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www.siluke.so,最快更新纷纷花落你来过最新章节!

bsp;   莱利抓紧时间,在米小小耳朵边嘀嘀咕咕地给她恶补族内摔跤的规矩常识。

    米小小一时兴起,就耐心地观察着那两个藏族男子的动作要领。

    此时,大家都已经吃饱了饭,收拾好了营地。

    看着米小小不催促大家上路,都乐得偷懒,确实是没有人想离开营地往前走,因为谁都不确定,离开了这里,这种和谐的关系和安全感,会不会依然存在。

    两个人起初看起来旗鼓相当,可是僵持了一会儿,方明远就显示出耐力不足了。

    果然,时候不大,方明远就被络腮胡给丢倒了。

    他哪里肯认输,当即就爬起来再战。

    络腮胡显然也敬佩他的耐力和不服输的劲儿,当即就很耐心地和他比试着,放慢了动作,让他感受力量承续的技巧。

    方明远是族内年轻一代的摔跤好手,很快就明白这位前辈是在教给他本事,当即就活学活用,现学现卖地从他那里学来,再用到他的身上。

    在一次次地摔倒中,他学会了对方很多的技能技巧,方明远这才明白,在摔跤这件事情上,不是单凭着天赋好就行,这些技巧十分的实用和必要。

    那边张武看得手痒,就对刀疤脸挑战,两人也摔了起来。

    一时间,营地里到处都是喝彩和加油的欢呼声。

    祁御泽看大家都玩得入迷,就拍拍米小小的肩膀,把她叫到了一边。

    “你不开口大家估计都不想走。”他直接地提醒她。

    “不走就不走呗,这样热热闹闹的挺好。”米小小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

    “呵呵,米小小,不出这个林子,这决赛就没有完;个人建议你把这里的人分成两个组,一前一后地以比赛形式前进,有了新的猎物,大家就练练手;

    没有新的猎物,咱们就自己人和自己人练练手;

    像他们俩那样的老手,生活中很难遇到的,不要因为他们昨晚轻易中招,就轻视他们,那是他们看中了你们这群人的素质和人气,这也是一种需要珍惜的缘分。”

    祁御泽耐心地提点她。

    米小小一听学本事,就连连点头道:“那你说,这组怎么分比较合理,比较尽可能大地发挥你们这三个老兵的余热,让我们多学点东西?”

    祁御泽也不客套,直接就说:“我的就是你的,凡是我会的早晚都会教给你,所以,你不能和我一组;

    你那个女伴和摔跤的小子感情不错,他们俩倒是可以分成一组,一方面增进了解,另一方面还能增进感情,而那个络腮胡是他们的族人和前辈,他们三个一组,效果比较好;

    那个刀疤脸,昨晚我和他交谈过,他对机关埋伏的设置、火药应用很有研究,我觉得这是你的短板,既然打定主意要走这条路,你就和机电系的胖子、瘦子一起跟着他,学点有杀伤力的保护自己的本领;

    至于剩下的那两个小子,侦查系外训系的,我带着他们俩玩玩好了。”

    米小小一听眼睛唰地倍儿亮,兴致勃勃地说:

    “你说得太对了,这胖子和瘦子那一手本领,让我羡慕得要死啊!”