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纷纷花落你来过最新章节!

    首发:~米小小知道手中有四张废牌,据她观察,家瑾要碰其中一张,家驹要吃其中一张,她本想给家驹吃的,看看家宝面前的牌,她觉得他可能会胡了这张牌,顿时收了回去,拆着对子打。

    米小小看得很有趣,这仨小孩的牌风迥然不同,家瑾稳重,不露声色,具备赌徒的先天特质,家宝就不行了,和他哥哥的劲儿相反,性急得不得了,不停地催她。

    倒是家驹,摸到了能用的牌就笑,摸到了没用的就叹气,一惊一乍间,让这牌局显出轻松欢快的喜庆气氛,搞得双胞胎兄弟俩无奈到啼笑皆非。

    第一局不出所料地在兄弟俩的叹息声里和牌了。

    到最后的一张牌摸完,祁家宝就按捺不住好奇心,抬手把米小小手里的牌给推倒了。

    一看,他气恼地尖叫:“啊啊啊,小婶婶好奸诈,我就知道我要的牌在你手里捏着哪!”

    祁家瑾眼皮一瞭,不动声色地看清了米小小的牌,他要的牌也在她手里捏着!

    都是凑巧吗?

    他寻思着纳闷不已,毕竟这在他的打牌经历里好像第一次碰到。

    米小小笑着把牌往中间的牌洞里推着,鼓励他们道:“都加油哦,行家不赢第一把。”

    祁家瑾回忆着她打牌慢腾腾的速度,哪里像是老手了,他妈妈和奶奶,手一摸牌就能知道摸到了什么牌,她却笨手笨脚地拿起看,才能确定到手的是什么牌。

    ——据说菜鸟都是有把好运气的!这小子很轻易就让自己心理平衡了。

    于是,第二局开始了。

    转了两圈之后,米小小出牌,家驹开了一杠,他出了一张牌,落地无声,家瑾摸牌,出牌,又轮到米小小,她摸牌一看,面无表情,出牌,家瑾碰了,又出了一张,没有人碰,看着给米小小又赶了一张牌,他心底惋惜不已。

    谁知道米小小拿起牌,果断暗杠,又在杠底处摸到一张牌,直接就自摸放牌了。

    邪门儿了,她这局牌出手利落,毫不犹豫,竟然还能暗杠,自摸双——这还有天理吗?

    手气好能好成这模样?

    他们玩的是一人点炮做炮手的麻将,一局下来,一位赢家,一位炮手,三家输一,炮手要被加倍罚。

    所以打法要保守得多,所以,米小小情愿让他们自摸也不轻易出牌让任何一个人胡牌。

    一局下来,双胞胎兄弟俩的五张牌竟然都完了。

    祁家宝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哭丧着小脸道:“哥哥,你为什么不多给大家发几张牌?”

    “急什么?我们不过是输完了牌,又没有欠着,下一把赢回来就行了,继续。”

    祁家瑾浑不在意地挥挥手:“小婶婶,按骰子啊。”

    米小小笑着说:“我说过了,麻将场上边无父子,你们是没有欠着,可是,你们没有筹码,又不愿兑现自己洛奔的承诺,这局牌,我不打算开局;

    如果你们俩兑现了承诺,这牌可以重新分配,从头开始。”

    祁家驹小小年纪第一次尝到赢了两个哥哥的甜头,不由手舞足蹈道:“就是,瑾哥哥刚刚说了,输完牌的人,就洛奔的,并没有说欠着牌洛奔,耍赖就太丢人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