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s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后的结果,同太子预想的差不多,大皇子被罚禁足一月,不许出门,亦不许他人探视拜访,至于朝堂之上,大皇子力荐派人清查四方馆的事情,惠帝并没有再提。

    大皇子被惠帝赶回去禁足了,太子却没有走。

    大皇子走后,惠帝才叹息了一声,对太子难得的和颜悦色,“你怪父皇吗?”

    太子闻言,似乎有些惊讶,怔愣了一瞬后,才拱手答说:“父皇有苦衷,儿臣明白,儿臣又岂会怪父皇呢。”

    这种时候,实话实说是毫无意义的,也是愚蠢透顶的,太子当然不可能老老实实地跟惠帝说,他心中是有怨的。

    惠帝问他这句话,可能是真有些过意不去,也可能只是随口一问,所以,他自己不能当真。

    惠帝听到太子的话,眉目更加缓和了一些,看着太子的目光,近乎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慈爱。

    太子并未抬头,所以,也没有看到惠帝这般瞧着他。

    惠帝自己看了一会儿,才对太子道:“这会儿又没有旁人,便别多礼了,你能明白父皇一番苦心,可见是个懂事的孩子,不愧为南诏之储君,有气度识大体,当得起你肩上这副担子。”

    说着,惠帝又轻轻地叹了口气,尔后,才又接着道:“父皇知道这件事,是有人故意针对你,但是,父皇也有父皇的难处,所以,父皇只是叫你大皇兄禁了足,你能体谅父皇,最好不过了,你再坚持坚持,等陆文那边传回了消息,父皇必然亲自替你证这个名,定不叫人误会你。”

    “多谢父皇。”除此之外,太子又能说什么呢?

    说他觉得惠帝对大皇子处罚的太轻,还是指责惠帝故意偏袒大皇子?

    若这话真说了,今日禁足的,怕就是他了吧!

    这些道理他都明白,可是,到底还是会失望的啊......

    惠帝又跟太子说了会儿话,才叫太子也退下了。

    等太子也离开后,惠帝才彻底放松地靠进了御椅中。

    半晌后,惠帝喃喃问道:“常亭,你说,朕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常公公闻言,不由暗暗心惊,他先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惠帝的表情,然后,才斟酌着回道:“皇上有皇上的考虑,您需要衡量的事情太多,您如此辛苦,想来不论是太子殿下,还是大皇子殿下,都会明白您的一番苦心的。”

    这话似乎说到了惠帝的心坎里,他一下子从迷离中脱离了出来,轻轻哼了一声,笑骂道:“就你会说话,哪个也不得罪!”

    常公公知道惠帝这是心里头舒坦了,胆子便也大了起来,笑嘻嘻地回道:“都是陛下您调教得好么,有您成天地调教着,奴才再不会说话,也学会了啊。”

    惠帝闻言,哈哈大笑了几声,似乎心情已经完全好了。

    ......

    惠帝这里舒坦了,大皇子那,可就不舒坦了。

    惠帝勒令命其禁足,是真叫侍卫直接押着他回府去的。

    虽说到底还顾忌着他的面子,让他坐了轿子,侍卫们只是随行,但是,也足够让大皇子恼火的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娇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只为原作者南墨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墨离并收藏娇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