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囚婚最新章节!

    赵易秋话音未落,脸上便结结实实挨了一拳,他身子被打得转了一圈,趴倒在墙上。

    “搞清楚你的身份,她是我的女人。”很好!他昨晚找了她一夜,而她居然在即将成为他妹夫的男人那里过了一夜,这叫他焉能不怒?

    赵易秋擦了擦唇角的血,冷不丁也给了凌子墨一拳,“你还知道她是你的女人?她这一身伤,都是你弄的吧?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吗?”

    “她身上的伤你都看见了?是你给她换的衣服?”凌子墨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抵在墙上。

    赵易秋嗤笑:“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这一刻,凌子墨想杀人的心都有,“你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狗眼?”

    顾诗晴眼珠动了动,她被接二连三的动静吵醒,睁开酸胀的双眼,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画面。

    她嗓子灼痛难忍,声音有些嘶哑,“你们在干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凌子墨转脸看向病床上的她,讥笑:“顾诗晴,你就这么喜欢惦记着别人的男人?居然敢彻夜不归跟他在一起,你真让我恶心!”

    “一定要这样伤害我,你才痛快是不是?”她都病成这样了,他居然还怀疑她与别的男人有染?心里针扎一样疼。

    冯安雅一直冷眼旁观,这时却突然开口:“诗晴,我知道你很喜欢易秋,可你已经是子墨的妻子了,何况子文一直拿你当好朋友,你怎么能做对不起他们的事呢?”

    冯安雅?凌子墨的前女友。

    顾诗晴一脸惊诧,没想到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说她喜欢赵易秋?说凌子文拿她当好朋友?所有的矛头似乎都在指责她对婚姻不忠,对朋友不义。

    冯安雅短短几句话,就坐实了顾诗晴与赵易秋的私情,凌子墨的脸色果然变得很难看。

    他丢开赵易秋,理了理凌乱的衣襟,冷眼看着顾诗晴,“子文担心了你一晚上,而她最爱的人却守在你身边,你猜她会怎么想?”

    “易秋只是担心我,作为朋友关心一下朋友也不行吗?是不是所有人都不管我的死活,你们才开心?”她很难受,他看不出来吗?为什么连别人都知道担心她,而身为她的丈夫,却不屑一顾。

    “易秋?叫的可真亲热,打着友情的旗号,享受老情人的关爱,很爽是吧?”他双目猩红,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凌子墨!你简直不可理喻!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她受不了他把她想的如此不堪,尤其还是当着他前女友的面这样侮辱她。

    空气突然安静,顾诗晴不知道她的话彻底激怒了眼前的男人。

    她说什么?不想看到他?

    凌子墨怒极反笑,“我老婆需要好好休息,不相干的人请马上离开。”

    尽管冯安雅和赵易秋都不情愿离开,但他们知道凌子墨的脾气,既然他已经发话了,那他们想留也是留不住的。

    待他们出去,凌子墨将房门反锁上,拉上窗帘,一步步靠近病床。

    感受到危险的气息,顾诗晴心悸的缩了缩身子,“你……你想干嘛?”

    他性感的薄唇微微一扬,笑得及其邪魅。

    只见他另一只手慢条斯理的扯下领带,将她输液的手固定在床头。

    “凌子墨,这里是医院,你别胡来!”她踢腾着双腿,却摆脱不了他的桎梏。

    他笑得越发狂野,一副魅惑众生的样子,单手捧住她脸颊,“我想做什么,从来不需要看什么时间地点场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