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纷纷花落你来过最新章节!

    首发:~额——你这样的坏笑,用不用我也跟着练练?”祁御泽一副诚恳的模样。

    米小小一愣,收了笑,认真地打量着他,怎么他这会儿有些不一样了呢?

    哪里不一样了?

    她正打量着他,只觉得小腰一紧,他的胳膊已经有力地把她抵着他折磨他的那条腿给捏住了。

    这什么状况?

    她反应过来,当即借着他手臂的力跳起,另一条腿去踢他的脸,同时按着手腕上的精钢索,试图垂死挣扎,捆到他一只手她就也多了些胜算啊。

    祁御泽哪里会让她得逞,当即大刺刺地丢开一段银色钢丝给她:“老是用我送你的东西来对付我,老早我就想收了它。”

    米小小惊叫一声,也不再攻击了,弯腰捡起那段短了的带爪子的钢丝头,不相信自己眼睛一样,看了又看,气得大吼道:

    “你——你怎么这样?怎么能把我保命的东西给弄断了?”

    “吼什么吼,攒着点力气,等一会儿再喊。”说着逼过来。

    “你是坏人,这么重要的东西,你都给我弄坏了,你赔我。”

    米小小抽抽鼻子,心疼得眼泪哗哗的。

    “你用它算计我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这样个后果,现在是乖乖地投降,还是让我动手收了你?”祁御泽笑得悠然。

    “你——你要做什么?”米小小惊愕低呼。

    “你怎么老是学我说话?我的台词有这么经典,让你记忆犹新?”祁御泽说着果然伸手捏着她的下巴,端起她那惊惶不定的小脸。

    “你不提我还真的没有发觉,原来欺负你的滋味,竟然这么爽。”

    额?不要吧,米小小觉得这次真的要晕了,她紧张地咽了口水。

    祁御泽低头对着她的小脸吧唧亲了一下,然后抬手嚓嚓自己的脸,道:“教了你多少次,亲一下脸,老是留下口水,是不是我这段时间亲你的次数少了,你的口水富余了,正好,我渴得慌。”

    说着低头看着她,煞有介事地舔舔唇。

    米小小很没有骨气地求饶道:“好老公,不要了,我有罪,我认错,我不该老虎头上挠痒,太岁头上动土……”

    “干嘛不要?不给你机会施展一下,我还真的不知道,你竟然这么会捉弄人,还有这样一副可爱的小模样,现在,把刚刚你那种坏笑再表演一下我看看。”

    “额,向人求教总得有点求教的姿态吧?”米小小嘿嘿地陪着笑,试图转移话题。

    “求教?”祁御泽不解怎么折磨她的表演变成了他想要求教的问题了。

    “呵呵,其实吧,我那笑也就是色厉内荏的一种装腔作势而已,哪里比得上你,只是嘴角噙着一米米笑意,都邪恶得不得了,哪里需要向我学。”

    米小小转而自嘲。

    “不要用你的小嘴巴来忽悠我了,你刚刚说的话没有错,我当真是想好了野战的姿势,你是配合着来,还是让我用强的?我给你选择的机会,这下公平吧。”

    米小小闻言打了个哆嗦,弱弱地用手臂环着肩膀:“这位大哥哦,天晚风寒,某些高难度的活动应该选择在春暖花开的时节,拜托这点常识还需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