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文骚最新章节!

,城主这幅字意义非凡,我就当做是她对逆境中的我的鼓励了,我一定好好收藏。”

    焦急风脸皮厚,又转向曾乐心,“城主大人,要不……”

    “免谈,你看不上我的字,我还不给你写呢~”曾乐心傲娇道。

    “我也没说看不上啊~”焦急风超委屈道。

    见老焦一代商业大亨露出这种表情,曾乐心一阵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算了算了,我给你写一幅吧。”

    “那能不能写……”焦急风还想提意见,不过被曾乐心瞪了一眼后,忙道,“写什么您随意~”

    曾乐心也想尽快把老焦打发走,于是挥毫泼墨,写了一个横幅,还是草书。

    封寒在一旁叫好,曾乐心的书法真是能收能放,单看这一幅字,简直就是胸怀天下的国家级领导人的做派,大气!贼他鸟的大气!

    “焦总,你可是赚大了!”封寒感叹道。

    曾乐心盖上自己的私章,“以后记得妥善保管,希望你能做到这几个字。”

    焦急风感动不已,曾城主敞亮啊!

    但他还是想问,“这几个字,是天下什么啊?”

    曾乐心这副草书草的厉害,焦急风勉强能认出前两个字是“天下”,后面就有点看不懂了。

    一时间,曾乐心、封寒还有鹿幼溪都沉默了,就算不太懂书法的鹿幼溪都看出来了。

    沉默了片刻,曾乐心道,“算了,你还是还给我吧,我换个人送~”

    焦急风忙夺了过去,封寒也拉住曾乐心好言相劝,“消消气,消消气~”

    鹿幼溪见封寒和曾乐心有肢体接触,忙道,“把你手拿开!”

    焦急风讪笑道,“城主你的字写得跟画似的,需要慢慢参透,我回去就闭关三日,一定要解出其中深意!”

    说完焦急风卷着两幅字就跑了,曾乐心也不去追他,嘴里还嚷嚷着,“我就不该给他写,以后丢人的是我啊!”

    封寒安慰着她,同时收到了焦急风的短信,封寒悄悄回了两个字“儒商”。

    楼下车里的焦急风又仔细看了一遍,诶哟,果然是“天下儒商”,刚刚自己离得太近了,离远一些,就看出来了。

    曾城主对自己的评价实在是太高了,可又如此的恰如其分,似乎再也找不到另外四个字更符合自己的气质了,知己啊!

    焦急风大手一挥,对司机道,“去景福轩找纪师傅,我要把这两幅字裱上!”

    焦急风一走,鹿幼溪审视着曾乐心,“曾城主不走吗,留在这里太危险了,如果你不幸被传染了,可是好多天都不能露面的。”

    曾乐心随意地坐在沙发上,“怕什么,我小时候也得过水痘,有抗体了。”

    她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笔记本,点了一下,“看什么呢?”

    因为这部电影的限制级镜头太多,曾乐心只看了几秒就看到了一场肉戏,战况非常惨烈,把曾乐心都看呆了。

    不过鹿幼溪倒是并没有阻拦,反倒是有些娇羞道,“这家伙也真是的,非要逼着我看这种片子,曾城主,你以前看过吗?”

    ps:才发现已经100万字了,算是过了一道坎儿,下个月争取把之前的欠债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