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

    天色将明,应天府却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一辆辆骡马车在大街小巷穿行,这些都是忙着收集叶香的贩卒。

    他们将这些收集起来的夜香装进大桶,满一桶之后,就覆盖上草木灰,加上盖,然后运到城外,卖给种地的农户。

    而那些做生意的小贩,也开始一天的准备工作,或是挑着担子,或是推着独轮车,拉着家什准备去官府指定的位置摆摊。

    一座普通的四合院里,住着两户普通的人家。这是两兄弟,老大家男人在酒楼帮厨,女人是这一片街区远近闻名的媒婆。

    老二家男人在牙行当经纪,女人在家织布做些绣活贴补家用。还活着的老婆子跟着小儿子一起生活,她身体也还好,能帮着儿媳妇织布抽丝,所以婆媳关系相处也还好。

    老头子留下了这个二进小院,老大继承了主屋和后厢房,老二分了东西厢房,南面的倒座房两兄弟平分。

    因为两家的几个孩子还小,房子还有多余的,所以两家将房子又腾出来几间典了出去,租给了三家来应天府做小生意的。每个月扣了衙门的过手,还能挣下一笔房租。

    如今民生安定,粮价不高,房价也不高。但是这户家慈子孝,兄弟妯娌之间关系也还好,所以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老婆子一早起来,收了自家的夜香,又将几户租客的夜香收了,一起拿到巷子口卖给收夜香的贩卒。

    巷子窄,大车进不来,这几户租客也不好意思为了不到一文钱的收入,提着夜香去卖,就便宜了老婆子。

    一个院子的十几个人的夜香,每天早晨也能换到三文,四文的铜子。老婆子不嫌腌臜,每天有了这些活钱,也能给几个孙子,孙女买点零嘴,几个孙子孙女也都喜欢她。

    在井边把几个夜壶都洗了干净,老婆子才又回来,把干净的夜壶放在各家的门口。

    一个小身影偷偷摸摸地穿好了衣服,将帘子掀开一条缝,就向外溜去。

    老婆子一看是自己老二家的大孙子,也没有在意,正准备进屋去烧火,却见这个孙子和富贵从院子角拿了一个木墩子,就要向外跑。

    老婆子这一下忍不住了,不顾其他人还在睡觉,喊道:“二狗子,天还没亮,你干啥去?”

    “祖母,别喊……”二狗子急的一下子把手指放在了嘴巴。

    但是这一下已经惊动了其他人,东厢房里,就传出了哇地一声大哭:“娘,娘,二哥跑了。”

    “娘,二哥不带我们去了……”

    一个尖利的声音紧接着传了出来。“二狗子,你敢给老娘跑,我让你爹把你腿打断!”

    然后又是一个男人的大吼:“二狗子,回来!”一个男人穿着小衣,衣衫不整就跑了出来,手里还拎着一根竹条。

    二狗子埋怨地看了老婆子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我没跑,只是心急,才早起了些。”

    “天刚亮,想看龙舟和飞人还早呢,这么早去干嘛!回来,等三娃和妞妞起来了,喊你大哥,巧姐你们一起去。”

    二狗子有些急了,说道:“我跟富贵他们昨日就去城墙边看了,官府占了老大一块地方,去晚了就没好位置了。”

    男人却不听,扬了扬手里的竹条说道:“信不信老子请你吃炖竹笋烧肉?湖边那么大,总不能连个看热闹的地儿都没有!”

    二狗子无奈,只能怏怏不乐地回来。等他娘将两个小的穿好,给他们洗好脸,两个小的就一左一右拉着他的衣襟,再也不肯松开了。

    二狗子嫌弃不已,却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谁让他是自己的弟弟妹妹呢!

    这个时候,又有两个大一点的孩子从后院出来,他们年龄更大一点,已经有了小大人的样子。这是二狗子大伯家的堂兄堂姐。

    再加上租赁他们家一户徽州小生意人家的小儿子富贵,一帮小家伙就一起向着北城门那边去看热闹。

    今日端午节,街上热闹了许多,许多手艺人也都摆出了小摊,卖一些粽子或者是小玩意。

    二狗子的兜里今日塞了十个他娘塞给他的铜子,他素来爱充大方,先是给每人买了一个大包子,六个包子,六个铜子,还剩了四个。

    富贵得了一个大包子吃,有些过意不去,见三娃缠着想吃糖人,就花了两个铜子买了一个糖人,跟三娃一人一口舔着,还不时傻笑着。

    巧姐作为姐姐,牵着妞妞的手一路向前。她年纪已经大了,不是这样的节日,也不能随便出门了。所以今天的心情很好,还给妞妞买了一个红头绳,帮她把她那枯黄的头发扎了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