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纷纷花落你来过最新章节!

    首发:~祁御泽毫不掩饰对商凌的厌恶,不是碍于商于海的面子,他也用不着顾忌什么,哪里会有这憋屈。

    “呵呵,好,那我就让这小子滚回他老爸那里,改天让他们父子一起过来给你赔罪?”商于海干笑着试探。

    “说了别让我看到他,你丫话听到裤裆里了?”

    祁御泽被他话里那小心翼翼给弄得暴躁起来,他又没有对着这货抱怨什么,这副孙子一样的姿态,让他觉得十分难受,彷佛全世界的人都是一副他愣是要逼良为娼的模样。

    商于海一听祁御泽爆了粗口,心底才放松了一些。

    他了解祁御泽这人,他要是对你客气,那绝对是疏远划清界限的意思;而他要是毫不掩饰情绪,那就是说这事儿至少不会再往深处计较了,就开了口:

    “去我那里喝茶好了。”

    “还是喝酒吧。”祁御泽觉得不能喝茶,那越喝越清醒的玩意儿,摆明了让他失眠。

    “哈——你要买醉?”商于海讶异,“算了,你这样的时候喝醉了,大老爷们也太落魄了,我以前陪你喝酒从来都是高兴的时候才喝的,还是不要破了习惯好,今晚,不如一起喝茶吧。”

    “行。”祁御泽想了想还真是这样,就答应了,方向盘一转就往商于海那地盘上奔了,喝茶就喝茶吧,大晚上的喝茶,摆明想让他失眠,可是就算不喝茶,今晚也注定无眠了,有人陪着失眠,挺好。

    米小小稳稳心神走进皮影戏演出馆,里边的观众很少,都是很传统的一些简单剧目,一部看完,也就不过四十分钟左右。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轻易就能进入情节,眼睛瞪得大大的,却依然无法看清简单的人物造型,耳朵竖着耐心听,却无法理解那些辞藻古雅的对白。

    耐心地坐着等场内的灯光亮开,她竟然生出了恍如隔世的错觉,知道再坐下去也不过是自我折磨而已,她趁着节目更换下一出的时候,起身离开了演播厅。

    绕着制作精美的宣传版面和详细的皮影戏有关常识的大厅转了一遍,她觉得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于是,就信步走出了皮影馆,抬头看看对面那栋灯火明媚的酒店,她忽然很想念她和祁御泽在军校小窝里那柔软的大床,她很累,很累,现在就想像鸵鸟一样躲在被窝里睡一觉,躲过今天这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明天或许会有不同。

    现在回去?米小小被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吓了一跳,难道她下意识里已经把那小窝当做家了。

    为了证明自己足够独立和坚强,她毅然决然地冲着酒店走去,进了大堂,拿出包包里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她给自己开了一间房,然后就不顾周围那疑惑的目光,大模大样地进去冲了澡,爬上了大床。

    当然,心情不佳的她,哪里会顾得上分辨出那些陌生的目光里,竟然隐藏着一双确定她身份之后的阴鸷怨毒的眼睛。

    米小小洗了澡,眼睛瞪得大大的,无论她把电视的声音开得多大,那上边狗血的故事情节也无法进入她的大脑,她在洁白柔软的大床上躺着,怎么躺都觉得不舒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