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凌晨时分发动的袭击,到了午后时分,大明舰队就基本控制了尾崎浦一带的丘陵地区。

    但是,宗氏家族的成员经过指认,仍然还有二十余人行踪不明,逃进了宝满山区。

    对马岛虽然不大,但是想要从七百平方公里的岛上找到几十个人,还是比较困难的。

    因为对马岛几乎没有平地,全部都是山区。宗氏家族在这里统治了几百年,有不少秘密基地,几十个人往山里一藏,想要找到他们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不过,登陆总指挥易信对这些人都不太重视了。他们现在已经摧毁了岛上的管理体系,宗氏家族留下来势力被清剿一空,只剩几十个人,翻不了天。

    他跟朱瞻基的想法不一样,朱瞻基是站在国家外交的立场上在考虑问题,更重视政治正确。

    而易信当然不会有如此高的政治角度来考虑问题,身为一个将军,他更重视的是治下,或者说管理范围内的平静。

    对马岛是一个海岛,只要控制好了对外联络的渠道,这几十个人,就只能在山区里面当野人。

    所以,他当即向朱瞻基提议,除了留下第二舰队的数万人在对马岛驻守,还要把原本对马岛的民众暂时全部迁移出去,不留一人。

    因为没有了这些人,岛上藏匿的人就得不到支持,他们想要逃都逃不走。

    朱瞻基则在来到尾崎浦的第一时间,接见了被倭寇绑架而来的一百多沿海工匠。

    他们有少数人可能是主动从逆,但是大部分人都是大明沿海区域的普通民众。

    他们有些甚至是在朱元璋时期就被倭寇绑架而来,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能重归故里的一天。

    这个时候,大明舰队的到来,将他们拯救出来,也让他们一个个激动的痛哭流涕,远远地跪在路边,向朱瞻基这个大明身份最尊贵的贵人磕头。

    看着他们一个个衣衫偻烂,朱瞻基吩咐说道:“给他们换身衣裳,将大军从宗氏家族宝库里面缴获的金银,按照大明工匠十年的工钱,给他们补足俸禄,送回原籍。”

    想了想,他又说道:“仔细甄别所有人的身份,别让为非作歹之徒逃脱了制裁。”

    对马岛的尾崎浦主城虽然有三座船厂,但是只有一条主街道,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建在丘陵的半山腰,整个岛上只有零零星星的平地,种植了不多的小麦。

    岛上的粮食不能自给自足,所以岛上每年都需要与朝鲜和东瀛贸易才能满足岛上民众的需要。

    不过作为朝鲜和东瀛之间的贸易枢纽,对马岛的财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在宗氏家族的仓库和其他店铺,缴获的金银数量超过了十万两,另外还有大批造船用的棕麻,桐油和现成的木材。

    让黄渊开心的是,这里面竟然还有足足五船倭寇自北方偷伐的铁木,这些铁木,对大明舰队来说,也是急需品。

    朱瞻基沿着唯一的主道,一直行进到宗氏家族的主宅门口。这里背靠宝满山,俯瞰着整个城市,形成了一片气派不凡的建筑群。

    易信亲自迎接了朱瞻基一行,并且将他请进了宗氏家族的会议大厅。

    “殿下,根据多方的资料综合分析,宗氏家族共有直系成员一百八十六人,有六人常驻朝鲜,二十一人常驻东瀛。岛上应有一百五十九人,六十三男,九十六女,如今确认授首男四十五,逃亡十八。女亡十六,剩八十二。”

    朱瞻基扭头问道:“女人全是殉情自杀的吗?”

    在这个时代,女性殉情自杀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这一点即使是朱瞻基也改变不了。

    人心的改变,是整个社会人情变迁的一个漫长过程,人力很难直接改变。

    “是……”易信点了点头说道:“余下人等还请殿下示明。”

    朱瞻基撩起衣襟,走进了还染有血迹的大堂。“男人全部杀掉,女人四十岁以上也全部杀光。”

    易信楞了一下问道:“孩子也杀吗?”

    朱瞻基扭头问道:“难道孩子不是男人吗?长大以后难道不会成为大明的敌人吗?凡是男人全部杀掉,杨千户,前去监斩。”

    易信望着一脸严肃的朱瞻基,他跟朱瞻基不算太熟,所以不了解朱瞻基的为人,也不敢再劝。

    杨章德看了看易信,脸上故意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却听朱瞻基又说道:“封锁整个对马岛,凡是抓住宗氏家族成员,一律赏金两百两。另向朝鲜政府和东瀛幕府施压,让他们遣送回宗氏家族与倭寇有关联人员。”

    易信问道:“若朝鲜和东瀛不理呢?”

    朱瞻基冷笑道:“我大明舰队正需找人磨刀。”

    易信带着杨章德走出了大堂,忍不住抱怨说道:“殿下此举,只会让朝鲜和东瀛两国有了戒心啊!”

    杨章德问道:“即便他们有万分不情愿,只要我大明舰队站住了道理,又有何妨?如果他们不服,我大明舰队自会让他们屈服。”

    易信这才想起,眼前这人被誉为太孙殿下的头号狗腿,此人心中没有是非黑白,只要是太孙的话,就是正理。

    他补救地说道:“吾并非对太孙的安排有异议,只是怕杀戮太多,有伤天和!”

    杨章德笑着说道:“殿下有一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人的残忍。如果漏网任何一人,对我大明臣民造成伤害,那这些罪孽就是我们造成的。”

    整个尾崎浦已经变成了血的海洋,数十位宗氏家族的女眷被关押在宗氏家族临山的一座小院。

    杨章德一进院子,就被一位搂着一个不到三岁小孩的少妇给吸引住了目光。

    这个少妇正是花信之年,肤白貌美,丰,乳,肥,臀,还有一张祸国殃民的娇美脸蛋。

    她怀里的孩子不到三岁,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家族所面对的命运,此时在母亲的怀里,跟愁眉苦脸的母亲逗乐。

    杨章德嘿嘿一笑,跟易信说道:“将军,今日某家想要向你寻个人情。”

    易信顺着他的眼光看了过去,点了点头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