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得不说,小黑实在是太牛叉了,冲到适当的距离便鼓起肚子猛然吼叫了一声,这一声动静实在是太大了,跑在前面的几个裨将就觉得头晕目眩,胯下的马蹄子一软便摔倒在地,把马背的这帮摔到地上。

    有人摔下去便脑浆迸裂,有的人摔断脖子断了胳膊腿,后面很多人跟下饺子似的全从马上摔在地上,一时间道上全是摔倒的马匹和人。守在后面的五百兵卒一看,我去,这根本不叫打架,这叫狂虐!

    苗苗一催马:“快走我去抓人,这下有马骑了!”这帮兵卒也是兴奋的不得了,能像个真正的骑兵一样打仗那该有多牛逼!没成想没放一箭,方大人就放倒了一千名骑兵,这不是人啊,简直是神仙下凡!

    五百人冲上前,兵器和马匹该没收的没收,那些回鹘兵该绑的就绑。也有负隅顽强的,被几个兵卒逮到狂揍的鼻青脸肿捆上。等到他们把回鹘人全捆上,有人半死不活的摔断脖子的方奇也懒的救他们,让人剥光他们的衣服扔到到山沟里喂狼。断了胳膊和腿的,让人折根树枝来绑上连药都不用上的,让他们硬扛。

    结果一清点,摔死了三四十人,摔伤二百多人;马匹倒是伤亡很少,仅有五匹马摔死,五十多匹马腿受伤,其余都是小伤。方奇让人先扎下营帐,让人把死马抬去杀了煮马肉吃。开始救治这些伤马,一时半会肯定是没法走了。苗苗又派出人骑马去后面的大队人马求援,毕竟回鹘人实在太多,恐怕会闹妖蛾子。

    当夜,山上的狼群闻到血腥味一齐撕咬抢食那些死尸,狼群发出的动静让绑在树上的回鹘都不寒而栗。山区的夜晚十分寒冷,纵然靠近火堆也冻的瑟瑟发抖。好不容易熬过一夜,次日兵卒一检查,又死了几个,也不用请示直接抬着扔到山沟里喂狗。

    这帮回鹘人看着那些狼群又扑上去抢着撕咬,别说是害怕了,现在连害怕的劲都没了,昨天一直到现在水米没粘牙,又饿又冷又怕,身子都给绑麻木了。

    到了中午有几个胳膊断腿的回鹘人实在受不了,开始哀求给碗水喝给口肉吃,苗苗上前问:“你们还降不降?”只有两三百人回答说降了,苗苗用马鞭子指着前面吃完人肉的狼群说:“不降也可以啊,狼正等着吃肉呢,只要有一个人不降,你们就全得饿死喂狼。”

    回来跟方奇坐在一起饮酒吃肉,方奇说:“这帮家伙不降也好,免得他们以后再有反复。实话说,我信不过回鹘人,这帮子就是反复无常的小人,有利益就会向前,见你有难了就会背后捅刀子。杨琏真迦就是个典型人物。”

    苗苗看兵卒割草喂那几十匹伤马,调侃道:“原来你还是个兽医,不光能治人,还能治马。”

    方奇靠在帐篷上眯缝着眼看阳光,“八百里山沟,不知道要清理到哪天呢。孟昭父女俩跑哪去了?有他们那一万多人,恐怕也会快的多。”

    一直快到晚上大队人马才赶上来,一下子多了几百匹马,月烈大为兴奋,让人在山凹里扎下帐篷摆下酒宴犒赏两人,要知道回鹘人的马都是好马,跟中原上养的马完全不一样。

    那些回鹘骑兵见又来了这么多的人马,死的心都有了,一齐叫喊救命。月烈问怎么回事,方奇说不肯投降还要反杀他们,月烈笑道:“你们才五百人,人家是一千名骑兵,当然要反杀你们,怪不得他们。不过这帮人,让他们吃些苦头也好,免得他们当我们好欺负,再绑两天吧。”

    第三天又死了几个,照例又拖到山沟里喂狗,这回回鹘人可扛不住了,一个劲地哭喊降了降了,一定会忠心赤胆,若有反悔天打雷劈。方奇说道:“若信了他们你便输了,回鹘人最不可信的便是诅咒发誓,他们从来就没拿发誓当回事,写在纸上的合约都能反悔,何况嘴上说说了。”月烈问:“那你打算把他们全饿狼?”

    方奇摇头,“也不是,等到马好了再放他们,饿上几天又不会死,死了喂狼好了。”

    一连五天,每天都有几个人死掉成了狼粪,到最后还剩下七百多人已经饿的奄奄一息了,那几十匹马也能站起来了,月烈才命人给他们一碗肉汤喝。解开他们的绑绳,看着这帮家伙像狼一样拼命往嘴里倒肉汤,样子着实恐怖。

    又歇息了两天,这些人恢复的差不多了,月烈才下令拔营起寨继续朝前走。回鹘骑兵自然是没资格骑马了,被绳子绑成一长串,被人押着走。

    这条山沟走了一天半才走出去,前面又有座山,癞痢头指着山说:“这里便是龟蒙山,山上也有一伙子土匪。可是他们投降了回鹘人。”又走了一段路果然看见山上有土寨子,山上还有人马和旗帜。

    一看这座山实在是太大了,想剿灭回鹘人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几人一商量,便在下面扎下大营,先派出探马前去探查。探马出去跑了一天,到了晚上总算是陆续回来了。

    听了探马的探报,月烈也犯上愁,“这里山势这般险要,怎么才能攻打上去?”

    方奇抬脸看看巍巍龟蒙山,意味深长道:“你不会又是要让我去打前阵吧,我想静静,你可别问我静静是谁哦。”

    回到自已的帐篷,苗苗挖苦他,“你不说不撩她的吗?怎么又扯上静静了。”

    方奇往被褥上一倒,“我只是想静静地考虑问题嘛,你又何至于此。”拿出旱烟袋上装上烟味吧嗒吧嗒抽了几口。苗苗倒在他身边躺下,过了会子耐不住寂寞捅捅他,“你听,是什么动静?”

    方奇以为她又想捣蛋,侧转了身子,“别理我,OK?”谁知刚抽了一口烟,便听到人喊马嘶的声音,接着便有人奔跑叫喊:“不好了,那边有什么野兽过来了!”有人吹起紧急报警号角。

章节目录

山野小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苏南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南清风并收藏山野小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