酸软,无力行动,也需要经过适应才能正常行动。以前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想想,应该是气压的原因吧!”

    朱瞻基当然知道为什么,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