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人与人之间是讲究缘分的,孙娴自小被张氏培养,一心想要把他培养成为一个合格的太孙妃,以后合格的国母。

    但是孙娴的性格天生缺少那种雍容大气,有点小儿女的作态。她天生就是那种小鸟依人类型的女人,能讨男人的喜欢,却没有那种撑得起大场面的风度。

    以前没有比较,张氏对她倒也还认可,可是现在有了比较,胡善祥忠厚善良、天性贞一,虽然在姿色上与孙娴不相伯仲,难分上下,但是在为人处世方面,却比孙娴要大气成熟许多。

    如今后宫中以昭懿贵妃为主,但是实际上,太子妃张氏的势力并不低于昭懿贵妃。

    昭懿贵妃是明日黄花,太子妃却是如日中天。朱瞻基的势力越大,地位越稳固,太子妃张氏的势力也就越稳定。

    所有的太监和宫女都是趋炎附势之辈,在这样的情形下,哪怕昭懿贵妃挂着长辈的名义,也要让张氏三分。

    张氏的喜好,同样影响了一大批人的态度。朱瞻基这些妻妾,不管以后的地位再尊贵,在张氏面前,都要逢迎顺从。

    不要说她们,哪怕就是朱瞻基当了皇帝,在张氏面前同样也要百依百顺。

    这个时代的以孝治国,可不是说说而已。

    后世的婆婆为了儿子,可能会儿媳妇曲意奉承。但是这个时代,哪家的儿媳妇也不敢在婆婆面前高声说话。

    张氏平日里还是秉持一碗水端平的,但是胡善祥的性格就入了她的眼,虽然进宫刚两个月出头,但是张氏却感觉跟胡善祥相处的比相处了六年的孙娴还要投契。

    如果是孙娴先怀孕,这种征兆还不会表现出来,但是现在只有胡善祥先怀孕,张氏自然表现的就对胡善祥更加亲近一些。

    不管吃的,用的,虽然不至于超出孙娴这个正牌太孙妃,但是也不遑多让。

    这些都让孙娴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朱瞻基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些弄巧成拙了。

    在原本的历史中,朱瞻基的确是偏爱孙娴,所以会废了胡善祥后位,扶起了孙娴。

    但是他来到这个时代,历史就已经改变了,他不会对任何女人有偏爱,自然也不会废胡善祥。

    现在说服了朱棣和张氏,立了孙娴为正妃,反而把局势弄的复杂起来了。

    朱瞻基不喜欢这种后宫中的勾心斗角,但是偏偏是他导致了这一切。

    现在想要让局势平和下来,那么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尽快让孙娴也怀孕。

    所以他回宫的这段时间,白天忙着跟海军将领进行军事总结,还要与內监进行新年筹备,然后还要清算今年自己的收入。

    到了晚上,他还要忙着维系后宫各女之间的关系,尽量让整个后宫有些诡异的气氛正常起来。

    他现在只能祈祷,胡善祥这次不要生下儿子,否则的话,这件事可真的难以解决了。

    虽然他不怕出现任何困难和挑战,但是少一事总是好过多一事。

    胡善祥既然已经怀孕,那就不能伺候朱瞻基了。不管是怀孕的女人,还是来了月事的女人,都失去了侍寝的权力。

    像后世那种怀孕了的女人还想躺在男人的怀里撒撒娇,在宫中是不可能的。

    每天,他都要去胡善祥的小院去坐坐,陪她说上一会儿话。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正经的男人,擅长的是调情和调戏。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不知怎么回事总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只能说,这个女人天生就带着强大的气场。

    孙娴的美貌不下于她,却是另一种风格。这种小鸟依人的性格其实是符合大部分男人的乐趣,朱瞻基也不例外。

    但是具体到婚姻方面,她的妻子必须要具有统帅整个后宫的能力,所以孙娴要做的还要更多。

    虽然她从十一岁开始就被教育成为一个合格的太孙妃,但是自身的性格限制她在这方面的能力。

    从选妃开始,她就努力地培养自己的势力。但是胡善祥的先怀孕,一下子将她努力打造的权力基础变的摇摇欲坠。

    孩子,继承人,这才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凭仗。

    如果她不能尽快有孩子,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朱瞻基对她也有一丝怜悯,从十一岁她就被送进宫里,她的人生的价值,就在于获得朱瞻基的欢心,诞生合格的继承人。

    她的亲族的期待,人生的价值都系于朱瞻基一己之身,现在又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所以也算得上是处境艰难。

    因为有了这样的心理,这几日,朱瞻基一直更多地留在她的房中,一方面是证明她的荣宠不减,另一方面也是想让她早点怀孕。

    不过,此举却又有些忽视了其他诸女,她们本来陪朱瞻基的时间就少一些,现在朱瞻基偏心了,自然又会有了纷争。

    虽然她们不会因此就责怪朱瞻基,心里自然会对孙娴有些意见,这又不利于后宫稳定了。

    当孙林跟朱瞻基提起此事的时候,朱瞻基也觉得有些头疼了。

    这媳妇多了,麻烦自然也多了,他就是三头六臂,也不可能让人人都满意。

    小年夜的晚上,朱瞻基在兴庆宫摆下了家宴,这次他没有喊朱棣,朱高炽这些长辈。因为宫中家宴也会很快进行,宫中如今都在为此准备。

    这次家宴,是把所有女人都汇聚一堂,他既然在身体上不能满足所有女人的需要,在心灵上也必须让所有人熨帖。

    蓝烟倒依旧是一副傻白甜的模样,这种时候,她这种与世无争的性格,更让朱瞻基满意了。

    而马欣,见了朱瞻基则是亲近中带着一些畏惧。

    她是朱瞻基指进宫中的,如今她的父亲,伯父,哥哥,都在各自的领域给朱瞻基了很大帮助。

    但是她年纪尚幼,朱瞻基临幸了她两次,第一次大出血,第二次隔了大半个月,依旧让她痛苦不已。

    她心思单纯,虽然知道这是夫妻敦伦,人之大义,但是身体单薄,承受不了。

    所以她现在依旧有些矛盾,在心灵上依赖朱瞻基,身体上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