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鸣鹤兴致勃勃地给老友曾广贤打了一个电话,“广贤兄,你知道两情…,…暮暮吗?!”

    “知道啊,怎么了?”

    “你竟然知道!你也上网的吗?”苏老头是个很潮的男子,什么时髦玩什么,十几年前他就是网络弄潮儿,各大聊天室里玩女号,现在流行玩艺校女生,所以就有了他家老三,他完全没想到,曾广贤竟然连这种网络上的热点话题都知道。

    “我没上网,”曾广贤晃了晃手上的杂志,“是我们家老吕买的故事斋,我随手一瞄,就看到了这首鹊桥仙,不愧是我看好的少年才俊,出手不凡啊,这次他应该红了!”

    “不是应该,是肯定!现在网上都在查这个叫封寒的人是谁,再加上宫红莲说的话,网友们都在高喊在一起呢,如果让小宫知道封寒只有十六岁,哈哈,真想看看她是什么表情!”苏鸣鹤促狭的笑道。

    封寒和鹊桥仙能红,一是因为故事斋巨大的影响力,现在全都知道一字千金鹊桥仙了,二当然还是这首词确实好,朗朗上口,雅俗共赏,最后一句不知打动了多少怀春男女的心。

    综合来看,虽然有著名女诗人宫红莲对封寒的隔空表白,造成了一定话题效应,但鹊桥仙还是比封寒这个作者更红一些,最后那句“两情…,…暮暮”已经变成了很多年轻人的哼哈、喳喳的空间签名。

    尽管他们很多并不知道这首词的全部内容,更加不知道是谁写的,但不影响他们对这句词的喜爱,总之,能装比的词,就是好词!

    就好像地球上的那首“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几乎无人不知,但问起是谁写的,几乎都会说是泰戈尔,然而张小娴表示:那我算什么!(注:众所周知的网络版本和张小娴原句也有出入)

    ……

    如果连苏鸣鹤曾广贤这样的艺术圈大佬都知道了鹊桥仙的大名,那么这一天时间,鹊桥仙的传播速度确实很快。

    现在,通过强大的互联网,人们已经知道鹊桥仙出自《故事斋》上一期的七夕诗词征稿大赛,奖金一字千金,另有多位名家点评,因为这,很多并不是故事斋的读者,也特意买了新一期的杂志,准备收藏起来,一首大热七夕词,竟让故事斋的销售速度快了不少!

    除了这首鹊桥仙,还有网友提供线索,说是《儿童文艺》上有两篇质量上乘的童话故事,也出自一个叫封寒的人之手,只是还不能确定两个封寒是不是同一个。

    “什么?写鹊桥仙的封寒竟然还会写童话故事?那我得看看!”

    “什么!写小马过河的封寒竟然写了一首很牛的七夕词,那我得瞅瞅!”

    在这种猎奇心理的作用下,双方读者竟然产生了微妙的互相渗透,一个销量800万,一个销量500万,都是大夏知名的杂志巨头,没想到会因为一个封寒,会发生这么有趣的化学反应。

    ……

    “封子,那首鹊桥仙真的是你写的啊?”放学后,鹿皓歌问,她和大熊也已经知道了,故事斋在高中是非常普及的休闲杂志,看到封面上的“封寒”两字,他们都觉得很诧异。

    大熊小鹿不是外人,之前班里就有人问他,他都是含糊其辞的,但是对于朋友,封寒没有隐瞒,“没错,这首词是我写的,另外我在儿童文艺也发表了两篇小故事,赚了点稿费。”

    “我就说吧,封子这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文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泥白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泥白佛并收藏文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